【编者按】
儿童性侵案逐年增长的事实凸显中国义务教育阶段普及性教育的必要性。近日,小学生性教育读本《珍爱生命》引发的讨论更让人们认识到普及性教育并非易事。不羞学堂发起人、儿童性教育工作者胡佳威认为,对于性知识持有的负面态度,是我们对孩子的性意识产生焦虑的原因。要想与孩子正确地谈论性,家长和教育工作者首先要打消对于性的消极意识。

最近,小学生性教育读本《珍爱生命》引起了轩然大波。这套书籍中的一些插图被一些自媒体和段子手解读成黄段子,引发了不少家长的担忧,甚至有学校已经撤回了该书籍。这不是性教育教材在中国第一次引发争议。《性健康导向》《高中生性健康教育》等性教育课本,都引发过不同程度的争议。
本文均为 胡佳威 图
中国需要性教育。儿童性侵案在逐年增长——中国少年儿童文化艺术基金会女童保护基金发布的报告显示,2016年被公开曝光的433起性侵儿童案中,熟人作案的有300起,占案件总量近七成,有一半以上案件为作案者多次实施性侵,受害者年龄最小不到2岁。在中国,人工流产人数也在逐渐上升并呈现低龄化态势。我们急需改变这一状况,这就是需要普及性知识的原因。
谈性色变的我们
之前有家长问我,幼儿园里的老师讲过《小威向前冲》《小鸡鸡的故事》《乳房的故事》等儿童性教育绘本。自己的孩子在小小年纪已经知道了精子、卵子,了解自己是怎么生出来的,对爸爸通过阴茎把精子送到妈妈身体里的过程也很清楚。这个家长担心,自己的孩子知道的太多了,会不会性早熟?
我问她,假设你的孩子掌握的不是性知识而是化学知识,六岁的时候就熟知化学方程式,能背元素周期表,你会不会担心孩子知道的太多了,造一个炸药把学校给炸了?
这可能是多数中国人对性的态度。
生活中,我们会时不时听到哪里的神童数学特别厉害,或者知识超于同龄人,觉得这个孩子以后肯定出息得不得了。从来不会有人担心他会不会知道的太多,或者担心他长大以后会不会还这么厉害。可是一旦孩子熟悉的是和性相关的知识,家长就会开始担心自己的孩子会不会性早熟、会不会受到同龄人的嘲笑、会不会好奇去尝试性行为……
我上性教育课的时候有一个环节,叫做“性的头脑风暴”。 我会在黑板上写一个大大的“性”字,然后问大家会联想到什么。多数人会说:强奸、猥亵、性侵、学生怀孕、艾滋病、变态、露阴、出轨、色情、奸夫淫妇、没节操等等。
由此可见我们对性的消极态度,当有一天我们发现自己的孩子和性发生关系时,我们的态度也会是恐慌与焦虑。如果我们对待性的态度是正面且积极的,性知识对我们来说就像化学知识一样,当谈性的时候,我们还会焦虑吗?
如何向孩子开口
之前有一个家长告诉了我一个故事。在宾馆里,她4岁8个月的女儿看见桌子上的避孕套,就拿出来问她:“妈妈,这是什么?”她很犹豫该怎么告诉女儿,想了一下,她说:“我也不知道是什么,我回头问一下宾馆的服务员再告诉你吧!”女儿说:“好吧。”
这个家长当然知道避孕套的用途,但是她却没有正面回答孩子的问题。原因很容易理解,无非就是如果要解释安全套的话,就必须要向孩子解释什么是性行为。她会担心解释完性行为之后,孩子如果对其产生兴趣,想看、想了解、想尝试怎么办?最主要的是,家长不好意思解释。很多家长都觉得这东西说多了不好,直接搪塞过去就行了。
在北京的一家小学,老师正在让学生们用这种方式体验怀孕的感觉。
其实,如果仅仅是家长不知道如何解答这些问题,就好办多了——给他们标准的答案,背下来就好了。如果我写一本《回答孩子性问题的100个标准答案》,是不是所有的问题都解决了?其实即使这样,家长还是不会去回答,因为他们没有勇气开口。只有他们改变了自己的态度,认同性教育,这本书才会有参考价值。
每次我让家长跟孩子介绍生殖器的时候,我都说可以说小鸡鸡,但一定要解释“阴茎”才是科学的称谓。但家长会说,你让我讲小鸡鸡可以,但是阴茎我实在说不出口。“小鸡鸡”是一个外号,说“阴茎”则代表了在正式谈性,很多家长难以接受与孩子正面谈性。其实,当你能在孩子面前淡定地说出这些词的时候,表明你在用一种科学和坦然的态度去回应孩子。
一堂物理老师教授的性教育课
我的高中时代,有一节令我印象非常深刻的性教育课。那时候我们常买时尚杂志看,其中有一本杂志每期固定一页会刊登性爱体位教学的内容,我们就把它当做黄书看。有一次我把杂志打开到那一页放在讲台上,物理老师进来后看到,没做声就拿着书走了。全班同学一下哄堂大笑。
结果上课铃响的时候,物理老师说今天就不上物理课了,我临时决定给你们上一趟性教育课。于是,他在课堂上很淡定地说出了各种和性有关的名词,也很坦然地和班里同学说,你们不要笑,这些知识都是非常重要的,对你们的帮助也会很大。
而我之前遇到过一个初中生,他们七年级的科学书上有青春期发育的内容,上面有裸体的男女。同学们非常非常期待这节课,一本书前前后后翻了好几遍。可惜当他们即将要上这节课的时候,老师却说,“相信很多同学都已经预习得非常好了,所以这节课我们改成自习”。所有的同学都很失望,尤其是那些翻了十几遍的同学。
伦敦一家小学的学生正在阅读性教育书籍《让我们谈谈性》。
我相信当这个老师跳过这节课的时候,其实也在向孩子传递一个信号:这些东西不能讲,即使这些知识出现在教科书上,我们也不应该去学习,它是不能被谈论或者教授的。
再回头看我的物理老师,虽然当时大多数同学笑得直拍桌子,但是后来同学聚会时,很多同学回忆起这堂课,都说非常感激老师当时的坦然。因为笑过之后,大家开始意识到这个话题很重要,而且是我们可以去学习的,那些知识正是我们需要的。
如果老师上课很坦然,孩子可能会笑,但是过后会意识到这些知识值得学习,他们长大后甚至会感谢这位老师。但如果老师选择直接跳过,或者变得支支吾吾,孩子必然会觉得这个话题是禁忌。
应该改变的,是我们的“性态度”
国际性教育机构玛丽斯特普国际组织中国代表处曾做过一个系列的性教育动画片叫:《爱之年华青少年性教育课》,在视频当中,他们提到了一个故事。一个女孩第一次来月经,她的姐姐教她使用卫生巾,并说这是我们的秘密,绝对不能被其他人知道。女孩的妈妈知道后,把全家组织起来开了一个会,庆祝小女儿来月经。妈妈告诉她说这是一个美好且正常的事情,象征着她有了带来新生命的能力,也代表她即将长大成熟。
许多年后,她发现周围的很多女生提到月经都会觉得麻烦、羞愧、觉得很脏,而她始终记得那天美好的感觉。
所以说,当家长坦然客观地看待性,孩子也会坦然地看待性。当家长负面地评价性、回避性,孩子自然也会受你影响认为性是恶心的事情。
我之前遇到过一个计划生育协会的工作人员,她的日常工作中常会涉及到性教育,普及性知识,所以她自己的女儿还很小的时候,就开始接受来自母亲的性教育。当女儿第一次来月经的时候,淡定地问妈妈要了一片卫生巾。而她的同学第一次来月经,都很害怕,坐在凳子上不敢起来。女儿知道后,就立马脱下自己的外套围在同学的裤子上,并主动向老师要了卫生巾并教她换上。她还一直安慰那个女孩子说这很正常,并把她送回了家。
我听完之后非常震惊。在多数孩子自己都吓得要死的年纪,她竟然还知道如何去照顾身边的人。这恰恰证明了父母对性的正面态度会直接影响孩子——孩子不会把月经看做一件倒霉的事情,也不会把月经看成一个羞涩的话题。
这就是为什么我们要反复强调“性态度”的重要性,因为如果家长或老师的性态度没有端正,即便你再怎么使劲,再怎么想让孩子往好的方向发展,都可能产生负面影响。
接受性积极的一面
我们这个年代的人,几乎都没有接受过正儿八经的性教育,但其实一直都在接受社会对我们进行的性教育。比如,几乎所有脏话都和性有关,这是在暗示我们性是脏的、具有侮辱性质的。但是性和任何东西一样都是具有两面性的,我们不否认存在坏的一面,但是也需要去了解好的一面。
目前国内其实有很多做得非常好的性教育公众号,例如:保护豆豆、不羞学堂、玛丽斯特普、谈性说爱、青杏、新金赛……他们都在不遗余力地传播健康、科学的性知识。我们完全可以通过他们的文章、视频、公开课来学习到底我们应该以什么样的态度去和孩子谈性说爱。
其次,我们也应该鼓起勇气说出那些与性相关的词汇。可以对着镜子念出这些词,直到自己不笑为止,然后去找你的朋友或者同事,再当着他们的面念到不笑为止。最后,找来一群朋友或同事,在他们面前说这些词,直到你不再觉得不好意思。如果你已经可以很淡定地在很多人面前说出这些词,就已经证明你能用科学、坦然的态度对待性。
我们会对不了解的东西有一丝恐惧的心理,家长也极度害怕孩子在性这方面与他人不同,我微信上每天都会收到家长提出的各种各样的问题。随着我接触的家长越来越多,人数多到足以进行大样本分析,我发现原来大家都以为自己孩子是个特例,后来我把接受咨询的记录截图发到朋友圈以后,那些家长才开始相信原来很多孩子都这样,性意识真的是件很正常的事情,自己的孩子有性意识也是正常的。
正是由于平时缺乏学习和了解性知识的机会,很多人才对性产生恐慌和焦虑感。设想一下,如果在我们小时候初次遇到这些困惑时,身边能够有一个引导者,是不是会解决很多问题?这也是为什么我们应该开诚布公地讨论性教育。如果成年人之间都不好意思谈论这个,又哪里来的勇气和自己的孩子谈性说爱呢?
(文章转载于微信公众号:乐天行动派,澎湃新闻经授权转载)(本文来自澎湃新闻,更多原创资讯请下载“澎湃新闻”APP) 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我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