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耿勋表》,东汉灵帝熹平三年(174)造,今存甘肃成县西狭东段峡谷处的北侧岩壁上,距《西狭颂》约1.5公里。清人王澍《虚舟题跋》云:“隶法以汉为极,汉碑每碑各出一奇,莫有同者。”《耿勋表》虽有漫泐和重凿,但醇古之风依然弥漫于崖石间。《耿勋表》与《西狭颂》交相辉映,作为甘肃省仅存的几通汉代摩崖石刻,同样值得宝重。
《耿勋表》
《耿勋表》所在的甘肃成县西狭景区

《耿勋表》,全称《汉武都太守耿君表》,又称《耿勋碑》《汉武都太守耿勋碑》。摩崖石刻,东汉灵帝熹平三年(174)造,今存甘肃成县西狭东段峡谷(距《西狭颂》约1.5公里)处的北侧岩壁上。摩崖通高260厘米。隶额“汉武都太守耿君表”1行8字,纵90厘米,横12厘米,字径约11厘米。正文纵150厘米,横145厘米,隶书22行,满行22字,凡455字,字径6厘米。铭文云:
汉武都太守右扶风茂陵耿君,讳勋,字伯玮。其先本自钜鹿,世有令名。为汉建功,俾侯三国。卿守将帅,爵位相承,以迄于君。君敦诗说礼,家仍典军;压难和戎,武虑慷慨。以得奉贡上计,廷陈惠康安边之谋。上纳其谟,拜郎、上党府丞。掌令考绩有成,苻荚乃胙。熹平二年三月癸酉到官,奉宣诏书,哀闵垂恩。猛不残义,宽不宥奸,喜不纵慝,威不戮仁。赏恭罚否,畀奥□流。其于统系,宠存赠亡,笃之至也。岁在癸丑,厥运淫雨,伤害稼穑。率土普议,开仓振澹。身冒炎赫火星之热,至属县巡行穷匮。陟降山谷,经营跋涉,草止露宿,扶活□餐,千有余人。出奉钱市,□□作衣赐给贫乏,发荒田耕种。赋与寡独王佳小男杨孝等三百余户。减省贪吏二百八十人。劝勉趋时,百姓乐业。老者得终其寿,幼者得以全育。甘棠之爱,不是过矣。又开故道铜官,铸作钱器,兴利无极。外羌氐若等,怖威悔恶,重译乞降,修治狭道。分子效力,□□如农,得众兆之欢心,可谓卬之若明神者已。夫美政不纪,人无述焉。国人佥叹,刊勒斯石,表示无穷。其辞曰:
泰华惟岳,神曜吐精。育兹令德,既喆且明。寔谓耿君,天胙显荣。司牧莅政,布化惟成。柔嘉惟则,穆如风清。勤恤民隐,拯阨扶倾。匪皇启处,东抚西征。赤子遗慈,以活以生。山灵挺宝,匈灾乃平。恺涕父母,民赖以宁。
熹平三年四月廿日壬戌。西部道桥椽下辨李□造。
《耿勋表》与《西狭颂》时代相近(《耿勋表》晚《西狭颂》三年)、地域相同(二者同在成县西狭)、内容相关(都为武都太守歌功颂德)、体裁结构相似(同以“表”称,《西狭颂》题额“惠安西表”,《耿勋表》题额“武都太守耿君表”)、书体相仿(同为隶书)。然而,古今学者、书家论及《西狭颂》者屡见不鲜,对《耿勋表》的关注却如凤毛麟角。究其原因,李翕同时摩崖有《西狭颂》《郙阁颂》和《天井道记》,尤其《西狭颂》保存完好,“首尾无一阙失”。而《耿勋表》崖壁选址不佳,所在石面凹凸不平,石质恶劣,又常年裸露,风吹日晒,雨水冲刷,铭文已漫漶难识。
《耿勋表》与《西狭颂》比较图表
碑主武都太守耿勋,字伯玮,右扶风茂陵(今陕西兴平东北)人。李翕于建宁三年(170)到郡,耿勋于熹平二年(173)三月出任武都太守,显然耿勋是李翕的继任者。耿氏为名门望族,据《后汉书》载,耿氏自中兴后迄建安末,大将军二人,将军九人,卿十三人,列侯十九人,中郎将、护羌校尉及刺史二千石,数十百人,正如摩崖所述“世有令名”“爵位相承”。耿勋任武都太守惠政主要表现在四方面:开仓振澹,抚弱济贫;减省贪吏,劝勉趋时;开办铜官,铸作钱器;修治狭道,分子效力。
《耿勋表》隶额“汉武都太守耿君表”
《耿勋表》摩崖背壁面河,地处幽谷,人迹罕至,外界拓本流传极少。铭文最早见录于南宋洪适《隶续》卷十一,以“武都太守耿勋碑”名之,可见洪氏拓本缺少题额,录文已有十余字缺泐。明清以来,又有十数字经人重刻,无不讹舛。如第五行“癸酉到官”改为“六日郎官”,十二行“劝勉”改为“劝课”,十五行“□如农”改为“大小民”等。至清代翁方纲所见拓本已“极泐缺”,《两汉金石记》说:“予今所得拓本凡廿二行,行廿二字,已极泐缺矣,然就其画隐隐可见者谛视之,全文尚粗可读。”再到王昶著《金石萃编》时,漫泐愈甚,重凿愈多。
《耿勋表》(局部)
《耿勋表》书法体质古朴,结字舒阔,运笔稳健。娄机《汉隶字源》称其“字与《郙阁颂》相类”;翁方纲《两汉金石记》评价说“虽与《郙阁》大小相埒,而疎泐之中仍具劲逸之势”;杨守敬《评碑评帖记》谓“与《西狭颂》《郙阁颂》相似,而稍带奇气”;康有为《艺广舟双楫》则云“《耿勋》《郙阁》古茂相类”。高天佑先生曾对《耿勋表》与《西狭颂》文本进行认真比较,从而发现二者总体构思和文风特点都存在着非同一般的相似性,从而推断《耿勋表》《西狭颂》的撰文者同为下辨仇靖。当然,《耿勋表》与《西狭颂》的书法风格也存在某些相似性。《耿勋表》较《西狭颂》笔画稍粗,结字稍紧,依然杂有篆书及楷书笔法。篆意者如“以”“爱”等,楷意者如“人”“天”等。还有“武都太守”“穆如清风”(《耿勋表》作“穆如风清”)、“李”“百姓”“山”“过”“是”等字,在结字、运笔方面都有暗合之处。因此,《耿勋表》摩崖的书丹抑或出自仇靖之手。
《耿勋表》(局部)
清人王澍《虚舟题跋》云:“隶法以汉为极,汉碑每碑各出一奇,莫有同者。”《耿勋表》虽有漫泐和重凿,但醇古之风依然弥漫于崖石间。《耿勋表》与《西狭颂》交相辉映,作为甘肃省仅存的几通汉代摩崖石刻,同样值得宝重。
作者系陇南师范高等专科学校美术系教授。(本文来自澎湃新闻,更多原创资讯请下载“澎湃新闻”APP) 校对:丁晓 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我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