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编者按】
在近日媒体上关于女权的热烈讨论中,男性到底能不能成为女权主义者是一个核心话题。西方学界对此也有不少讨论,社会学家、男性研究者麦克•科密尔在九十年代初曾提出男人可以是支持女权主义的人却不能称自己为“女权主义者”的观点。而他与教育家麦克•考夫曼合著的《男人走向女权主义指南》(2011)一书则认为,如果男性对诸如是否同意女性拥有参加选举、受高等教育、驾车、在银行开户、享受性、同工同酬等权利的问题做出肯定的回答,那么他们就已经是女权主义者了。
《男人走向女权主义指南》书封
2011年11月,社会学家、纽约州立大学斯通尼布鲁克分校教授麦克•科密尔(Michael Kimmel)和教育家麦克•考夫曼(Michael Kaufman) 合写的《男人走向女权主义指南》(The Guy’s Guide to Feminism)一书出版,受到很多好评,特别是很多年轻的男性们认为这本书非常“酷”。
这本书“酷”的根本原因在于它用有趣、直接而又富有深度的方式跟男性介绍、讨论女权主义理论。比如书中问:“你同意女性可以有:选举权?上大学权?驾车权?在银行开帐户权?享受性的权利?如果做同样的工作,可以有和男性同样的薪金吗?”如果你的答案是可以,这本书会告诉你,“嗯,你是女权主义者。”接着对这个问题进行阐述,使读者明白,其实你可能早就是女权主义者,只不过没有意识到而已。
本书用对话体的形式讨论女权主义理论,很容易接近读者。很多在网上的参与讨论的男人说,这本书让他们意识到了很多他们以前没有思考过的问题,原来女权主义的根本是女性的人权。在美国,这些人权观念和思想早就深入人心,只不过没有人告诉他们这就是女权主义。男人们以恍然大悟的口气说:原来我们也是女权主义者啊!
美国著名女权主义者格劳瑞亚•斯坦尼姆(Gloria Steinem)这样评价这本书:“从性别歧视的广告到荣誉谋杀(Honor Killing, 指男性家庭成员以“维护家庭荣誉”为名,杀害他们认为行为不当的女性家庭成员),《男人走向女权主义指南》这本书解释了七十多个女权主义议题,用一种与读者有关的、兼容并蓄、有趣的、真奔重点的方式说明女权主义怎样以及为什么同时也改善了由男性组成的那半个世界。”
事实上,女权主义已经深刻地影响了美国以及西方社会的各个方面,彻底改变了女人和男人的生活。但大多数人把女权主义带来的改变视为理所当然的而不予反思。很多男人听到“女权主义”这个词就摇头,认为女权主义者们是一群长得像男人的女人,她们自己找不到男人因此攻击男人。
在美国,只有20%的男性愿意承认自己女权主义者,有25%的人认为“女权主义”这个称呼是一个侮辱。大多数男性对女权主义不甚了解的现实,正是麦克•科密尔和麦克•考夫曼这两位专门研究美国男性的学者写作这本通俗读物的缘由。
麦克•科密尔教授
麦克•科密尔教授是著名的社会学家,在美国“男性研究”以及女权主义理论研究领域大名鼎鼎。他出版了很多著作,主要都集中在对男性的研究上,他的早期著作《男性气质的政治》(1995),《变化中的男人:研究男性与男性气质的新方向》(1987,1996)等奠定了美国“男性研究”的理论和历史基础。进入新世纪以来,他逐渐成为美国男性研究的最重要的学者,创办了美国“男性研究学会”并担任《男性与男性气质》杂志主编。
科密尔教授是当代美国最著名的男性女权主义者之一,虽然他称自己为“支持女权主义的男人”而不是男性女权主义者。九十年代初他曾指出,男人可以是支持女权主义的人,却不能称自己为“女权主义者”,因为男性没有女性受压迫的经验,男人在社会中是特权阶层。他的这个观点当时引发过热烈的讨论,一些人同意他的逻辑,但更多的学者指出,用“直接经验”来定义女权主义者是不恰当的,因为很多女人也不见得一定有“受压迫”的经验,如果这些女性是特权阶级的话。男人当然可以是女权主义者,就如同十九世纪很多白人也可以是废奴主义者一样。
科密尔教授在2001年欧洲议会庆祝“三八国际妇女节”发表了著名演讲《性别平等,不仅仅是为了女性》。在这个演讲里,他分析说性别平等已经从以下四个方面深刻地改变了社会、家庭、工作中的西方男女的生存状态:性别成为清晰可见的类别、工作场所、家庭与工作的平衡以及性欲望。问题是男人们对此准备不足,两代以前的男性可以从小到大一直生活在男性里,他们上全是男生的学校,当兵的时候没有女兵,工作的时候周围又全是男人,现在时代彻底变化了,但很多男性对性别平等给人类社会带来的彻底变革感到困惑不解,对自己的身份的转变感到茫然无措,而社会也忽视了对男性在转型期的教育,结果导致很多男人还沉浸在与时代格格不入的传统的“男性气质”的幻想中不能自拔。
关键的问题是教育男性,没有男性参与的性别平等是不可能的。面对女性的长足进步,男性应该如何面对和改变?女权主义的新阶段是帮助男性理解这些变化并参与这些变化。通过支持和参与女权主义革命,成为女权主义者,男人们将理解也感受到,性别平等解放的不仅是女性,也是男性,因为二十一世纪的革命就是性别彻底平等的革命。
他说:“女权主义对社会的转变是一场正在进行中的革命。近两个世纪以来,我们男人用紧紧地揪住我们的特权不放或逃避的方式来面对这场革命。这样的方法没有给我们带来安全感和平和,也许现在是男人们跟女人们站在一起拥抱这个革命的时候了。拥抱这个革命,因为我们男人的正义感、平等感;拥抱这个革命,为了我们的孩子,我们的伴侣,我们自己。”(本文来自澎湃新闻,更多原创资讯请下载“澎湃新闻”APP) 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我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