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地时间3月7日,美国总统奥巴马在阿拉巴马州塞尔玛参加“血腥星期日”50周年纪念活动并发表演讲。
3月7日,美国总统奥巴马在阿拉巴马州塞尔玛参加“血腥星期日”50周年纪念活动,向参加“塞尔玛游行”的“民权英雄”致敬并发表演讲。作为美国历史上首位非裔总统,奥巴马称,美国的种族歧视问题仍未消失,他同时还谴责了目前各州政府试图限制投票权的行为。一同参加纪念活动的还有第一夫人米歇尔、美国前总统小布什、100位国会议员,及约4万名围观民众。四万民众来到埃盟德佩图斯桥下,观看奥巴马演讲。
1965年3月7日,约600名争取黑人投票权的和平抗议者计划从塞尔玛游行到阿拉巴马首府蒙哥马利,但在离开塞尔玛穿过埃盟德佩图斯桥时遭到警察用警棍和催泪弹的袭击,许多人流血受伤,震惊了美国民众。该事件及整个“塞尔玛游行”最终促成美国国会通过《投票权法案》,非裔民众和白人享有同等投票权。
奥马巴:美国的种族歧视问题远没有消失
当天下午2点半,奥巴马在埃盟德佩图斯桥桥头发表演讲,称赞那些争取平等投票权的游行人士,称他们的精神鼓舞了数百万人。“由于他们的贡献,机会之门不仅向非裔美国人打开,更向每个美国人开放。”
然而就在纪念活动前一天,美国北部威斯康星州却再度发生非裔青少年遭警察射杀事件。据悉,这名名叫托尼·罗伯森(Tony Robinson)的19岁少年当时手无寸铁,并未携带任何武器。
警方称,他们在星期五晚接到报警前往调查一宗滋扰投诉时,在一个单位内与19岁的死者发生了纠缠和扭打,随后警方开枪射杀了罗伯森。警方指出,死者此前涉及一桩殴打案件,但现场未发现他持有枪械。
在事发后,当地约有上百人前往事发现场示威游行,并高喊不信任警察的口号,警方则排成一排,防止有意外发生,目前警方并未透露是否有人因此被捕。
再回顾一下最近的新闻。  
  2014年7月,纽约史坦顿岛小贩加纳遭纽约警察锁喉身亡,该事件发生后,纽约警察的执法方式一直受到质疑。
  2014年8月,在美国密苏里州的小城弗格森,18岁的黑人青少年迈克尔·布朗在与白人警察当街对峙时被枪杀。该枪击事件引爆当地长期存在的种族矛盾火药桶,并引发大规模骚乱。
2014年11月,纽约28岁非裔男子雅佳·格利与女友在布鲁克林一建筑物内漆黑的楼梯间偶遇警官皮特·梁,并遭无辜射杀。纽约警察局长威廉·布拉顿此前在新闻发布会上说,死者格利“完全无辜”,这是一个意外事件。事发时,梁姓警官仍在试用期,任职不到一年半。当晚,他与同是新手的警官肖恩·兰多在布鲁克林一座公寓楼巡逻,他们是“减少暴力加班护卫”的成员,旨在强化该楼治安。
  近几个月来,美国接连发生非裔男性遭警察射杀事件,曾在多个城市引发抗议活动。谈及此,奥巴马称:“这个国家长久以来的种族歧视历史,将给我们投下深深的阴影。我们应该明白,50年前的民权大游行并没有结束,美国的种族歧视问题远没有消失。”奥巴马带领纪念人群走上埃盟德佩图斯桥,纪念塞尔玛游行50周年。
此外,奥巴马还谴责了各州政府试图限制投票权的行为。“2015年的此时此刻,塞尔玛游行50年后,这个国家竟然还有法律阻止人们投票。正如我们所说,越来越多这样的法律正在被提出。”他说,“而通过血泪换来的《投票权法案》却在被削弱,它的未来竟受制于党派恩怨。”在陪同人员中,一些是当年参加游行遭到暴力袭击的民权人士。
乔治亚州议员约翰·刘易斯(John Lewis)曾参与了当年的大游行,并在“血腥星期日”当天受伤。他也发表了演讲,“我想感谢你们每一个游行过桥的人,你们没必要这么做却做到了。600人走进历史,我们如此地和平与安静,没有人说一句话。我们被殴打,被催泪弹袭击,一些人在桥上留下鲜血,但是我们没有仇恨和敌意。”
历史上的塞尔玛游行:“由塞尔玛向蒙哥马利进军”
1965年,马丁·路德·金等黑人领袖在阿拉巴马州组织了三次声势浩大的抗议游行,被称为“由塞尔玛向蒙哥马利进军”, 三次游行是塞尔玛投票权运动的一部分。这些运动直接推动了1965年《投票权法案》的通过,让黑人的选举和被选举权利得到保障,成为1960年代美国民权运动具有里程碑意义的成就。
第一次游行发生在1965年3月7日,由贝弗尔等人组织,这次游行被称为“血腥星期日”, 600名游行者在离开塞尔玛穿过埃盟德佩图斯桥时遭到袭击。
在请愿者启程之前数周,马丁·路德·金活跃于塞尔玛的选民登记运动,由于当时在亚特兰大参加集会发表演说,他错过了“血腥星期日”事件。然而当马丁·路德·金获知惨剧时,他立马回到塞尔玛市,并呼吁全国的神职人员以及公民同他一起发起第二次游行。为了确保第二次游行不会触发暴力冲突,马丁·路德·金希望获得法庭庭谕禁止警察干涉。然而法官却给了他一道禁令,禁止他们进行游行,除非能召开一场额外的听证会。
不顾法庭禁令,第二次游行开始。3月9日,马丁·路德·金带领大约2500名游行者徒步跨越埃德蒙德佩图斯大桥。在桥的另一端,他们停下来作了简单的祷告,然后转身回去。从此虽然他们遵守法庭禁止他们一路步行到蒙哥马利的禁令,但他们也始终保持斗争反抗的精神。
仅仅在塞尔玛事件发生的两个月之前,马丁·路德·金刚获得了诺贝尔和平奖,而在之前不到一年,民权法案刚获得通过。他把塞尔玛看作一个完美的集会地,以此保存之前斗争获得的成就,并且基于此点发动南方腹地诸州黑人的选举登记运动。马丁·路德·金说:“我们誓为塞尔玛争取到平等的选举法案!”
血腥星期日过后十天,一位蒙哥马利的法官解除了对于游行的禁令。3月21日,第三次游行开始。
游行全程有54英里,徒步行走需要5天才能完成。游行队伍一度穿过朗兹县,在那里81%的人口都是黑人,但没有一名黑人曾注册参加过选举。
3月25日,马丁·路德·金代表塞尔玛市的黑人向州议会提交了呼吁平等待遇以及选举权的请愿书,不料州长乔治·华莱士拒绝接受请愿书。于是金博士向聚集在议会外的25000名请愿者说道:“我们将永远朝着投票箱的方向前进,直到种族歧视从政治舞台上消失……这会很久吗?会吗?不会!因为伟大造物主充满慈爱与道德的臂膀宽大厚实,并且它总是怀抱着正义!”
塞尔玛游行意义深远。在“血腥星期日”不久后,《投票权法案》通过了。7000名黑人的名字出现在了选民注册单上。在接下来的十年里,全州范围内注册黑人选民数量翻了十番以上。奥巴马拥抱乔治亚州议员约翰·刘易斯,后者在50年前的游行中受伤。 CFP 图
(本文来自澎湃新闻,更多原创资讯请下载“澎湃新闻”APP) 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我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