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裂无声》昌万年拿弓要干嘛这个过程没有交代,但是结果就是,张磊被错杀。而很多人都好奇昌万年拿弓到底是杀徐文杰还是杀羊。

  导演表示:我们在剧本里有对整场戏的描摹。之前对人物性格有交代,小孩跟他父亲一样,是很偏执的人,他觉得这个羊是我的,我不会卖给你,也不会让你伤害它。

  但是昌万年觉得无所谓,我射死给你钱就对了。他在射羊的时候,孩子要保护羊,所以意外被射死了。律师此刻成为目击者,他和姜武达成了一个谈判,是同谋,手上也沾血。

  昌万年与徐文杰也是推动故事发展的重要角色,但他们不像张保民那般苦苦寻觅答案,而是掌握了自己命运中的主观能动性,可以做出抉择。

  这两个角色都具备十分鲜明的性格特征,在忻钰坤看来,影片故意在一开始就将他们面对事件最显著的应对特点展现出来。

  在电影中,随处可见的食物元素也是一大看点。张保民家中养着瘦弱的小羊、村民们不断吃羊、昌万年更是嗜羊如命。

  导演忻钰坤希望通过羊、羊肉元素的反复出现,为观众呈现出一个残忍的食物链。在这个食物链中,弱肉强食的生存法则展露无遗。

  而在整个利益链条里,张保民无遗是一根不合时宜的硬骨头。他刺进了利益熏心的同类眼睛里,卡进了昌万年吞噬的机器中,但最终他还是无能为力。

  编剧史航评价道:“很多导演拍食物,但是忻钰坤拍出的是食物链。能让人看到食物链的电影,才是这个时代最需要的。”

  《暴裂无声》的创作灵感来源于导演的经历,将人文、社会融入其中。在特辑中,我们看到了昌万年密室的冰山一角——琳琅满目的野生动物标本,这个设定就来源于忻钰坤看到的一篇人物采访。

  这个场景让人毛骨悚然,同时更加外化昌万年这个角色的病态、腹黑,用杀戮带来一种极致的压迫感。

  这也是导演想给观众看到的“新锐”东西,锐利的划开人性中各色的“狠”,区别于《心迷宫》的烧脑观感,在《暴裂无声》中体验到“不烧脑更烧心”。

  影片中,人性、道德坍塌时,同时也在重建。善良的矿工从寻找自己的儿子,到心系两个被绑架的孩子。

  被救助的律师和煤老板,因为内心之恶,选择了回避,只用一句“没了”就结束了故事。这种无力的暴力感,无声的情感宣泄,所带给观众的冲击,相信才是最掷地有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