据说上世纪90年代建成初期曾有人入住,只当那是普通的楼房。可是后来居民逐渐发现这座楼时常发生一些奇怪的现象。比如,在深夜楼内常能听到一些奇怪的声音,还有人说在夜深人静的时候,隐约能听到有女人的哭泣声。

  晚上原本睡在自家的床上,第二天早上起来,有人发现自己被抬了出去,而他本人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被抬出去的。再后来第二天发现竟然睡在别人的家里。有的是前一天还是跟自己老婆睡呢,到了第二天发现身边的人不是楼下的邻居就是对门的媳妇。

  更吓人的是,沈阳冬天一般下午4点多就黑了,下班回家做饭的时候基本上都是5点了,家里都点灯做饭,可你刚刚切完的菜放在菜板上,等你往锅里放完油的时候再回头,菜没了。

  住在这里的居民实在无法忍受种种恐怖的现象,开始陆续迁走。之后也有新的住户迁入,由于同样的原因,入住没多久便迁走了。经历了几次新人来旧人走后,终于无人再愿意接近它,这楼也真正成为了一座“鬼楼”。

  究竟是谁、什么时候、在睡觉时为什么从床上跑到了走廊里,没有一个人说得清楚。

  记者查询发现,青岛、北京、天津等城市均有所谓“鬼楼”。然而很少有哪个地方像沈阳“鬼楼”这样有名。打车到该地带时,只要说是“鬼楼”,出租车司机们便能心领神会,径直开过去。

  鬼楼”身世

  “鬼楼里住的不是‘鬼’,而是‘黑户’。”

  记者调查得知,31号楼和33号楼的开发单位原是沈阳一家集体经济房屋开发公司。这两座楼是该公司开发的永善里小区二期工程,当时分别命名为1号楼和2号楼。居民们说,因为资金问题,盖楼时前后换了多个承建商,从1984年一直盖到1992年。中间几度停顿,甚至有鸟类在楼上筑巢。

  33号楼旅馆的邓先生说,两座楼盖好不久,因为欠资问题,债主们就将开发商告上了法庭,法院随即将33号楼三层及以上房屋查封。此时整座楼的水电煤气等尚未开通,因此,这其实是一座“烂尾楼”。楼上并非因为“闹鬼”导致住户搬走,而是根本就没有人住过。

  33号楼一层二层则被原永善里商店所占用,这也是整栋楼仅有的已使用楼层。邓先生曾是原永善里商店的员工,据他称,当初集体经济公司盖这座楼时,原永善里商店动迁,开发商承诺大楼盖好之后将一二层返还给商店,后来却暗中将其转卖给别人。通过打官司,商店最终讨回产权。另有当地居民称,在打官司中间,已经在外8年的永善里商店实在等不及,大概是在1993年,于一天晚上将楼门砸开,强行入住,并自行安装水电煤气等开始使用。

  永善里商店隶属原铁西区副食品公司,该公司于1998年改制,永善里商店不复存在,更名为“贞观商场”,后再度更名为“瑞祥商店”,大概因为不景气之故,商店只占用一楼部分房间,其他房间则用来出租,去年又在一楼辟出一部分开了家旅馆,二楼部分由台球厅改造为客房。

  7月14日,记者征得旅馆同意,从二楼一道门一路爬上,终于探得“鬼楼”的真面目。该楼基本设施已经安装完毕,但显然未经使用。地上已经积了一指厚的尘土。有几套房的房门上贴着沈阳市中级法院的封条,时间为1993年。

  邓先生称,打了多年官司,33号楼最后被判给了几家单位。结果谁都没法用,一直空着。

  当地居民对空置15年的“鬼楼”深感惋惜,“这楼其实质量不错,要是归个人的话,谁会让它白白空着?”

  31号楼由于最后的承建商接盘,卖了好几年,该楼所有的42套房均成功售出。但与33号楼一样,当时也没有水电煤气等基础设施。住户们经数年上访,于1999年通了电。但由于承建商老范跑了,大部分房子至今也没有拿到房产证。“鬼楼里住的不是‘鬼’,而是‘黑户’。”蒋凡林说。

  传言追溯

  晚上偶有灯火,便被议论为“鬼火”,窗户被人打碎后发出怪声,便被议论为“鬼哭”。

  多位永善里小区的居民认为,33号楼闹鬼的说法,是由于当年永善里商店与开发商的纠纷,商店个别人放出的谣言,目的是阻止开发商卖楼。如果这种说法属实,那事情的发展着实出人意料,因为随着永善里商店入住,他们自己也成为“鬼楼”传闻的受害者。

  巧合的是,在此期间,相邻的31号楼的确出过几件事:楼刚盖好的时候,围墙倒塌压死了一个人;住户装修时,工人因为偷懒,将拆下的墙皮从窗户扔下,不慎将一捡拾者砸死;一名精神病人在楼道中过夜,结果被冻死。

  这几件其实并无联系的事件,成为“鬼楼”传言的催化剂。

  鬼楼“闹鬼”的原因也渐渐被归结为两种:一说是这里原来曾有一座庙,盖楼时把庙拆了——事实上当地确有一座庙被拆除,但离鬼楼至少有二百米远;一说这里曾是一片坟地,盖楼时将坟地平了——事实上当年铁西区到处都是坟地,绝非这两座楼所处地带独有。

  “鬼楼”难拆?

  “谁要受谣言影响拆这座楼,谁就是败家子。”

  困扰居民们多年的鬼楼传言,本有望于去年被彻底打破———有关部门曾打算将这座楼拆掉重建。

  去年3月份,原路官派出所的办公室住进了几个人,门口贴出了“拆迁办”字样,开始对楼上户主进行登记摸底。

  楼上还贴出一份“紧急通告”,通告中称31号楼和33号楼“经查是严重影响城市规划的违法建筑物,现决定依法进行处理”,落款是铁西区城市管理行政执法局。

  当地媒体也对此作了报道,“全沈阳都知道鬼楼要拆了”,31号楼居民老黄说。然而调查摸底之后,此事却又归于沉寂。至今没有消息。

  5楼住户蒋凡林去年曾接待过前来摸底的工作人员。据他回忆,当时曾问工作人员,好好的楼为什么要拆?对方回答是因为与对面新建的楼“不协调”,“我说胡扯,我是学美术的,这楼怎么个不协调法?”最后蒋老汉在意见表上写道:谁要受谣言影响拆这座楼,谁就是败家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