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诸多的演义中,靠山王杨林的武力值甚高,十八号汉中能够排名到第八位,而且其人有谋略,精通兵法,是大隋真正的靠山,也是起义军的克星。不过,历史上,杨林可能仅为虚构,不过其人也是有原型的,一说为隋文帝杨坚之异母弟,杨爽,另一说为隋文帝的族侄杨雄。

  先来看小说中是怎么描绘他的。杨林,就其个人武艺来说,十三杰中排名第八,掌中一对水火囚龙棒,驰骋沙场数十载。为了维护大隋朝的安危,靠山王当然要领兵带将前去镇压。从对付瓦岗寨的一字长蛇阵到对付十八路反王的铜旗阵,作为主帅杨林身先士卒,费尽心机,与义军斗智斗勇,可见其忠心耿耿。

  现代史学界已经对曾国藩重新评价,不再只把他看成残杀太平军的刽子手,对杨林也该如此,“屡败屡战”的精神本就宝贵,而论其初衷对于他本人来说也无可厚非,隋朝本就是他开的,自己不保谁保。对于英雄人才,杨林甚是爱惜,手下十二驾太保就可见他对人真诚,送李元霸宝马“千里一盏灯”,送秦琼盔甲宝剑长枪都是例子。

  尤其对于秦琼,他是爱惜有加,一见面就认作义子干儿,还把珍藏的秦彝的盔甲兵刃相赠,这件事情与其说是巧合,不如说是一种必然,正是由于杨林爱才,才会保留敌将秦彝的遗物,才会后来传到儿子秦琼的手上。即使后来杨林和秦琼翻脸后,仍三追宝马以求良将文才武功。

  秦琼自己也承认他是个正人君子,杨广作恶非他之错,而父亲的战死乃是各为其主,对杨林没有个人仇恨,并劝其归隐山林,由此可见靠山王对人以诚相待。可杨广再做恶也还是皇侄,杨林还得保,哪怕境况险恶,哪怕自己年老多病,他还是得竭尽全力的与义军和反王周旋。

  即使到了最后时刻,大厦已倾,他还是要用金镶玉玺作诱饵,孤注一掷,与敌人作最后的拼搏,这种精神也换来了各路英雄的尊敬,铜旗阵里相见,仍尊称一声“王驾千岁,别来无恙”。只可惜最后人力不可抗天,大势已去,靠山王兵败如山倒,被罗成逼得无法,只得拔剑自刎。

  即使到最后,秦琼也觉得老王对他一直不薄,下不去手,可见杨林作为个人英雄,作为武艺智谋俱佳的大将,一直是尽忠尽义,无可厚非的。另外,在杨林自刎之前曾提醒秦琼说,当时的瓦岗寨之主西魏王李密胸无大志,建议秦琼拿金镶玉玺投奔李渊,秦琼没有听取这个建议,结果后来李密果然做出了“玉玺换萧妃”、“瓦岗散将”等事。

  而秦琼最终也的确投奔了李唐,成为大唐的开国功臣,可见当时杨林对于隋唐政局了如指掌,明知隋朝无力回天却还保持着自己的一份忠贞,也增加了小说中这个人物的悲情英雄气度。在小说《说唐全传》中,杨林是身患恶疾,久病不愈,于是就这样的去世了。但是在《隋唐演义》和《隋唐英雄传》中,杨林却又有不一样的死法。

  在电视剧《隋唐演义》中,靠山王杨林是在截击“反王夺魁大会”后那些出逃的各路反王,结果却死在了罗成的枪下。当时,杨林听到侍卫来报,说各路反王都逃跑了,于是大怒,拿起自己的武器,骑上马立刻向那些反王追去。不一会儿,就追上了罗成。于是,靠山王杨林把自己的囚龙棒一举,打向罗成。

  罗成也是武艺高强之辈,又怎会随杨林打来而不还手呢。于是立马举枪与之相对抗。他们两个打斗了不超过三个回合,罗成就准备撤了。杨林当然不肯放他走,于是又骑马追赶。追到后,罗成也翻身下马,把枪一举,正中杨林咽喉。杨林来不及躲闪,坠下马来,被罗成拔剑砍了首级,身亡。

  再来说说其原型杨爽。北周时,杨爽年幼,以太祖军功封同安郡公。六岁时,太祖崩,由独孤皇后扶养,因此,在诸兄弟中杨坚特宠爱杨爽。杨坚任丞相时,拜大将军、秦州总管。转授蒲州刺史,进位柱国。杨坚取代北周建立隋朝后,立为卫王。迁雍州牧,领左右将军。不久,迁右领军大将军,权领并州总管,后转凉州总管。开皇六年(586),复为元帅,率步骑15万出合川,突厥遁逃,返回。开皇七年病卒,时年25岁。

  再一个是杨雄。杨雄长相漂亮,有器度,雍容典雅,举止有度。北周武帝宇文邕在位时,杨雄担任太子司旅下大夫。建德三年(574年),北周武帝巡幸云阳宫,卫王宇文直谋反作乱,率领其徒众袭击肃章门,杨雄迎战将其击败。因功升任上仪同,封爵武阳县公,食邑一千户。累功升任右司卫上大夫。

  大象二年(580年),杨坚担任丞相,雍州牧、毕王宇文贤谋划造反,杨雄当时作宇文贤的别驾,知道他的阴谋,告诉了杨坚。宇文贤被杀,杨雄因功拜授柱国、雍州牧,仍兼任相府虞侯。北周宣帝被安葬时,为防备诸王有变,杨坚令杨雄率领六千骑兵护送灵柩到北周宣帝陵墓,后升任上柱国。

  开皇元年(581年),杨坚受禅登基,建立隋朝,杨雄任左卫将军,兼任宗正卿。不久升任右卫大将军,参预朝政。继而进封爵位为广平王,食邑五千户,另封他的一个儿子为邗公。杨雄请求封他的弟弟杨士贵为邗公,朝廷同意。有人上奏高颎结朋党,隋文帝在朝廷上问杨雄可有此事。

  杨雄说:“我忝卫宫廷,朝夕在皇上左右,若有朋党,怎会不知道!皇上圣明睿哲,万机亲览,高颎用心公平,奉法行事。这是爱憎的道理,但愿陛下明察。”隋文帝深以为然。杨雄当时显贵受宠,冠绝一时,他与高颎、虞庆则、苏威并称“四贵”。杨雄为人宽容,礼贤下士,朝野倾心,瞩目于他。

  隋文帝厌恶他得众人之心,私下里忌恨他,不想让他执掌兵马。于是下策书,任命杨雄为司空。外表上好像是提拔他,但实际上是夺了他的兵权。杨雄没有实际职务,于是闭门谢客。不久改封为清漳王。仁寿初年(601年),隋文帝说:“清漳王这个名号,与杨雄的声望不符合。”

  让职方进上地图,隋文帝指着安德郡,对群臣们说:“这个名号,才与杨雄的名德相符。”于是改封他为安德王。大业元年(605年),担任太子太傅。大业二年(606年),元德太子杨昭去世,杨雄检校郑州刺史事。过了一年多,授任怀州刺史,不久又授任京兆尹。大业五年(609年),隋炀帝亲征吐谷浑,下诏杨雄总管浇河道各路军马。

  到回京时,改封他为观王。杨雄上表辞让王位,说:“我早年恰逢隋朝兴起,有幸被列入官列之末。有此天命,有此时运,凭借的是风云际会;我无德无才,忝列公卿之首。承蒙先帝的特别赏赐和陛下的特别恩典,我长久地混在台省中作官,常常担心我得到的赏赐太多了,哪里够再叨鸿恩,重窃大名?”

  “我实在应该面墙自省,冒昧地想按以前的通例办事;我实在冒受了陛下的宠爱,因此十分担心自己履行不了职责。过去刘贾封王,哪里具备三阶的重任?曹洪任上将,怎能超过五等的爵位?我的官服超过了帝子,我任京兆尹仅仅次于皇室子孙,赐我疆土,让我作藩王,我官服上以金为纽扣,开国治事,这让我这个做臣下的何以自处?”

  “在他人看来肯定会说我得到了非分的官爵。因此我表示我的愚诚,求恩让我固守。请陛下特别关照,特别考虑我的一片诚心。我屡屡麻烦圣上,惶恐得直流冷汗。”隋炀帝下诏书不许他退辞王位。大业八年(612年),隋炀帝东征高句丽,杨雄检校左翊卫大将军,出辽东道,部队在泸河镇驻扎,杨雄发病去世,时年七十一岁。

  隋炀帝因他去世而不上朝,让鸿胪监护他的丧事。有关部门考查他的行事,请求给他“懿”的谥号。隋炀帝说:“观王德性高于凡俗,品德超过生民。”于是赐给他“德”的谥号。追赠他司徒之职,和襄国、武安、渤海、清河、上党、河间、济北、高密、济阴、长平等十郡的太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