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代宗李豫在位时期,天下已经大乱,安史之乱让原本安定祥和的繁荣盛世变得满目疮痍,即使是李唐皇室也不能幸免。唐代宗李豫一路逃难,而皇后沈珍珠则不幸的成为了安禄山的俘虏,命运悲惨,最后竟然也是不知所踪了,而唐代宗李豫甚至还落得个抛弃妻子的负心汉之名。

  沈珍珠,原本是江南地区吴兴地带一个书香门第家庭人的女儿。她从小在父亲的教导之下,便饱读诗书,很有才华,同时相貌又长得十分出众,在当地小有名气。这也是她能够与李豫相识的间接原因。谈起李豫沈珍珠两个人之间的缘分,应该追溯到唐玄宗在位的时期。

  当时在举办的一次宫中选秀的活动中,年轻的沈珍珠凭借自己的姿色被唐玄宗看中,由于当时李豫的父亲已经被封为太子,所以沈珍珠便被赐给了李豫,由于沈珍珠的才华非常出众,而且又识大体,所以李豫对这位来自民间的女子十分欣赏,对她也喜爱有加。

  但李豫沈珍珠两个人的爱情生活还没正式开始,突如其来的安史之乱便将一切都打破了。在这场叛乱中,皇室的男子都去统兵打仗,平定叛乱,而后宫以及其他皇室的女眷则被叛军关押在了掖庭,其中就包括沈珍珠。尽管后来的李豫带兵平定了叛乱,并成为下一位国家的储君,然而他却并没有将沈珍珠接回自己的府邸。

  直到第二次叛军攻破洛阳,沈珍珠再也不知所踪。从此李豫沈珍珠两个人之间的缘分也走到了尽头。为了纪念她,李豫成为皇帝后,将两个人的孩子立为太子,而且李豫为了找到她,还将皇后之位一直空着等她回来。但是据《新唐书》记载:“安禄山之乱,玄宗避贼于蜀,诸王妃妾不及从者,皆为贼所得,拘之东都之掖廷。

  代宗克东都,得沈氏,留之宫中;史思明再陷东都,遂失所在。”也就是说,唐代宗(当时是兵马大元帅身份)他回军长安时,却没有把沈氏也一起带走,着实当了一回“陈世美”。这是为什么呢?沈珍珠极有可能已被乱军所污,贞节不保,因而被弃。要知道,她是肃宗亲自册封的广平王妃,又是嫡长孙李适的生母,且年纪才三十出头,风华正茂,唐代宗若无正当理由,是不能对她不管不顾的:上对祖父、父亲无法交代,下对儿子不好解释。

  那么,唐代宗的理由是什么呢?《旧唐书》里记载说:“方经略北征,未暇迎归长安。”这显然是个托词。就算他当年(757年)忙于战争,可是,第二年他荣登太子之位,应该对沈氏有个说法了吧。按礼仪,太子加冕,必须有太子妃在场,沈氏是元配,理应迎归。但他没有这么做,或许就存在其他不足为外人道的原因了,但这不能怪沈珍珠。

  独孤贵妃可能吹了枕头风,致使沈珍珠遭冷遇。在《醉打金枝》里出现的那个谋反的贵妃,不是独孤贵妃,但有她的影子。独孤贵妃,是左威卫录事参军独孤颖的女儿,可谓出身名门,是大家闺秀,她自己也知书达“理”、美丽娴雅。据《新唐书》说:“妃(升平公主之母崔贵妃)倚母家,颇骑媢。诸杨诛,礼浸薄,及薨,后(独孤贵妃)以姝艳进,居常专夜。王即位,册贵妃,生韩王回、华阳公主。”

  可见她的得宠是偶然的,沈珍珠被俘,崔贵妃又死了,她才因容貌得宠,很快就代替了沈氏在唐代宗心中的位置。《旧唐书》说的更直白:“后以美丽入宫,嬖幸专房,故长秋虚位,诸姬罕所进御。”一方面说明唐代宗确实喜欢她的美貌,另一方面也说明她御夫有术,枕头风肯定是少不了的,在长安的“诸姬”尚无法跟她争,遑论远在洛阳的沈珍珠?不想做“秦香莲”也不成了。

  未来太子之位的竞争,或许也是沈珍珠被弃的一个因素。至德二年(757年),独孤贵妃已经生下韩王李迥,从唐代宗对李迥的喜爱程度来看,似乎超过大儿子李适和二儿子李邈。李迥排行老七,出生即封为延庆郡王,旋即晋封为韩王,在爵位上超过了郑王李邈,在封王时间上也明显胜过李适。

  当时唐代宗手握兵权,征讨四方,继承江山披黄袍,是迟早的事,他身后的继承人选择,也随即浮出水面。如果将沈珍珠迎归长安,势必就得确认她的太子妃或第一夫人的身份,这样一来,也就等于确认了李适的继承人地位。别说唐代宗自己不一定乐意,独孤贵妃就肯定不会赞同。

  好在肃宗李亨死的早,唐代宗接班也接得早,安史叛军余孽依然还在嚣张,韩王李迥来不及长大和经历磨砺,唐代宗不得不依靠大儿子李适。即位之初,马上任命李适为天下兵马元帅,将最后平叛决战的使命交给了他。李适也确实有本事,率领郭子仪、李光弼等人,仅用了一年多的时间,就完全消灭了叛军。764年,李适被立为太子,这下子,独孤贵妃母子彻底死心了。

  儿子做了太子,亲生母亲怎么办?唐代宗此时感觉愧疚了(陈世美也有良心发现的时候),几乎是在太子册封的同时,下诏寻找沈氏。时间都过去七年了,他才想起来,心急火燎地派人到处寻访,早知如此,何必当初呢?寻访沈珍珠的工作,在全国上下开展得如火如荼,十多年里却一无所获。

  779年,代宗驾崩,李适即位,是为唐德宗,于次年遥尊生母沈氏为“睿贞皇太后”,在含元殿具册“立牌”上皇后朝服,“帝奉册伏拜痛哭不止,左右群臣皆泣。”终德宗一生,依旧未能找到真正的沈太后。沈珍珠的下落成为当时数十年间最大的一个谜。后来,唐德宗时期经常有人声称自己是沈氏,比如有个尼姑就曾谎称是太子之母,但后来都发现是冒名顶替。

  大历十四年(779年)代宗驾崩,太子李适即位,于次年建中元年(780年)遥尊生母沈氏为“睿贞皇太后”,在含元殿具册立牌上皇后朝服,李适亲奉册伏拜痛哭不止,左右群臣皆泣。为了寻找生母,德宗李适采纳了中书舍人高参的建议,任命睦王李述为奉迎使,沈氏族人四人为判官,派使多人分行天下,四处寻访,多方查找,同时对沈氏家族大加封赠,以期母子团聚。

  建中二年(781年),消息传来,沈太后在洛阳找到了,长安城中一片喜悦。然而,很快就证实所谓的“沈太后”只是高力士的一位养女,因为年纪相貌酷似沈氏并与之在宫中有所接触,诱于名利而行冒充之举。德宗左右都很气愤,纷纷请求对之治罪,而思母心切的德宗不但不予治罪,还对身边的人说:“只要能找到真正的生母,我受一百次骗也没关系。”从此之后,冒名者越来越多,然而,终德宗一生,也未能找到真正的沈太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