审食其原是刘邦在沛县时的同乡,他后来成为刘邦的舍人,帮助照顾其妻子吕后母子,在不断的相处中,逐渐与吕后日久生情,与其关系暧昧。刘邦即位后,一方面感念其护家有功,另一方面,吕后对其乃念念不忘,因此最后刘邦封其为侯。

  刘邦自幼不喜务农,终日游荡,上树掏鸟,下河摸鱼,成年后眠花宿柳,争逐酒食,与乡中无赖恶少为伍,被乡人斥为流氓泼皮。但那刘邦并非无知无识,浑浑噩噩虚度一生的寻常之人,他也想学些本事,结识些豪杰之人,日后做出一番事业来。

  后来,处事精明圆融,为人干练豪爽的他果然当上了泗水亭长。亭长,一个不入品的芝麻小官职,相当于如今的乡派出所所长,但好歹也领着大秦朝廷发给的俸禄,也算混了个最基层公务员的身份。就这样,日子在忙乱与蹉跎中悄悄溜走,转眼间刘邦已是个即将“奔四”的壮年人,仍然没娶到老婆,不免有成为鳏夫的尴尬。

  也就是有成为如今所说的“超龄剩男”的苗头。可这刘邦生性不羁,是个耐不住寂寞的主,每月所得的那份微薄俸禄,大都被他扔在娼寮酒肆里去了。家中虽无老婆,但也并不孤恓,他几乎夜夜新郎,日子过得有声有色,枕边颇不寂寞。“男人不坏,女人不爱,”古今同此理,他寻花问柳,得过且过,毫无一丝要发迹的样子。

  一天,在乡村酒肆中刘邦结识了一位为躲避仇家陷害而辗转来到泗水避难的破落贵族吕老儿,喝酒闲聊之际,吕公见刘邦虽面露风尘困厄之色,有些不拘小节,放浪形骸,但他生得龟背龙骨,日角斗胸,眸子发亮,不怒自威,不像久居人下之辈,不禁暗暗称奇,心下喜欢。

  吕公径直对刘邦说:“ 我年轻时就喜欢相术,也曾拜高人学习相法,今见你生得相貌不凡,龙形虎体,日后必贵不可言,在我见过的人中无人可比。我有个小女儿,想把她嫁与你,你不会嫌弃推辞吧?”刘邦正为家贫娶不上老婆一事发愁,一听此言大喜过望,哪里还敢挑肥拣瘦,立即“推金山,倒玉柱”拜在吕公面前。

  刘邦日后的作为证明,吕公能识人于微贱之中,也算有一双慧眼,擅相之名非虚,绝不是“三脚猫”功夫。吕公的女儿就是吕雉,日后鼎鼎大名、喜欢弄权、阴鹫狠毒的吕后,不过这时的她,还是一个待字闺中的美貌女子。这吕雉生得十分美丽,可谓风采逼人,是位“一见倾人城,再见倾人国”的尤物。

  乡下佬刘邦一见,顿时惊呆了,天下还有如此绝色的女子,我老刘哪辈子烧高香了?他惹动情肠,难以把持,当下拉着吕雉的芊芊玉手,同上高唐阳台,共赴鱼水之欢。数年后,二人育有一儿一女,日子虽然艰难,也算功德圆满。不甘寂寞的刘邦是个登徒子,类似西方人口里浪子唐璜式的到处留情的人物,堪称“酒色场中的先锋,脂粉队里的英雄。”

  和吕后成亲之前,他已勾搭上一位开小酒店的小家碧玉曹氏,曹氏竟抢在吕后之前偷偷诞下一子。秦末,天下纷乱,遍地兵燹,刘邦起兵后,在一次行军途中,夜宿荒村偶遇一位风姿绰约妙龄女郎戚氏,刘邦和这朵“村花”一见钟情,二人同衾贪欢,共度良宵,这兴之所至而发生的一夜情竟让刘邦一索得男。

  街坊邻里都知道刘邦的风流韵事,独有每日在家忙着操持家务、伺候老小的正妻吕雉蒙在鼓里,浑然不觉,一点不晓。后来,刘邦和项羽在“楚汉争霸”中居于下风,他的老父妻儿都成了楚霸王的阶下囚,因战事紧张,戎马倥偬的刘邦并不知情。

  其实,风流成性的刘邦做梦也没想到,正当虎狼之年的吕雉这几年也没闲着,居家忙碌的她和一位名叫审食其的门客日久生情,搅合在了一起。审食其和刘邦同乡同里,也算一起光屁股玩泥巴长大的发小。审食其容貌生得清秀,能说会道,极善逢迎,很有女人缘。

  和刘邦一起起事的其他兄弟比起来,审食其没什么本事,文不能提笔,武不能厮杀。刘邦起兵反秦后,小伙伴们大都和他一起出去建功立业去了,审食其过于斯文,刘邦便照顾他做自家门客,邦吕雉处理家务。审食其为人机灵,手脚勤快,善于察言观色,是个点头会意的机灵鬼。

  加之对吕雉言听计从,唯唯诺诺,深得吕雉欢心。刘邦长年在外率兵打仗,吕后寂寞难耐,时间一久,眉来眼去,两情缱绻,加上小审曲意奉承,温柔体贴,比大大咧咧的粗人刘邦滋味自是不同,两人不久就如干柴烈火、一点就着,明为主仆,私下里早就暗渡陈仓合盖一床鸳鸯锦被,居然勾搭成奸做起了露水夫妻,之后又被霸王一起抓进了楚营。

  刘邦与项羽议和后,刘太公、吕后、审食其都被放了回来。刘邦击败项羽后,审食其被封为辟阳侯。刘邦死后吕后当政,审食其被任命为左丞相。给皇帝带绿帽是很危险的,虽然刘邦没有发现两人的奸情,但审食其与吕后的私情后来被汉惠帝发现了。

  汉惠帝怒不可遏,准备杀掉审食其。吕后心中有愧,不好意思出去说情。还好汉惠帝的一位宠臣说了几句好话,审食其逃过一劫。审食其为人谨慎,又被吕后所信任,他借此也做了不少好事。刘邦死后,吕后试图杀掉所有的开国元老,以绝后患。正是审食其为吕后分析了利弊,吕后才放弃了这个主意。

  吕后死后,周勃、陈平等人发动政变,收回了吕氏族人的权力。吕氏被灭族,吕后的亲信都被治罪。虽然是吕后的心腹,但审食其一直结交贤臣、广施恩惠,借由朋友之力,他又逃脱一劫。不过审食其最终还是难逃噩运。淮南王刘长是除汉文帝外,刘邦唯一在世的儿子。

  地位尊贵的刘长一向是飞扬跋扈、蛮不讲理。他的母亲赵姬曾经因事入狱。审食其出手援助,不过并没有成功。刘长竟将母亲的死,归咎于审食其。他认为审食其没有尽全力营救赵姬,赵姬因此而死。于是他和部下一起杀死了审食其。可怜审食其一生躲过了无数次的危险,最后却死于纨绔子弟刘长之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