根据清史研究表明,历史上的苏麻喇姑的确是一位颇具传奇色彩的人物。她是蒙古族,出生在一个贫苦牧民之家,最初名字叫苏茉儿,意思是毛制的长口袋。顺治晚期或康熙年间改称满名苏麻喇,意思是“半大口袋”。她病逝后,宫中上下都尊称她为苏麻喇姑。而她与康熙皇帝的关系也确实不一般。

  由于苏麻喇姑天生美丽聪慧,远近皆知,被科尔沁贝勒府看中,让她进府当上了贝勒寨桑的二女儿本布泰的贴身侍女。本布泰不是别人,正是后来大名鼎鼎的孝庄文皇后。对于苏麻喇姑的具体出生年代,史书上并没有记载。但是,作为本布泰的贴身侍女,她的年纪应当与孝庄年纪相仿。由此推断,苏麻喇姑在1612年前后出生。

  后金天命十年(1625),本布泰虽然只有十三岁,但已出落得像一个大姑娘了,娇媚动人,令人怜爱。就在这一年,本布泰在其兄长吴克善的护送下,长途跋涉到了后金都城盛京,与后金汗努尔哈赤的第八子皇太极成婚,当时皇太极三十四岁。苏麻喇姑也随主人陪嫁到了盛京。

  顺治元年(1644)清军入关,苏麻喇姑随已被尊为皇太后的孝庄到达人住金碧辉煌的紫禁城。此时的苏麻喇姑在孝庄的指导下学习满语、满文以及宫廷生活中必备的名种礼仪等知识,逐步具备了一定的文化素养与办事能力,以她过人的聪颖,受到主人的欣赏与信赖。

  皇太极执政时,她在孝庄后的推荐下,参加了“国初衣冠饰样”的制定,作为一名侍女,居然可以参与清开国时期这样一桩重要的工作,可见其颇受器重,因而逐渐引起朝野上下的关注。由于其出色的表现,她还奉孝庄皇太后之命,充当了幼年康熙帝的第一任满文老师。

  嘉庆年间,昭梿在他的《啸亭杂录》中记道:“仁皇帝幼时,赖其(指苏麻喇姑)训迪,手教国书。”孩提时代的康熙,对于这位祖母派来的,可以说是代表祖母教自己念书的“侍女”自然十分尊敬。在记载中,他尊称苏麻喇姑为“额涅”(满语,即额娘、母亲之意),表明了他对苏麻喇姑的尊敬。

  终康熙一朝,也只有康熙的乳母瓜尔佳氏,才能与苏麻喇姑共享这一殊荣。苏麻喇姑比康熙年长三十七八岁,康熙尚在童年时,她已四十岁左右了,显然不可能产生恋情。康熙二十六年(1687),孝庄病逝。这给苏麻喇姑以巨大的精神打击,使她陷入了孤独、寂寞之中。

  她转而更加虔诚地笃信喇嘛教,《啸亭杂录》说她“胜好佛法,暮年持素”,她“愿意多活几年,为主子叩头祈祷,以尽奴才的一点心意”(译自满文档案)。孝庄去世后,康熙对苏麻喇姑的照顾可谓无微不至,为了排解她的悲伤和孤独,康熙皇帝决定把庶妃万琉哈氏(后来的定妃)所生的皇十二子胤祹交由苏麻喇姑抚养。

  胤祹当时只有二岁,按清宫惯例,只有嫔以上内庭主位才有资格抚养皇子。让苏麻嗽姑抚养皇子,表明康熙帝对苏麻喇姑十分信任和重视。苏麻喇姑对于康熙帝的这一安排,当然感激非常,同时也感到责任重大。为了报答浩荡皇恩,她又重新振作起来,将其后随后几年的全部的精力倾注到了胤祹身上。

  苏麻喇姑是位能干的女性,且阅历丰富,在她的言传身教下,胤祹成年后很有办事才能。康熙六十一年(1722)十一月,胤祹被任命为镶黄旗满洲都统,他是康熙诸子中担任八旗都统职位的第一个。他处事不偏不倚,善于同大多数皇子搞好关系。

  玄烨晚年时,诸皇子拉帮结伙,在成年的皇子中,没有参与的极少,胤祹便是其中之一。所以在雍正帝即位后,他不仅没有遭到打击、排挤,相反还被封为郡王。到了乾隆朝,胤祹晋封为和硕履亲王,授为议政大臣。乾隆二十八年(1763 ),胤祹以七十九岁高龄寿终正寝。

  胤祹能荣列藩封,参与政务,并高寿而终,与苏麻喇姑的精心培养、指点教诲有直接的关系,因此他对苏麻喇姑的感情也明显比其他皇子深。康熙四十四年,熬过了孝庄去世,又将皇十二子胤祹抚养长大后,苏麻喇姑终于熬不过时间的侵袭,病倒在床。

  腹内宫痛便血,不思饮食,两日后病情加重。这个时候康熙在塞外巡视,苏麻喇姑只相信康熙一个人,见康熙不在,心中没了底。皇子们见祖母病得严重,想立刻召御医医治,可是苏麻喇姑却不肯。皇子们向御医说明了苏麻喇姑的症状,御医们判断这是老年人脾虚,内火盛之症,如不紧治,很危险。

  可苏麻喇姑坚持不见御医,皇子们也没有办法,只得一边向康熙发集报,一边准备后事。康熙得到苏麻喇姑生病的消息时,苏麻喇姑已经离开人世。康熙帝指示皇子:祖母事出,留七日再净身入殓。目的是想回宫后再亲眼看一看敬爱的额娘,向她的遗体告别。

  但后来他计算十五日才能回宫,于是再次降谕,让皇子们将苏麻喇姑遗体再留7天,等到他回宫后再定。由此可以看出康熙帝与苏麻喇姑之间的眷眷深情。而被苏麻喇姑亲自抚养长大的皇十二子胤祹,则上奏康熙,“姑妈自幼将我养育,我并未能报答即如此矣,我愿住守数日,百日内供饭,三七诵经。”

  康熙感慨他的重情,特别应允。皇子给一个奴仆供饭,这是从来不敢想象的事情,可见苏麻喇姑对于皇家人重要。以一介奴仆之身,得孝庄姐妹相称,得康熙额娘以待,众多皇子公主皆称其为祖母。这个女人的一生,不说其他,光凭此已可称传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