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官婉儿,著名诗人上官仪孙女。自幼随母郑氏配入内庭为婢。十四岁时因聪慧善文为武则天重用,号称“巾帼宰相”。唐中宗时,受封昭容,以皇妃的身份掌管内廷与外朝的政令文告,权势日盛。而她后来又传出与李贤之间的暧昧关系,这是怎么回事呢?

  上官婉儿,著名诗人上官仪孙女。自幼随母郑氏配入内庭为婢。十四岁时因聪慧善文为武则天重用,号称“巾帼宰相”。唐中宗时,受封昭容,以皇妃的身份掌管内廷与外朝的政令文告,权势日盛。曾向建议唐中宗扩大书馆,增设学士,后唐隆政变被李隆基斩杀。《全唐诗》收其遗诗三十二首。

  史载,上官婉儿自幼聪慧,过目不忘。仪凤二年,武则天召见上官婉儿,当场命其依题著文。上官婉儿文不加点,文章流畅优美,字迹工整秀丽。武则天看后大悦,随即免去她的奴婢身份,让其掌管宫中诏命。

  此后,武则天所下制诰,多出上官婉儿的手笔。唐时惯例,朝廷文告均由名儒学士草拟。但在中宗朝,上官婉儿以一人之力,批复四方的表奏和草拟朝廷的政令,文学修养由此可见一斑。

  此外,上官婉儿还向唐中宗进言,设立修文馆,大肆征召天下诗文才子,每逢出游,上官婉儿均替中宗、韦后和安乐公主赋诗数首,诗句优美,有些甚至被当时的人传唱一时。对大臣所作之诗,中宗又令上官婉儿进行评定,名列第一者,常常大加赏赐。

  在上官婉儿的参与影响下,景龙修文馆诗歌活动频繁。婉儿本人也极有才华,作诗文风婉约但视野较为开阔,最终超越祖父上官仪创制的“上官体”,使得中唐宫廷诗风朝着盛唐诗歌“神来、气来、情来”的审美方向转变。

  晚唐文学家吕温曾写有一首《上官昭容书楼歌》:“汉家婕妤唐昭容,工诗能赋千载同。自言才艺是天真,不服丈夫胜妇人。”“不服丈夫胜妇人”便是对上官婉儿才情品性的评价。可见婉儿虽为一长于深宫的女性,却颇具巾帼豪情,其文学气质绝非普通柔弱女子可比。

  上官婉儿自幼随母配入内廷为奴,十五岁时成为武则天的侍从女官,入宫掌诏命。传说当时因为婉儿侍奉武则天左右,时常可以见到进宫的太子李贤,少女心事懵懂,日久天长,便与“容止端雅”的李贤之间产生感情。然而,据历史记载,当二十七岁的李贤被废去太子位时,起草废黜诏书的正是十七岁的上官婉儿。

  公元684年,上官婉儿前去巴州看望李贤,闻听太子已经被害,就在木门寺旁李贤曾经翻晒经书的“晒经石”上修建亭子,并赋诗一首题于亭上,怀念李贤。至此,这段传说中的感情完结。

  除去这位传说中的初恋情人,上官婉儿正式的丈夫是李贤的弟弟李显。大约神龙元年十一月,武则天去世后,上官婉儿正式进入中宗李显的后宫,受封婕妤,官秩三品。不久又进拜为昭容,真正进入后宫主人的行列。

  婉儿与李显的缘分是什么时候开始的呢?一般认为,性情温顺的李显或许早已仰慕婉儿的才名,后在女儿安乐公主的婚宴上再次领略了婉儿的聪慧与高贵气质,更是心驰神往,婉儿心领神会眉目传情,二人以此结缘。也有一说,武则天退位的诏书极有可能为婉儿所拟,论功行赏之下,也足当宠妃之封。

  后来,上官婉儿又与武三思走到一起,对此,正史则明确记载为“淫乱”。之后,随着修文馆广纳文士,才子兼美男子崔湜引起了上官婉儿的注意。上官婉儿起先爱慕其诗才,很快就与崔湜有了私情。甚至据某些野史记载,李隆基自幼也仰慕婉儿,后因偶然见到上官婉儿与武三思淫乱才由爱生恨。

  当女皇沉溺在男宠之中,获得身心的滋润与快乐的时候,上官婉儿的情感世界却是荒芜干涸的,为转移自己旺盛的精力,上官婉儿成了“工作狂”。

  在武则天执政的很长时间里,大臣的奏折都交给上官婉儿批阅。按《新唐书》的记载,上官婉儿批阅奏折至少有13年时间。除了批阅奏折。她还日理万机,忙着代武则天接见朝臣,所以她又被称为“女中宰相”。

  称帝后的第五年,武则天将修《周史》这项歌功颂德的重要任务交给了武三思和上官婉儿。除男宠张氏兄弟之外,武三思可以说是武则天最信任最亲密的人,她曾一度想传位给武三思,因狄仁杰等人的极力反对而作罢。

  不知武则天是不是动了恻隐之心,竟然默许了上官婉儿与侄子武三思的情人关系。上官婉儿与武三思刚开始的情爱关系,有点儿像现在的“办公室爱情”。在修史的过程中,孤男寡女共处一室肯定是难免的,但武三思征服婉儿的肯定不只是才华,《旧唐书》中记载:“三思略涉文史,性倾巧便僻,善事人。”

  此时的上官婉儿,正高贵寂寞地单身着,武三思的到来,使她在繁忙的公务里有了一种新的寄托,她将多年来积攒起来的渴望宣泄到火一般的爱欲之中,如果说是迟来的爱情,好像缺少了点什么,如果是饥不择食的偷情,好像又多了点什么。至少,在上官婉儿成为唐中宗李显的昭容之前,她只和武三思放纵私情。

  应该说,上官婉儿对武三思是有真情的,因为在最寂寞的时候,是这个男人撩起了她对生活的另一种激情,不同于“教皇”武则天对她的知遇之恩,他给她的是另一种真实的温暖。

  所以,在武则天去世,武氏家族理应遭到清算的时候,上官婉儿利用自已的权力,始终保护、偏袒武三思,在中宗李显面前,处处为他说话。这还不算,她还异常大胆地将这位情人介绍给李显的老婆韦后。上官婉儿之所以这么做,一方面,是为情人武三思的后路着想,另一个更重要的方面,她也是为自己的前途着想。

  从一开始,上官婉儿就被权力的激流裹挟着,为了生存,她不得不放弃自己的情人或者说暂时压抑生命中原始的欲望。在她眼中,中宗李显懦弱无能,而韦后野心膨胀,很有可能成为“武则天第二”。

  这一时期游走于权力核心的上官婉儿,比在女皇时代更加如鱼得水。女皇时代,武则天是她的靠山,也是她的制约,武则天可以将她从罪臣孤儿提携到权力之巅,也可以将她再打人人间地狱。

  但是现在,皇帝李显对她都有所依恋,实际的掌权者韦皇后对她心存感激,老情人武三思权倾天下、一手遮天。所以这个时期的上官婉儿要风得风要雨得雨,正是八面玲珑、肆无顾忌、感觉最好的时候。可以这么说,在大唐的天空中,她已成为一颗红得发紫的星垦。

  其实,上官婉儿不仅是一位多情才女,还是一个工于心计的政治老手,有“巾帼宰相”之称。“神龙政变”中,武则天被赶下台,《全唐文补遗》的宫女墓志集纪录当时大多宫女参与其中,武则天却似乎毫不知情,因此有人揣测,最有可能拦下情报的就是武则天身边的上官婉儿。她在神龙革命扮演了什么样的角色不言自明。

  中宗复位之后,上官婉儿受到重用。传说,她为保武三思地位,在所草诏令中,经常推崇武氏而排抑皇家,致使太子李重俊气愤不已。景龙元年七月,李重俊起兵,诛杀武三思、武崇训及亲党十余人,并派人寻找韦皇后、安乐公主、上官婉儿。

  上官婉儿急忙报告唐中宗和韦皇后,并扬言说:“观太子之意,是先杀上官婉儿,然后再依次捕弑皇后和陛下。”韦后和中宗盛怒之下带着上官婉儿和安乐公主登上玄武门,派右羽林军大将刘景仁速调两千羽林兵士屯于太极殿前,闭门自守。当叛军来到宣武门下,依婉儿计策向门下的叛军劝降。叛乱的羽林军当场倒戈,李重俊终兵败被杀。

  就这样,上官婉儿凭借她的聪明才智,周旋在各大政治势力之间。710年5月,唐中宗被韦皇后毒杀,她敏锐的感到韦氏气数将尽,于是私下联络太平公主,二人连夜起草一份遗诏,将权力的天秤倾向李唐皇室。

  7月21日,李隆基引兵杀入内宫,声称“韦氏毒死先帝,谋危社稷,今夕当共诛诸韦”,大部羽林军临阵倒戈,韦氏一党尽数被杀,史称“唐隆政变”。

  当此时,与韦后关系过密的上官婉儿也在杀头名单上。婉儿手持蜡烛率宫人迎接搜捕她的御林军,并把她与太平公主所拟遗诏拿给大将刘幽求观看,以证明自己是和李唐宗室一边。但李隆基认为她在政治上一向左右摇摆,此时不除后悔莫及,遂斩上官婉儿于马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