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是我们的老板,我只是他公司里的一个女员工,或许如果没有意外,他给我发工资,我给他打工,我们的关系就是这么的单纯,但命运有时候就是这么奇怪,我们想保持这种单纯的关系,但却无能为力。

  25岁的时候,我爱上了一个人,可我不敢表白自己的心意,不光由于他是我的老板,并且他早已有了家室。可是我并不灰心,由于在这之前,我没有谈过恋爱。天天除了工作,还要照顾瘫痪的哥哥,没时间参加社交活动,没时间熟悉何东以外的男人。可是何东,他却已经结婚成亲了。

  何东今年30岁,他的这家小便利店24小时营业,自从他老婆怀孕了后,他便很少再来店里,我和另外两个女孩轮着看店,我总是值夜班,由于白天还要照顾哥哥。有天,哥哥的病情加重,急需用钱,我却支付不起,只能看着哥哥被病魔折磨。这让我很不好受,上夜班时,不禁流下眼泪。这时何东来了,他说,哭吧,哭出来才好受。说着他把我拥进怀中。

  那是我第一次和男人如此亲密接触,固然只是个拥抱,也足以让我心跳的厉害,脸也因此变红了。可是何东没留意这些,他拿出5000块塞给我,说拿着吧,以后有钱再还就是。那一刻感觉到何东的好,看着他高大的身躯,心底倏地生出几许莫名的喜欢和激动。从那天开始,再见何东,我会主动对他笑。他却一如往常,对谁都绷着一张脸。

  我看到何东笑,是在大街上,他和他老婆坐在路边的长椅上,他把头贴在老婆的肚子上,咧着嘴笑,他的动作让人感觉热和又温馨,在那一刻,我忽然感觉自己爱上何东了。之后,我就天天盼他来店里,可是深更半夜的,他怎么回来呢?倒是在第二天,何东来到了我家,放下些补品就走了。他还留下一句话,说有什么困难就找他。

  哥哥再一次住院时,何东帮忙付了住院费。我感激不尽,想用自己的贞操报答他。这时他的老婆生了个胖儿子,要回外家住一段日子。何东把这母子俩送往后,就回来了。他把我带到他的家,之后狂风暴雨般占有了我。当他看到床上刺眼的落红时,他说对不起,对不起,我有老婆孩子,不该再爱上你,我说,我是心甘情愿想做你的女性的。我和何东就这样纠缠在一起。

  好景不长,我很快发现何东背叛了我。有一次,我往药店里给哥哥买药,偶然间看到何东搂着一个女性上了隔壁的小旅店,女性是美娇,我的同事。这让我彻底心冷了。我预备和何东分开,可是我的身体忽然出现异样,我竟然怀孕了了。当晚凌晨三点,美娇出现在店门口,她醉成了一摊泥,我扶她进店里,她开始说胡话,她一边哭一边骂着何东,在她断断续续的话语里,我听懂了,原来何东看她靠打工给弟弟赚学费,何东就往她账户里打钱,美娇出于感动便跟他在一起,后来她发现,何东用同样的手段又和莉莉在一起了。

  听完美娇的话,我才知道,何东对我所有的好,并不是由于爱我,这只是他的一种手段,他用这种手段得到了美娇,莉莉,我,或许还有别人。想到自己为他付出了全部的真情,却被他视而不见,我不由得一阵心酸。我知道,只有离开他,才能了结与他的这段孽缘。于是,我打了辞职。何东,莉莉和美娇都过来送,我扶哥哥上了火车,背过脸时,早已泪流满面。

  故事二

  我并不是一个特别保守和不解风情的女人,我的文化、外貌和经济状况也算得上中等水平,但当我的同龄人都当了妈妈之后,我竟然还没有找到归宿。我先后跟3个男人同居过,但最后都友好而痛苦地分手了。我多次检讨自己,没有发现有什么大的错误,我真的不知道究竟是谁的错。

  第一个走进我生活的男人叫小平,因为他常年都留一个小平头。我们认识的时候我刚到深圳不久,在一家平面设计公司上班。公司经常接一些印刷单,然后转给印刷厂。业务人员接到单后,会转给我,由我通知印刷厂的业务主管来接单。而印刷厂负责跟我们联系的人就是小平。

  小平来接收业务的时候,通常都会坐一会儿,我会给他倒杯茶,他总是憨憨地对着我笑。多次接触后,我对他有了好感。

  那时,他有一部摩托车,一下班就过来接我去吃饭,然后去兜风。10年前,有一部崭新的摩托车,对我们这些赤贫一族来说,算是“小康”了。我紧挨着他的后背,有一次不自觉地从后面抱紧他,这一抱,竟然让我们开始了恋爱,后来我们同居了。

  小平人老实,印刷厂几个业务主管中,他做的业务最少。所以,工资仅仅够他基本生活费用。我没有在乎他的经济状况,一开始,就投入了全部的感情。我从小没有做过家务活,但为了他,我学会了做饭、做家务。晚上,不管他回来多晚,我都要等到他回来一起吃饭。

  大约半年后,我跳槽到一家大公司做设计师,我的工资比原来多了两倍。但他却在这时候失业了。

  其实,在深圳失业是很正常的,我没有感觉这有什么难堪,但他找了两三个月工作还找不到,却暴躁和自卑起来,只要有一句话不中听,就摔门而出。

  1995年8月12日,我永远忘不了这个日子。那天,他一早出门,到第二天凌晨2点还没有回家,我着急地打遍了他所有朋友的电话,没人知道他去了哪里。3点钟左右,他突然打电话来说,他再也不回来了。他只说他今天到一家工厂应聘了一个行政工作的职位,终于可以“独立自主”了,他不想继续在我的树阴下过日子,从此可以松一口气了,希望以后各奔东西。不论我如何挽留,他还是挂了电话。

  我的初恋就这样结束了。

  我不愿活在闲话的阴影里

  第二个走进我生命的男人是比我小四岁的“小男孩”,但他人很帅,个头高高的,他当时在一家企业做内刊编辑。可以说是我在教他怎么谈恋爱。

  他自己租住着一幢公寓一楼的一间小房子,门口的笼子里养一条可爱的小狗,我每天下班就跑到他宿舍,买两根火腿肠去喂它,然后,跟着他一起带小狗去草地玩。玩到11点左右,自己回宿舍。刚开始,他不懂得送我。后来,我告诉他要送我到大巴站,才可以回家。可等到他要回去,我又觉得自己比他大,应该送他回去,这样送来送去,有一天我干脆就把自己送进了他的宿舍。

  我跟他同居的日子里,没有吵过架。我感觉他像是我小弟,而他也感觉我更像他大姐,有时还开玩笑说我是他妈妈,总是对我有点客气。

  两年多后,也就是1999年3月,他被总经理赏识,升任总经理助理,他们公司是一家规模不小的公司,那一年,他才26岁,而我已经30岁,他是公司里的大红人,董事长和总经理都把大权交给他,他越来越显示出年轻有为。而我却在单位处处受排挤,压抑得不离开公司简直会死掉。有一天,我一怒之下就辞职了,待在“家”里一边找工作一边侍候他。

  我最受不了他同事的目光,他们那种眼神简直能把我“杀”死,而且总是背后指指戳戳的,说他们的总经理助理跟别人不一样,人家的老总是养小蜜,而他是养一个老妇女。说我靠风骚来取得男人的喜欢。

  虽然,他并没有嫌弃我,但我觉得这样的日子非常尴尬,心里总感觉不舒服。

  我是个自尊心很强的女人,有一天,我鼓起勇气告诉他,该分手了,否则再下去,弦就要断了。他不同意,但我坚决离开了他。

  我们被罩在“命运”的阴影里

  我的第三个男人,是个已经离异的40岁男人。选择他,是因为有前两次的感情挫折。我已经33岁了,我想,找对象如果不“门当户对”,分手的概率比较大。他虽然离过婚,我也有过两段同居的历史,也算扯平了。而且我们的学历、年龄和工作都比较接近,我也觉得自己应该有一个归宿了。

  我们确定恋爱关系后,有一天,我听别人说有个算命先生算得很准,便想去试试。也许是无聊吧,我硬是把他也拖去。

  其实,我们都不迷信,但人就是奇怪,只要心里有点矛盾,就会不自觉地产生迷信心理。我们俩都让那个算命先生算爱的运程。也不知道是命运捉弄,还是那个算命先生看我不顺眼,他竟然“算”出我的命是“多夫”命,说我这辈子必定会经历“两打”老公。

  家后,男友的脸色很难看。他联想到我以前跟两个男人同居过,就总是在我面前提起“人应该相信命运”。意思是说,我的“多夫”之命是天生注定的,他自己只不过是我生命中的过客,长痛不如短痛,暗示着跟我分手。

  我知道,他希望有个家庭,所以才担心跟我没有结果。其实,我何尝不希望有个结果呢?但他竟然鬼使神差地相信那个算命的鬼话,心里面老是有一个疙瘩。

  2003年春节,本来说好一起过的,但他突然提出要回老家,让我自己安排。我知道他这是温柔分手的策略,也不再强求他。毕竟,我已经经历过几次感情的磨炼了。

  这一年多来,我越来越渴望真爱,渴望有一个真正的归宿,但竟没有碰到一个对我付出真感情的男人。我周围的很多姐妹,经常在别人面前,特别是在男人面前宣称自己是单身主义,其实,她们跟我一样,内心非常寂寞。可我们却像不结果实的花朵一样,在感情上总没有归宿,这究竟是谁的错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