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工商业孕育发展的过程中,无锡出现了很多富商大贾,从弃政从商、“十九年中三致千金”的范蠡,到善于经营、“日日金银用斗量”的明朝无锡三巨室安国、邹望、华麟祥,他们不仅致富有道,而且不断传承着“积著之理”。本期《用益带你一起探寻中国古人的财富智慧》要给诸位介绍的是天下闻名的无锡三大富商之一的华麟祥,以及他身后有着悠久历史的华氏家族。

无锡华氏

华麟祥这个名字可能大家比较陌生,但只要一说起来“华太师”,相信大家都会发出“原来是这样啊”的感叹。小编我就不卖关子了,其实电影《唐伯虎点秋香》中唐伯虎为秋香而“卖身”所进的华府其原型就是华麟祥所在的华家,“三笑姻缘”的故事就是在这里开始的。当然,这只是一段美好的故事,事实上秋香可要比唐寅大了40岁呢!而“华太师”的原型就是华氏家族里华察,因辅导过皇家孩子读书,所以尊称他为“华太师”。其实,华察比唐伯虎小27岁,华察在朝为官的时候,唐伯虎便已年逾花甲。

回归主题,华氏在无锡约有1700多年的历史,是明清时期无锡第一望族。华姓,最早源于子姓(商朝祖因生在殷水,因之为姓,后辅佐大禹治水有功劳,被舜帝封在商地,并赐姓子,所以商族是以殷和子为姓氏的),是商朝商王成汤的后裔。东汉末年,华氏族人为避祸乱迁至江南。到了北宋时期,几经曲折定居于梅里乡的隆亭(今无锡东亭)一带,后又迁至荡口。此后华氏家族家道昌盛,人才辈出。单单明清两朝,从无锡华氏走出来的进士就有三十七位。明代思想家顾宪成曾说:“江南数巨族者,必首推华氏。”

虽然华氏家族中很多人考中科举,入朝为官,但华麟祥屡试科举不第,于是他果断放弃了仕途选择在家经营产业,正因为这样人生道路的选择,他才成为无锡著名富室,而不是众多进士中的一位。

弃仕从商

华麟祥(1463-1562),字时祯,号海月居士,邑诸生(县里的秀才)。世居无锡南门外南下塘铁树岸(现名铁树桥)。南下塘始于宋代的古驿道,铁树岸是连通古运河的幽深小巷。1463年华麟祥出生在这里,其父华栋,字良用,号坦庵,邑贡生(县学推荐到京师国子监最高教育机关学习的人)。当时有一朝廷宦官,人叫秦显官。在华栋的祖屋旁建庄园,明目张胆侵占了华栋家五尺地,但他迫于官势,敢怒不敢言,一直忍声叹气。

过了很多年以后,秦显官去世,庄废弃,由秦显官管家龚釜居住。这时,华栋己60多岁,憋在肚里的那股冤气,终于控制不住了,诉诸官府,状告龚釜,要求归还五尺祖地。因华栋有理有据,终于胜诉,夺回了五尺地。

华栋立即立碑为记,在此建造住宅。挖地基时,发现了110只铁瓮,里面装满了金银财宝,原来是秦家庄园的镇宅之金,可惜名为管家的龚釜并不知此事。华栋逝世后,次子华麟祥虽是邑诸生,但屡试不中,便放弃仕途,用这些金银财宝,潜心经营田地与商贸,没几年便富甲全乡。与胶山安国、新安邹望三人均列入全国富豪榜行列。

华祥麟是个秀才,原先并不经商。为了糊口,他离开无锡到镇江设馆授徒,只是一个普通教书先生而已。但他头脑灵活,又不甘心以平凡教书生涯终老,总想着改变自己命运。他发现镇江不出产红菱,而无锡是水乡,河网纵横,盛产优质菱角,就命馆僮到无锡自家住地菰渎一带收购红菱,运到镇江出售,六七天一个来回,盈利达10倍之多。华祥麟由教师摇身一变成为“红菱大王”,为规模经商赢得了第一桶金。

镇江位于长江与大运河东西南北两大水运线路交叉点,水运是古代最主要交通运输方式,犹如现在的高速公路,故镇江百货云集,商业繁荣,经济发达,至清代还享有“银马头”之誉。华祥麟有了经商资金,就在镇江商界大展身手,以“人弃我取,积久无用者,方收置”为经营准则,大获成功,成为巨富。他的儿子华云仗着父亲的财富,几乎做了所有江南才子的“金主”,唐伯虎、祝枝山等人经常跑去跟他借钱,就连号称明朝一哥的王阳明也去过几次。

华麟祥念念不忘父恩,华栋卒,华麟祥将父葬于九里泾杨名阡,并为自己预置寿穴于华栋墓之前侧,请吴中才子文徵明撰写阡碑置于墓道旁,碑文519字,因华栋既无功名,也无文名,更无建树,发了横财是不能写的。而自己所具行状甚简,因而碑文无话可说,连华栋的生卒年月以及子孙情况都没有,非常空洞。这给华麟祥很大打击。决心为民做善事,弥补发横财憾事,更要求儿子华云奋发读书,求得功名。华云不负父亲期望,嘉靖二十年华云进士及第,于是领荐其父,得“浙江省布政司都事”之散衔;并为已故祖父华栋请封,获赠“锦衣卫指挥佥事”封号。第二年,华麟祥卒,华云请74岁高龄的文徵明撰写墓道碑,碑铭全文1079字,写得全面翔实,褒贬适度。1953年平整土地时,墓道被毁,因无锡文管部门对文物还未重视,文徵明所书四面碑被苏州文管部门取去,现存苏州博物馆。

华氏义庄

义庄,是中国古代特有的一种宗族慈善机构,这是为本族做好事的经济实体,一般建在乡村、集镇,故称“义庄”。我国历史上最早的义庄,起源于北宋范仲淹所创立的范氏义庄,主要功能是赡养族内贫苦之人,而无锡地区的义庄则始于华氏。

秉承华氏家族所订立的“忠厚传家,力行德义”的家训,无锡华氏家族代代相继,施行善举,借助创设和兴办义仓、义田、义庄、义栈等多种形式,赡济族人,惠普邻里。其所创办的华氏义庄是明清时期规模较大、存续时间较长的义庄之一,有“江南第一义庄”之称。

华祥麟镇江发财后,回到无锡在儿子华云、华露协助下,以千亩田地建立华氏义庄救济贫困族人。据华氏族谱记述其人“施舍不倦,尤笃孝友,内外宗戚,皆有恩义,衰落不振者,力与周旋,必使有衣食田产乃已。”华麟祥为人乐善好施,经常接济族内亲人,不论关系远近,一定会尽自己最大的能力去帮助族人,直到他们能够衣食无忧。华麟祥“富有其名,商有其德”,发达之后“创田租千石,为义庄义塾,以赡族人,越数代犹守其遗训。”田租千石,却是相当可观,足见其捐置田亩数量,不在千亩之下。

华麟祥不像其他商人一样,工于心计,与家人勾心斗角。而是一直以来遵守家族的“孝义”教诲,在经商成为巨富之后,效法范仲淹,在无锡南门外创办了义庄,其子华云更是受到父亲的影响,继续捐田,扩大义庄规模。在规模扩大的同时,义庄的职能也得到了扩充。庄中设置有专门库房,存储义田收入,又有义塾,为族中子弟提供教学。为了推广教化,缅怀先祖,义庄中悬以南齐孝祖华宝绘像,自晋唐以降华氏族中先贤,均绘像于其中。华氏族人,“其不能自业者给口食”,婚丧嫁娶,各有差略,予以补贴。不能读书,不能嫁娶者,生重病者,根据各自情况,相应予以帮助。义庄的日常管理,“推族人之贤者一二人,专理其事,不称则易其人。”义庄事务,华云的直系子孙,不加以干预,不能享受其中补贴。

无锡大庄里

华麟祥之子华云在54岁时中进士,时为嘉靖二十年(1541),约在60岁时告老还乡。华云和弟华露一起大兴土木,先是在故居旁建海月亭(其父号海月翁)、剑光阁(位置在今减震器厂内),又建华氏义庄,在菰川庄东建燕嘉堂,后精心经营菰川庄,在庄内重建剑光阁,藏书万余卷;筑真休园,为园中之园;有景点卧游堂、独对台、两宜台、涵崎亭等。遍植四季花木。在庄东南方,筑修竹圃,面积较小。文徵明、沈周等诸名家经常来庄与华云交游,鉴赏华云所藏盈箱累椟的法书名画,认为无一赝本。嘉靖三十六年,华云70寿辰时,曾大宴于真休园,文徵明等吴中诸名士凡20余人均来祝寿。这时是菰川庄的全盛时期。华麟祥虽为巨富,但后裔学到了轻财好施的一面,却未遗传他的经商天赋,长年不事生产,因此不足百年,华氏家业衰落,庄内“颓垣断础,仅存什一于榛莽间。”华云曾孙华时亨,将庄舍为佛地,后改建为福城庵。

因菰川庄很大,俗称大庄里,相沿至今。在今扬名新村西南、清扬公园溜冰场附近,有桥名庄桥,即为菰川庄的西侧门处。华大坟是埋葬华栋、华麟祥及华云祖孙三代的地方,占地83亩,有墓道、石翁仲、石兽、碑亭等建筑,古木参天,至解放前夕已荡然无存,1952年建成扬名新村。菰读桥于清光绪二十三年(1897)改建,易名耕读桥,菰渎港也随之改为耕读河。

身后评价

华麟祥与他身后的华氏家族一直以孝悌相传,凝聚族人,并为社会效力。华麟祥创办义庄,使慈善成为经常性的行为,不是偶发行为,真可谓“财不足为后世记,德可为后世绵远”。

明代华氏族人,捐置义田,创设义庄者,当不止华麟祥。只是距今历史已久,缺乏相关文献记录,遂致善行湮没于史。此外,华氏族人创办义庄,从事公益,多不求回报,对官方的旌表加以谢绝,故而在官方记录中所录不多。明代华氏族人中有成就者颇多,在科举上取得突破,在商场叱咤风云。有意思的一点则是,不过是从政还是经商,华氏族人多刻意选择与皇权保持一定距离,较少参与政治纠纷,更不愿争权夺利。他们以更多的精力、财力从事宗族地方事务,为族人,为地方效力。

来源:用益理财

作者:吴丹

版权说明:感谢每一位作者的辛苦付出与创作!除非无法确认,《用益观察》均在文章开头备注了来源和作者,如转载涉及版权、标注有错漏等问题,请发送消息至公众号在线客服与我们联系,我们会立即删除,并表示歉意,或与您共商解决,非常感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