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性从古至今一直是让人难以琢磨的,对于人性,可以说没人能说的清,你说他是好人把,可能他是对你好,但是却伤害其他无辜之人,亲兄弟吧也可能后面来一枪,不是一个娘肚子的人也可以比亲人更安心,所以说人性是个复杂多面化的东西。就说历史上有名望的家族也出败类。今天我们就来说一个半面天使半面魔鬼之人吧。

他就是陈兆棠,其父陈士杰是曾国藩重要幕僚。陈兆棠累官至潮州知府,同时他的罪恶一生的终点也在潮州。

陈兆棠的父亲是清季鼎鼎大名的中兴名臣,在清代的洋务、海防、河工、教育等方面都作出过贡献。基于自己的经验,陈士杰尤其重视家族教育,把几个儿子的学业全部委托给晚清大儒王闿运。在王闿运的悉心教导下,陈氏子弟均获得很大的成就。

历史上记载陈兆棠"少有大志,长而能文,磊落瑰奇,激昂慷慨",曾读书于泗州天苍岩、长沙岳麓书院、城南书院、屈子祠,历览天下名山大川,好学不倦,"以是知名当世"。但尽管他"以制艺名于时",却始终无法敲开科举大门,在名落孙山后陈兆棠放弃了进入正途的科举道路,而是捐五品同知衔进入杂途,以知县选拔四川兴文县。但是,陈兆棠的仕途之始可谓一波三折,还没赴任就以母丧去官,服阕后再赴川井矾票盐局差次,又因父丧离任。

光绪二十一年,守丧期满的陈兆棠终于可以放开手脚为仕途奋斗。他先是在四川云阳县办理票厘,刚上任之时对百姓的案件都是亲自审理,从不拖拉,他还捐廉修建经纬书院,请来有名的校长,使当地的文风盛行。后来任满调离之时,当地的老百姓都纷纷向送。

大邑县"素称难治,抢劫成风","盗风甚炽,人有戒心"。陈兆棠下车伊始,即大力整顿治安问题,制定相应的法制法规,兴办团练以保卫地方,"不盈一载,四境肃然"。在大邑,陈兆棠展示出剿匪的特殊才华。邑中有匪目张老光子屡犯巨案,但历任知县均悬赏未获,陈兆棠则拿他第一个开刀,使得其他匪徒畏威而改过自新。

对大邑百姓来说,陈兆棠的最大政绩还不是剿匪,而是修建了平云书院,又捐俸银千两遣人到湖北官书局,购置经史子集等图书以广学生见闻,并在闲暇时到校与诸生诗文相乐,在当地传为佳话。陈兆棠在平云书院修成之日亲撰礼堂联:"痴心抱贾太傅爱国忧愁,环海吼波涛,无计请缨空痛哭;此地是范文忠吟诗故址,明经先器识,抗怀希古莫蹉跎。"流露出自己爱国而又报国无门的忧闷情怀。

但是来到新的地方就慢慢变了,起初还是一样为老百姓做实事,由于剿匪能力出众,于是被调任去剿匪。开始很是雷厉风行的抓了很多的劫匪,可谓大块民心,就是到这里了开始慢慢的滥杀无辜了,后面的劫匪不管是犯了多大的罪统统都杀了,仅一年就杀了将近三百多人。更是因为剿匪有功,这官位也是升的很快。

最后派到一个新的地方广东,在任期间残杀百姓,奴役民众,杀人如麻,民怨沸腾。从曾经的一年杀死三百人到一天就杀掉三百多人。

宣统三年,轰动全国,潮州光复,陈兆棠也随之被革命军所擒。11月22日恶贯满盈的陈兆棠被革命军枪决于署前的照壁下。临刑前,陈兆棠写好遗言:"不死于君,不死于国,死于因果。"陈兆棠伏法无疑是满清走向末路的一个最好的证明,同时也是陈兆棠一生中作茧自缚的因果报应。这就是人性,谁也不知道下一步是走在哪里。

可以说陈兆棠是个很好的清官,可惜的是最后杀人成性,本来有很好的未来,却因这举动而导致自己死于非命,最后才得到这个报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