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乐夏8进7积分赛时,Mr. WooHoo被淘汰。

评委张亚东说,“音乐一定要创新吗?我觉得在你们乐队是一件没必要的事情”。

相比于炸裂的现场和感人的故事,Mr. WooHoo慢悠悠的雷鬼很难“打动”现场的歌迷。就这样,Mr. WooHoo离开了乐夏,消失在每周六晚的荧幕上。

但是他们玩音乐的态度却还在继续,甚至Matzka玛斯卡还拍了一部名为《顽!Let‘s Play》的纪录片。

Matzka玛斯卡《顽!Let‘s Play》纪录片(下集)

建议WIFI下观看~

✪ 不亏钱的买卖

在Matzka玛斯卡的纪录片《顽!Let‘s Play》纪录片(下集)中,音乐All进行时的Matzka玛斯卡和荒井十一兴奋地讲述着很多年前只有两个人攒的巡演“走马看荒”,当一向淡定的荒井讲到这件事时,眼睛里的笑再也藏不住,开始兴致勃勃的跟镜头后的导演聊起了这段过往。

那时候的两个人还只是想法比较简单的两个青年,只是为了试试看,在谁都不认识的一个完全陌生的环境里,单纯地通过音乐来做表达,是否有能够打动人心的力量。两个人自己定车票、自己定住宿、自己联系livehouse、自己负责温饱,边走边看下一站在哪里。

演出中可能会遇到的一切令人头疼的事情,全部都自己来做,庆幸的是,巡演顺利进行,最终成功的用音乐完成了环台之旅,“不但没有赔钱,反而每人赚了一包烟的钱”。(温馨提醒您:吸烟不利于健康)

说起乐队这件事,不得不在这里提到玛斯卡这些年“玩”过音乐的乐队:de hot乐队、走马看荒乐队、中央山脉乐队、高浓度乐队、东南美大乐队、Matzka乐团、处难乐队,当然还有我们最为熟悉的乐队Mr.WooHoo!

✪ 我背吉他 你背酒桶

“保镖”也可以是好友,何况你还有啤酒。

听说编曲和酿酒貌似有着相同的工序,都是在抒发自己的情感只是方式不同而已,所以雷鬼也可以是一款啤酒。

“保镖”好友大Q不但想要专门为玛斯卡打造定制款“雷鬼啤酒”,甚至相约两人穿着同款T恤,骑着哈雷环岛,一人身背吉他到地方唱一首,一人身背啤酒桶,这种神仙好友,实在是羡慕!

✪ 伤心的那个六楼

你可能想不到《哎一》《玛丽曾》《呜哇呜》《别踩我底线》《部落Party Night》这几首歌居然是用一个晚上写出来的,而且因为当时“条件有限”,这些作品都是直接记录在图画纸上的,甚至差点被“六楼伤心吉他手”起火烧掉。

真应该庆幸那把火没有点起来,不然“六楼伤心情歌手”——玛斯卡的歌单里就要少了五首歌了!

✪ 音乐的好与坏

音乐没有高低贵贱、好坏之分,只有表达的意思是不是会被人理解真正,悲伤的曲不一定表达的就是不高兴的东西,欢快的曲调也可能叙述着沉重的故事。

正如Matzka玛斯卡在纪录片中所说的:“我觉得音乐上面你不要去设限传统不传统,不是特别的去为他定位去做什么,看当下的心情,或你要输出的的故事内容那个画面,这是我一向做音乐的一个准则。你讲这个故事,你要讲清楚表达什么给听众你要说什么,这样就好了。”

问题与答案有时候是并存的

看你怎么去想这个事情

如果不尽人意,不如享受生活

既然享受生活,就快来参加

“Summer Party 夏日热派对”

今日互动:

你最喜欢Mr. WooHoo的哪首歌?

————————————————————

点击 阅读原文

可快速购票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