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影《匆匆那年》在年底的微博上上映,带着八零后们一同缅怀那逝去的青春,整个电影散发着特定年代的特定故事的气息。故事男女主角方茴和陈寻的爱情故事为主线讲诉了三对恋人的青春故事,同时还讲诉了五个人的友谊。方茴和陈寻从高中的时候开始相恋,从地下恋到不小心被父母阻隔,又到两个人懵懂的考入了同一所大学。在不断的现实的矛盾面前及个人原因上面,方茴和陈寻的恋情从“誓死不分开”到“孔雀东南飞”。

  电影匆匆那年结局解析:该电影是开放式结局,陈寻和方茴虽然没有在一起,但是俩人都没有结婚。而且有方茴的妹妹撮合他们,还有很有机会在一起的!其实不知道大家注意看没,有个镜头在方茴还给陈寻书中写了一句话:不悔梦归处,只恨太匆匆。如果看了小说的朋友们应该也知道,小说中也是一个开放式结局。俩人是否在一起还要看后面的发展,但是根据情节发站,俩人是有百分80的可能性最后走在一起的。

  电影《匆匆那年》的分析:

  电影一直以倒叙和插叙的方式回忆了陈寻和方茴的爱情故事,在陈寻一众人等在小摊上吃饭到打架后,几个人的友谊也分崩离析,几个人不欢而散,不再有相见的机会。最后陈寻在寝室听到了室友说道了和方茴上床的事情,才知道方茴为了他出卖了自己的肉体。最后,方茴怀孕,陈寻为了方茴,顶了这个包。陈寻陪着方茴去做了流产手术后,方茴跟陈寻最终道别,此后二人再没了联系。

  故事的最后,方茴的妹妹作为赵烨婚礼的摄影师,给他们录下了婚礼的现场和青春的回忆,随后在录制的视频的最后,方茴在遥远的法国现身,就像电影中的那句话:不悔梦归处,只恨太匆匆。方茴跟陈寻都不能回到最初,都不能在一起了,时光和青春都匆匆离去了。

  下一页更多精彩内容

  专访张一白:《匆匆那年》更喜欢郑凯的角色

  在内地娱乐圈,有两位60后被青年人尊为“教父”,一个是“摇滚教父”崔健,另一个是“青春片教父”张一白。

  和二十几岁就当上“摇滚教父”的崔健相比,张一白的这个头衔,新鲜热乎的很。12月5日,随着电影《匆匆那年》火爆上映票房一天破亿,“青春片教父”很快在网友中传唱开来。

  其实早在16年前,张一白就与“青春片”结下了一生情缘。电视剧《将爱情进行到底》首开内地偶像剧先河,该片不但成为大批年轻人的“初恋纪念”,更让徐静蕾、李亚鹏这对“金童玉女”借此一炮蹿红。2011年他召集原班人马再拍电影《将爱》,凭借该片成为“亿元导演俱乐部”第九位成员。无论是《开往春天的地铁》还是监制电影《杜拉拉升职记》的大卖,张一白的作品总是有着对青春、爱情的独到见解。兼具“少年情怀”和“商业头脑”的张一白,在“青春片”领域一呼百应,无往不利。

  被称为“青春片教父”的张一白对这个称呼怎么评价?为什么不是“大师”“教主”“领袖”?“在精神层面上影响了年轻人什么”刚抛出这些问题的时候,张一白自称不够资历,也不愿承担这份责任,还问记者怎么看。但随着聊天的深入,屌丝少年、随心所欲、莎士比亚全集、长江商学院……在专访接近尾声时, “青春片教父”之谜团一一被解开……

  “我就是我,不一样的烟火”

  “感觉是一个很青春的人拍出的青春片呢”,见到张一白时,他迫不及待先问起记者对电影的观后感。听到这样的评价,张一白不置可否。1963年出生,51岁的张一白已经“知天命”了,这些年他的模样没有太大改变,越来越新潮的装备穿在他身上也毫无违和感,和他聊天你更是感觉不到他的年龄。

  早在电影《杜拉拉升职记》大卖之后,张一白就总结出自己挑选电影项目的标准:第一它是否是超级畅销小说;第二是他对整个社会热点和潮流的预判。当一部流行的小说碰巧可能就是明后年热议的话题,那就是张一白的目标。为什么拍摄《匆匆那年》这样一部电影就不足为奇了,可有广泛基础的畅销小说也是把双刃剑,在读者眼中,主角形象是否符合心中感觉,似乎比演技重要。

  “是我在拍电影,你想陈寻方茴长什么样,和我一点关系都没有。虽然这样说会得罪很多读者和网剧迷,我是在拍一部感动我的"匆匆那年",我要想那么多人的想法,就甭拍了。”依然敢说敢讲的个性,可能就是张一白保持年轻的秘诀之一。

  在他看来,青春不是年龄,是一种心态,更在于你有没有一股热情。“我觉得我太幸福了。也许有人会觉得这部电影很矫情,也许有人会觉得这部电影很装嫩。它的矫情和装嫩都是建立在一个很虚妄的前提下,张一白,一个50多岁的大老爷们拍青春片。我为什么要装出老气横秋的样子呢?”在80岁的时候去拍儿童片,在张一白心中,这将是另一件太幸福的事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