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惠君出生于1955年9月,是河北人,大学文化,在1982年的时候就参加了工作,曾经是河北易县公安局副局长,在93年的时候被派往了深圳市公安局挂职。按理说,升迁如此之快的女干部应该是非常有能力,口碑非常不错的,但实则大家对她的评价却是“她好色而且贪财,经常调遣模样周正的年轻男干警一道出差,很多内部人都晓得!”

  年轻时的安惠君:

  原来,安惠君在位是,会利用调整干部的时候像下属敛财,而派出所所长,副所长等职位更是明码标价,不仅利用职位之便大连收受贿赂,还利用职位之便带年轻的男干警一起出差,也因此有不少绯闻传了出来,2000年罗湖公安局一位科长出版的中篇小说《随风飘荡》其中的主人公有着糜烂的私生活,被指是暗讽安惠君,安惠君也因此成为了有名的“权色局长”。

  2004年的时候,安惠君还在深圳罗湖公安局的时候就被查出了涉嫌受贿,并被判15年,但2007年的时候由于安惠君的妹妹安惠莲的“活动”,使得安惠君在2007年的时候成功保外就医,直到去年保外就医的事情暴露,今年7月,安惠君才再度遭收监,并将200年1月到2014年7月这段保外就医的时间清零,除此之外,安惠君还需要再服10多年。

  安惠君的妹妹安惠莲:

  而安惠君的妹妹安惠莲也涉嫌花20多万买通医生和监狱监管人员,伪造病历等多种非法手段而予以立案调查,因涉嫌行贿罪、徇私舞弊暂时予监外执行罪。河北省监狱管理局原副局长损害也被纪委带走,河北省少管所一名医生也被带走调查。从安惠君的家中搜的人民币163.8.万元,港币53万元,美元1000元,以及名牌电视剧两台。

  下页有更多详细介绍

  持否定态度者则表示,安惠君善做表面文章,“对上笑容满面,对下威风八面”。罗湖区政法委一位官员说,安惠君口无遮挡,骂起人来从不讲分寸。而且其主持政治思想工作时,系统内反对者颇多。

  这位官员讲了一个事实来佐证:1997年,即安惠君担任罗湖公安分局政委并主持分局全面工作时,大搞反腐思想教育培训班。当时决定办三期,每期三天。由于培训班选址深圳某豪华山庄,此事被当地媒体曝光,该班开了两天就被迫取消。

  罗湖区政法委一位知情人士介绍,现年约50岁的安惠君,1991年即来深圳工作。据介绍,安惠君原为河北省某县公安局一个副局长,上个世纪90年代初期,她在公安部学习一段时间后,被派至深圳市公安局挂职锻炼。

  安惠君先被安排到市公安局三处工作,后调任罗湖公安分局治安队任普通科员。知情者回忆,因治安队为科级单位,安惠君对此颇有情绪。后经市局协调,安惠君升为科长,并享受副处级待遇。

  安惠君与时任罗湖分局局长彭虎不和,是众人皆知之事。

  罗湖区政法委一位知情人士介绍,安惠君希望分局解决一套住房,但彭虎坚持不让行政科做此安排。如此僵持一年半时间,安惠君重新返回市公安局工作。1993年7月,彭虎调任深圳市南山区公安分局局长,罗湖分局原政委郑沛明主持工作。不到半月,安惠君被任命为罗湖分局副局长。

  “从普通办事员升至副局长不足三年,这是罗湖分局有史以来的一个奇迹。”一位知情者评价。1994年初,郑沛明被任命为分局局长,安惠君则任政委。后因郑沛明患病赴外地治疗,自1996年下半年起,由安惠君主持分局全面工作。

  1997年7月前后,郑沛明调往深圳市公安局任职,安惠君则升为分局局长,同时任罗湖区委常委、政法委副书记,并身兼深圳市人大代表和罗湖区政协委员。

  2001年7月30日,罗湖区原政法委书记另行提拔,经组织同意由安惠君主持区政法委全面工作,其个人权力到达巅峰。罗湖区政法委一位已退休的副书记介绍,安惠君在区政法委“什么都操作,横行霸道”。一个细节是,区政法委的办公经费由另一位副书记掌握,安惠君示意其秘书从中斡旋,将此权收归名下。知情者表示,安惠君升迁过程中,似乎总有一般不可抵抗的力量在推动。

  深圳罗湖女公安局长被双规 曾接受性贿赂

  进入12月,深圳市公安局罗湖分局原局长安惠君案仍扑朔迷离。罗湖区政法委多名高层向记者证实,10月8日前后,深圳市纪委以安惠君担任罗湖公安分局局长一职期间,涉嫌“买官卖官、包庇色情场所并收受巨额贿赂”正式对她实施“双规”。随后,近20名公安系统干部被纪检部门传讯,目前至少有7名被传讯者已被“双规”。

  进入《百姓论坛》发表评论

  记者从深圳市检察院获悉,11月下旬,该院已立案审查安惠君,这意味着安惠君案已启动司法程序。深圳市纪委对此案三缄其口,称安惠君仍处调查阶段,不便接受记者采访。

  安惠君于2003年3月底已调离罗湖区公安分局,“双规”之前担任深圳市政府口岸办副主任(副局级)。值得一提的是,她是继1999年彭虎案之后,又一落马的罗湖区公安分局局长。

  下页更精彩

  “8·31事件”牵出安惠君

  从罗湖公安分局传出的信息表明:安惠君被“双规”,与深圳8月31日发生的一起山体滑坡事件有关。一位接近深圳市纪委办案组的人士证实,有关部门正是在调查“8·31事件”时,发现事件当事人与安惠君之间存在不正常的经济往来。

  据媒体报道,今年8月31日上午9时30分左右,深圳市龙岗区布吉街道罗岗二线关内侧的长排村,一堵挡土墙因山体滑坡而倒塌,一对湘籍母子在事故中身亡。此事件引起深圳市委、市政府的高度重视,多部门组成联合调查组彻查。据事后披露的消息,事故诱因之一就是该地区大量违规建筑的出现,而这些建筑的地基对挡土墙产生了影响。

  11月29日,事发已近3月,记者看到事故现场仍被封锁,并有保安巡逻。位于事发现场周围的7栋楼房已贴上龙岗区政府的封条。上述楼房均为8层以上的住宅楼,接近调查组的一位知情者介绍,这些楼房均为私房,其投资者是罗湖公安分局系统的三名中层干部,投资额高达千万元。

  罗湖分局东晓派出所一位巡警介绍,长排村住宅楼基本为外来打工者租住。由于此地为龙岗区、罗湖区沿深圳特区管理线的交汇处,其行政管理权属一直没有得到落实,故长期存在着关系不顺、界线不清、权责不明等问题。 一个怪现象是,本应隶属于龙岗区的长排村,其主要出入口却朝着罗湖区,住户多数不愿接受龙岗区管理,不肯到龙岗区报户办证。这里的一个住户因此认为,罗湖警官在龙岗违规建私房,“一点也不奇怪”。

  据报道,此次发生挡土墙倒塌事件中的长排村地段,原为某制药公司征用的工业用地,后来该公司涉嫌擅自将土地卖给他人建私房,未在龙岗区国土分局办理报建手续而被有关部门调查。接近深圳市纪委办案组的知情人透露,上述三名公安干部建私房的资金来源,主要是利用罗湖公安分局财政体制改革之机私分了原派出所“小金库”的近千万元资金。此三人供认,私分的资金一部分用于建私房,另一部分用于跑官买官。拔出萝卜带出泥,作为其原任上司的原罗湖公安分局局长安惠君,也因此东窗事发。

  罗湖区政法系统一位官员表示,其实纪检部门早已注意到安惠君。自今年年初,便有基层民警逐级向纪检部门提交检举信,指控安惠君利用深圳市改革公安系统之机牟取巨利。而“8·31事件”就成了安惠君案发之导火索。 这位官员介绍,广东省纪委派专员与深圳市纪委组成联合调查组,对安惠君涉案问题进行调查核实。

  据介绍,10月8日左右,深圳市纪委调查人员来到安惠君办公室宣布对其实施“双规”,并当即将安惠君移往东莞隔离审查;在罗湖公安分局各下属单位,由安惠君一手提拔的多名中层干部亦被带走。今年11月4日,由中纪委组织的“中南地区纪检监察工作联系点座谈会”在深圳召开。知情者透露,有高官在会上痛陈安惠君案,直言“群众对她的问题反映很强烈,一定要严查”。

  安惠君的“两次收权”

  1998年年初,安惠君被正式任命为罗湖公安分局局长。知情者介绍,安惠君上任伊始即搞了两次大的“动作”,其意则在收权。曾任罗湖区某派出所所长的李飞(化名)介绍,1998年起,安惠君即对分局各中层干部进行考核,实际是巩固其对人事权的控制,借此对人事结构进行重新洗牌。这也被看作是安惠君的第一次收权。

  在此过程中,考核为“良”的李飞被调离公安系统,出任某街道办事处副主任。据介绍,罗湖分局当时至少有3名基层派出所负责人被调离公安系统。而此过程中,罗湖分局所辖派出所由18个增至25个。

  2000年12月29日,罗湖公安分局财务管理中心正式挂牌成立,自此,罗湖区各派出所和大队的财务核算管理由该中心统一进行,这被视为安惠君的“二次收权行动”。与第一次人事调整不同的是,这次收的是财权。按当时的设计,财务管理中心挂靠在分局行政科,负责整个分局系统的计划管理、会计核算、财务监督和政府采购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