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电视剧《麻雀》中,徐碧城结局如何呢,徐碧城这个角色虽然由人气小花旦周冬雨扮演,但是自登场以来便引起关注不少争议,《麻雀》已经播出到尾声,那么徐碧城的结局会如何呢?

  据网友爆料,徐碧城在小说中的结局活到了最后也没有牺牲,而是研制了一种有毒的炸弹炸死了毕忠良。

  在小说中,徐碧城也没有和陈深在一起,两人虽然都在上海,但是依旧了为革命战斗到底,顾不得儿女私情。

  以下是徐碧城小说结局介绍——

  贝勒路福煦村一间租房的三楼,陶大春就坐在徐碧城的对面。在很短的时间内,陶大春锄杀了极司菲尔路

  76号特工总部的龚放、55号直属行动队的苏三省……他把一沓照片从口袋里掏出来,挑出了龚放和苏三省的照片,扔进了正烧着水的炭炉里。

  照片迅速在明亮的火中扭曲卷起,化为灰烬。陶大春把余下的照片,小心地塞进了口袋里。那些照片上的人,是重建后的飓风队即将锄杀的汉奸。

  他在不停地喝茶,其实他是一个话不多的人。徐碧城也一直不说话。所以他们的喝茶是安静的,基本上只能听到水被炭炉烧开时翻滚的声音,以及两个人唏嘘的喝茶声。

  陶大春离开的时候,看到窗外漾进来一阵春风。看上去春天就快要到了,他还闻到了窗外植物和泥土的气息,所以他忍不住打了一个喷嚏。打完喷嚏他说,戴老板的意思,让你别惦着回重庆,就留在上海站分管报务工作。

  徐碧城仍然没说话。她穿着一袭阴丹士林旗袍,像一棵素白菜一样纯净。她伸手拨弄了一些炭火,加了一点水在茶壶里。陶大春说,你为什么不说话呢?

  这时候徐碧城正双手举着小巧的青瓷杯喝茶,她安静中透出的力量在瞬间击倒了陶大春,他觉得这个女人很像一幅山水画。这时候徐碧城的手垂下来,落在桌面上的一张报纸上。她把那张《中华日报》轻而缓慢地移动着,移到了陶大春的面前。

  一行粗黑的标题落在陶大春的眼里:共党嫌疑分子陈深殒命黄浦江。

  他死了。徐碧城腼腆地笑了笑说。有什么了不起的,他爱死就死吧!活都不怕,还怕死?

  徐碧城说到后来的时候,有些愤然了,仿佛她在恨着陈深。

  陶大春笑了笑说,我明白了。你保重。

  陶大春打开了门,穿着他宽大的黑色风衣走了出去。他没有带上门,任由着一股风潦草而凌乱地蹿进来,让那煮水的炭炉燃得更旺了。徐碧城坐在炭炉边一动不动,她想,有时候不如做一颗炭,被火烧化了,就什么也找不到了。

  毕忠良开着车子缓慢前行。多年的枪口刀锋上讨生活的生涯让他变得从容而冷静,他的脸上甚至绽开着油菜花一样的微笑。长长的完全被雨淋湿的弄堂没有一个行人,看上去这条弄堂显得无比漫长,仿佛通向的是一个未知幽深的世界。

  一个撑着伞穿着旗袍挎着小包的女人出现在前面不远的地方,她走得十分缓慢而有韵致,很像是大户人家的女人。女人在和毕忠良的车子交错而过时,突然掏出一个瓶子扔进了毕忠良车子的驾驶室。

  汽车开出没几步就炸了,一声炸响以后,车子只是摇晃了一下,连窗玻璃也没有震碎。旗袍女人像是一个突然出现的女鬼一样,在长长的弄堂里消失得无影无踪。一会儿,汽车又向前开动了……

  这次行动牺牲了三名飓风队的人。这是陶大春和徐碧城说的。那个穿旗袍的女人,无疑就是徐碧城。

  在徐碧城的房间里,陶大春说,毕忠良跑了。

  徐碧城说,跑不了,你就等着看报纸新闻吧。

  陶大春说,为什么跑不了。徐碧城说,我自己配了个小炸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