耿乐出身艺术世家,但是本身是个演员,出演过不少的作品,但是现在很多人都不知道耿乐是谁。关于耿乐为什么不红,其实他自己就曾经说过:凡所有相皆是虚妄。

  耿乐喜欢社交,却不喜社交网络,朋友很多而微信朋友圈空空如也,假若当年不是演出方要求配合宣传,恐怕他连微博都不会开。他厌恶网络上的喧嚣。

  “有时候人特别特别多的时候,反而不舒服。自己待着挺舒服的。”耿乐说,人得学会享受孤独,“我觉得受不了孤独的人,也是比较脆弱的。”

  时至今日,耿乐在娱乐圈的朋友数量非常有限,更多时候他发现能无障碍聊天的还是之前在美院的同学。耿乐脸盲,忘性大,过段时间就不记得见过谁。

  也有社交恐惧,一度夸张到“为了消除紧张感而讨好陌生人”。比如坐在出租车上,他总想找话题和司机聊,可聊的话题又不是自己想说的,“好像在演一个陌生的我跟司机说话。”

  他学不来“来事儿”的成人社交,但对为数不多的朋友总能展示出赤诚。比如他陪梅婷看过恐怖片;

  比如他会记得第一次见面时李樯夸过他的包好看,成为朋友后就把包送给了对方;比如他会说闫妮在感情上很傻,一般人点到为止就会打住,但他就是想把人骂醒。

  仔细看看耿乐的影视作品,会发现他演得好的角色里,无论他做主角还是做配角,都有一个非常鲜明的特点:边缘人。《开往春天的地铁》是一部爱情文艺片,但故事背景却是耿乐饰演的建斌在北京失业了,于是装作每天要上班的他贯穿于地铁之中,仿佛是光鲜亮丽的大都市里的局外人。

  《嘉年华》里,他饰演了一名被性侵少女的父亲。登场时的他穿着白背心,用一个小锅就草草打发了自己的午饭,和妻子离异,工作上也被老板挑刺,人生总是不顺心。但是他不肯服软,当发现官商结合掩盖下去他女儿被性侵时,他立刻暴跳如雷地站了出来。

  《相爱相亲》里的耿乐又是一位单身父亲。但这次他的重心不在孩子,而在自己的梦想。面对着现实,他不得不放弃自己演员的梦想,在边缘社会中徘徊着,甚至去葬礼现场表演“哭丧”。穷困潦倒、落魄孤单、朴素无华,但不肯低头。

  李樯认为耿乐与世无争,但当这种不争发展到一定程度时就会产生副作用。“这可能会使他丧失很多表达自己独特见解的机会。他内心非常恭卑,这会使人误解他的丰富性。”李樯说。相识多年,他们鲜有分歧,最大的不同是李樯觉得耿乐“过度散淡”,“艺术还是需要一点好胜心的。”

  但耿乐天生就是那种温吞的人。他说自己对任何事物都缺乏“不疯魔不成活”的痴迷劲儿,最开始考美院时他最心仪的专业是壁画系,因为“想做和大众交流有关的艺术”。当初如果管虎的副导演没有找到他,他现在更可能在做与应用设计有关的工作。他说不会去做太热闹的事,但也不会是一个苦行僧一样的艺术家。

  “活的年头越长我越相信‘人类一思考,上帝就发笑’。人类理性思考的结果就是告诉你不用想。我一直以来也是秉承着不设计、不期待的原则,把当下过好,尽人事听天命。人生嘛,你设计他干嘛呢?谁又能设计得过命运呢?”

  耿乐出身艺术世家,但是本身是个演员,出演过不少的作品,但是现在很多人都不知道耿乐是谁。关于耿乐为什么不红,其实他自己就曾经说过:凡所有相皆是虚妄。

  耿乐喜欢社交,却不喜社交网络,朋友很多而微信朋友圈空空如也,假若当年不是演出方要求配合宣传,恐怕他连微博都不会开。他厌恶网络上的喧嚣。

  “有时候人特别特别多的时候,反而不舒服。自己待着挺舒服的。”耿乐说,人得学会享受孤独,“我觉得受不了孤独的人,也是比较脆弱的。”

  时至今日,耿乐在娱乐圈的朋友数量非常有限,更多时候他发现能无障碍聊天的还是之前在美院的同学。耿乐脸盲,忘性大,过段时间就不记得见过谁。

  也有社交恐惧,一度夸张到“为了消除紧张感而讨好陌生人”。比如坐在出租车上,他总想找话题和司机聊,可聊的话题又不是自己想说的,“好像在演一个陌生的我跟司机说话。”

  他学不来“来事儿”的成人社交,但对为数不多的朋友总能展示出赤诚。比如他陪梅婷看过恐怖片;

  比如他会记得第一次见面时李樯夸过他的包好看,成为朋友后就把包送给了对方;比如他会说闫妮在感情上很傻,一般人点到为止就会打住,但他就是想把人骂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