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人们的映像中,毛主席虽然不是一个严厉的人,但却自带很强的气场,一般人在他面前说话都格外小心,但有一个人却敢大大咧咧的敢开主席的玩笑,她是谁呢?

她叫吴旭君,是毛主席的护士长,自1953年来到主席身边工作后,至于1974年离开,整整陪伴了主席21年,这位护士长性格非常率真,从来不把主席当成“神”。

比如一次,俩人讨论起了工资问题,主席便问吴旭君,你每月工资是多少啊?吴旭君说是90元。主席又问其爱人,当得知是120元时。主席道笑着对他说,加一起是210元,不少嘛,你的工资不低,给你减工资好不好。

这要放旁人,估计一定是一番“慷慨的听从”,但吴旭君却来了句:“比我工资高的多了去了了,要减,一块减。”这话其实是说主席,因为那时主席的工资是480元。主席焉能不知,顿时笑了起来说:“好厉害,将军将到我头上来了,好,一块减。”

当然这只是俩人私下里的玩笑,说起这类玩笑还很多,但玩笑归玩笑,一旦吴旭君批评起主席来,也是毫不含糊,直截了当的。

在一次在看演出时,主席认识了一位长相跟自己女儿很相似的演员刑韵声,自然对其,有了天然的亲切感,便送给邢韵声一副自己的书法作品,同时也把自己的联系方式给了邢韵声。

不久后,主席的住处——北京中南海保健院,突然气氛紧张了起来,原来收到了一封寄给主席的信,上面的地址,正是主席的住处。主席确切住处,那属于国家机密,外人怎么知道的?在调查时,吴旭君被汪东兴批评了一通。无端受气的吴旭君不干了,拿着那信找到主席,批评主席,泄露机密。

主席开始还觉得很冤,但很快就意识到,的确是自己错了,于是就自责说:“不知者不怪,我以后注意,注意就是了。”

可见,主席跟吴旭君的关系,是非常平等其融洽的。主席也是非常喜欢这位护士长。可谁知道,在主席一次跟其谈论母亲时,却突然说出:“我死的时候你不要在我跟前。”吴旭君说:“你别开玩笑了,假如真有那一天,我怎么会不在你身边呢?”

主席却如此说道:“我母亲死前,我对她说,不忍心看她痛苦的样子,我想让她给我留下一个美好的印象,我要离开一下,母亲是个通情达理的人,同意了。所以直到现在,我脑子里的母亲形象都是健康、美好的,像她活着时一样。

现在你明白我为什么不让你在我跟前了吧,我要给你一个完美的印象,不让你看见我的痛苦。”事实也的确如此,在1974年主席病倒后,吴旭君也遵循主席的意愿离开了主席,但主席的美好印象,却永远留在了她和每个国人心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