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编者按】
2019年,全球防范工作监测委员会(Global Preparedness Monitoring Board,以下简称委员会或GPMB)撰写了一份报告
《一个危机四伏的世界:全球突发卫生事件防范工作年度报告》(A World At Risk: Annual report on global preparedness for health emergencies )。全球防范工作监测委员会是一个独立的监测和宣传机构,2018年5月由世界银行和世界卫生组织共同召集建立。
在该委员会的首个年度报告中,探讨并确定了加快突发卫生事件防范工作方面最紧迫的需求和必要的行动,特别关注流行病和大流行病的生物风险。委员会还确定了领导者为防范紧迫威胁必须采取的七项行动。有些行动可以——并且应该——立即完成,而另一些行动则更加长远。而委员会的首要任务之一是建立一个监测框架,不仅跟踪这些行动的进展,而且跟踪其他国家及全球政治承诺的进展。
澎湃新闻翻译了该报告的全部内容,本系列共7篇,本篇为该报告的前言及执行摘要部分,简述了全球防范工作监测委员会建议采取的七项行动。

前言
尽管疾病一直是人类体验的一部分,但包括不安全和极端天气在内的各种全球趋势合在一起,加剧了这一风险。疾病在混乱中愈演愈烈,混乱给疾病以可乘之机——过去几十年里,疾病爆发呈上升趋势,全球突发卫生事件的风险日渐增大。
如果说“过去的只是序幕”,那么有一个威胁切实存在,就是快速传播的高度致命性呼吸道病原体的大流行病,它将夺去5000万至8000万人的生命,令世界经济的近5%化为乌有。如此规模的全球大流行病将是灾难性的,会造成广泛的浩劫、不稳定和不安全。世界将猝不及防。
由于缺乏基本卫生服务、洁净水和卫生设施,资源较少的社区受疫情的冲击更大;这将加剧传染性病原体的传播。人口增长和由此造成的环境压力、气候变化、密集城市化、被迫或自愿的国际旅行和移民呈指数增长,诸如此类的因素给疾病推波助澜,增加了每个人的风险,无论其身处何方。
各级领导掌握着关键。他们有责任为全社会优先考虑防范工作,确保所有人都 参与进来,所有人都得到保护。
世界需要主动建立发现和控制潜在疾病爆发所需的系统和安排。这些防范之举是一项全球公益事业,必须切实地从地方到国际层面都参与到备灾、发现、应对和恢复的工作中。投资于突发卫生事件防范工作将改善卫生成果,建立社区信任,减少贫困,因而也有助于实现联合国可持续发展目标的努力。
全球防范工作监测委员会在其第一份报告中,审查了2009年H1N1流感大流行和 2014-2016年埃博拉疫情后,前高级别小组和委员会的建议,以及其委托编写的报告和其他数据。其结果可以让人一窥世界预防和遏制全球健康威胁的能力如何。然而回顾审查,许多建议执行不力,或者根本没有得到执行,差距依然严重。长期以来,在大流行病方面,我们任由恐慌和忽视循环往复:当存在严重威胁时,我们加大努力;当威胁减弱时,我们很快将其抛诸脑后。早就该采取行动了。
全球防疫监测委员会将在最高级别进行倡导,以便让持续且持久的政治、资金和社会承诺,在政治议程上占据重要位置,我们将加强对后续行动的问责。世界处于危险之中。但是,总的来说,我们已经有了拯救自己和经济的工具。
我们需要的是领导力和采取有力及有效行动的意愿。
执行摘要:领导人应采取的七项行动
世界需要坚定的政治领导,以防范国家和全球层面的健康威胁。委员会呼吁: 采取七项紧急行动以防范全球突发卫生事件。
1.政府首脑必须承诺并投入其中 。
每个国家的政府首脑都必须承诺开展防范工作,履行《国际卫生条例》(2005 年)所规定的具有约束力的义务。他们必须优先考虑并将国内资源和经常性支出 用于防范工作,将防范工作作为国家和全球安全、全民健康覆盖和可持续发展目标的一个组成部分。
到2020年9月的实现的目标
到2019年7月1日,所有已完成对自身能力评估的国家都制定了一个进行过成本核算的国家卫生安全行动计划(NAPHS),确定了所需资源,并开始实施该计划。
2.各国和区域组织必须以身作则。
七国集团(G7)、20国集团(G20)和77国集团(G77)的成员国以及区域性政府间组织,必须履行其对防范工作作出的政治和资金承诺,并同意在其年度会议期间定期监测进展情况。
到2020年9月的实现的目标
七国集团(G7)、20国集团(G20)和77国集团(G77)和区域性政府间组织,监测其对防范突发卫生事件的承诺。
3.所有国家都必须建立强大的体系。
政府首脑必须指定一个具有权威和政治责任的国家高级协调机构,负责引导整个政府和全社会的做法,并定期进行多部门模拟演习,以形成并保持有效的防范态势。协调机构必须优先考虑社区对所有防范工作的参与,建立信任并吸引多利益相关方 (如立法者;人类和动物卫生、安全和外交部门的代表;私营部门;地方领导人;妇女和青年)。
到2020年9月的实现的目标
至少有 59 个已完成《国家卫生安全行动计划》的国家,确定了一个高级协调机构(理事会、委员会或机构),负责在所有部门实施国家防范措施,并在突发公共卫生事件的情况下,领导和指导这些部门的行动。
世卫组织、世界银行和合作伙伴们与各国合作,为提高防范能力制定一揽子可在当前预算周期获得资金的重点干预措施,并对这些措施进行成本核算,并且将这些干预措施与近期的预期结果对应起来。
虽然防范准备以及研发方面的协调机制,和全球、区域及国家的网络、机构和举措都少了,但整体更加协调了。(英文原文:There are fewer, but better harmonized coordination mechanisms, global, regional and country networks, institutions and initiatives for preparedness and readiness and for research and development.)
4. 各国、捐助者和多边机构必须对最坏的情况有所准备。
由致命性呼吸道病原体(无论是自然出现的还是意外或故意释放的)导致的快速传播的大流行病需要额外的防范要求。捐助者和多边机构必须确保,在开发创新疫苗和疗法、激增的生产能力、广谱抗病毒药物和适当的非药物干预措施方面投入足够的资金。为了公共卫生,所有国家都必须开发一个立即分享任何新病原体基因组序列的系统,以及在国家之间分享有限医疗对策的措施。
到2020年9月的实现的目标
捐助者和国家在资助和开发通用流感疫苗、广谱抗病毒药物和靶向治疗药物方面作出承诺并确定时间表。为共享除流感以外的病原体的序列数据、标本和医疗对策,世卫组织及其会员国应制定相应的标准程序方案和时间表。
捐助国和多边机构制定一项多年期计划和方法,以便在流行病发生之前和期间加强研发方面的研究能力。
世卫组织、联合国儿童基金会、红十字会与红新月会国际联合会、学术界和其他合作伙伴确定,在一系列防范/应对工作中,加强社会科学方法和研究人员的能力及整合的战略。
5.供资机构必须将防范工作与经济风险规划联系起来。
为了减轻国家或区域流行病和全球大流行病的严重经济影响,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和世界银行必须紧急行动起来,再接再厉,将防范工作纳入经济风险和机构评估,包括货币基金组织与各国的下一轮第四条(Article IV)磋商,以及世界银行下一次针对国际开发协会(International Development Association,IDA)信贷和赠款的系统国家诊断(Systematic Country Diagnostics )。国际开发协会、全球抗击艾滋病、结核病和疟疾基金(全球基金)和免疫联盟的增资,应涉及关于防范工作的明确承诺。
到2020年9月的实现的目标
货币基金组织和世界银行将防范工作纳入其系统的国家风险、政策和机构评估,包括在货币基金组织的《第四条磋商工作人员报告》和为国际开发协会贷款/赠款之目的。
国际供资机制扩大其范围,以纳入突发卫生事件防范工作,包括国际开发协会第19次增资、中央应急基金、免疫联盟、全球基金等等。
6. 发展援助的资助者必须创建激励机制,增加用于防范工作的资金。
捐助者、国际供资机构、全球基金和慈善机构必须增加对最贫穷和最脆弱国家的供资,向它们提供卫生发展援助以及更多更早地利用联合国中央应急基金的机会,以填补其国家卫生安全行动计划的资金缺口,这既是一项共同的责任,也是一项全球公益事业。会员国需同意增加世卫组织评定会费,以便为防范和应对活动提供资金,并且必须可持续地为世卫组织突发事件应急基金提供资金,包括利用经调整的世界银行大流行病应急筹资机制的资金制定增资计划。
到2020年9月的实现的目标
世卫组织会员国同意在2020年第七十三届世界卫生大会上,增加用于防范工作的评定会费;并且会员国、世界银行和捐助者每年为突发事件应急基金提供1亿美元的可持续资金。
7.联合国必须加强协调机制。
联合国秘书长必须与世卫组织和联合国人道主义事务协调厅(OCHA)一道,加强不同国家、卫生和人道主义紧急情况下的协调,具体办法是确保明确的联合国全系统作用和责任;在突发卫生事件期间快速调整防范和应对策略;加强联合国系统对防范工作的领导,包括通过例行模拟演习。
世卫组织应采用一种方法,以便在根据《国际卫生条例》(2005 年)宣布一个国际关注的突发公共卫生事件(PHEIC)之前,在疫情的早期阶段更广泛地动员国家、区域和国际社会。
到2020年9月的实现的目标
联合国秘书长与世卫组织总干事和主管人道主义事务副秘书长一道,加强协调,确定明确的工作角色和责任,并及时触发联合国全系统对不同国家及不同卫生和人道主义紧急情况的突发卫生事件,做出协调应对。
联合国(包括世卫组织)至少进行两次全系统培训和模拟演习,包括一次针对蓄意释放致命性呼吸道病原体的演习。
世卫组织制定中间触发机制,在疫情早期阶段动员国家、国际和多边行动,以补充《国际卫生条例》(2005年)下针对疫情后期和更晚期的现有机制。
联合国秘书长与卫生、安全和外交官员举行高级别对话,确定世界如何应对致命性呼吸道病原体大流行病的威胁,以及如何管理复杂、不安全环境下的疫情防范工作。
关于全球防疫监测委员会
作为一个独立的监测和宣传机构,全球防范工作监测委员会(以下简称委员会)敦促采取政治行动,防范和减轻全球突发卫生事件带来的影响。该委员会于 2018 年 5 月由世界银行集团和世界卫生组织共同召集,以联合国秘书长在 2014-2016 年埃博拉疫情后设立的全球卫生危机工作队和小组的工作为基础。委员会独立于包括其共同召集机构在内的所有各方开展工作,尽可能地提供坦率的评估和建议。本报告中以及委员会成员所表达的调查结果、解释、结论和意见仅代表他们自己的观点,不代表其组织或共同召集机构的观点。
委员会由政治领导人、机构负责人和专家组成,共有 15 名成员,由前挪威首相和世界卫生组织总干事格罗·哈莱姆·布伦特兰博士(Gro Harlem Brundtland)和红十字会与红新月会国际联合会秘书长 Elhadj As Sy 先生共同领导。成员们以个人身份在委员会任职。
委员会的目标是:
• 评估世界保护自己免受突发卫生事件影响的能力;
• 从多个角度确定防范工作的主要差距;
• 与国家和国际领导人及决策者一起倡导防范活动
全球防范工作监测委员会不同于其他类似的委员会和机制,那些委员会和机制有时间限制,而且往往是一个机构或部门特有的。全球防范工作监测委员会的最初期限为五年,将在独立专家的参与和专业秘书处的支持下,监测各行各业的疫情防范情况,敦促采取具体行动来推动变革。委员会还补充和加强世界卫生组织、联合国、世界银行和其他利益相关方的现有问责职能作用。
委员会未来提供的报告将监测其他类型的紧急卫生事件疫情防备的进展,例如自然灾害造成的紧急情况。除了其监测职能,委员会还将监测疫情防备的进展,评估新出现的问题并根据需要提出其他建议。
(本篇前言由前挪威首相和世界卫生组织总干事格罗·哈莱姆·布伦特兰博士(Gro Harlem Brundtland)和红十字会与红新月会国际联合会秘书长 Elhadj As Sy 先生撰写。注:基于原报告的版权申明,本版本并非由世界卫生组织提供,世卫组织不对本翻译内容的准确性负责。本篇的“前言及执行摘要”部分参考了官网的中文翻译版本。更多详细内容请参考英文原版报告。)(本文来自澎湃新闻,更多原创资讯请下载“澎湃新闻”APP) 责任编辑:冯婧校对:栾梦 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我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