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上丝绸之路是中国通向世界其他地区的海上通道,它把世界不同的文明连接起来,促进了中外物质文明和精神文明交流,丰富了中国文化的内涵,对整个人类文明史产生了重要影响。近期,MoHI君将与各位分享海上丝绸之路沿线各地的人物群像、生活百态、人文建筑、自然风光等。(前情回顾点这里)
本篇要推荐的是19世纪末至20世纪初的江浙沪地区。
19世纪末的宁波全景宁波是一座历史悠久的港口城市,在与他国通商贸易和文化交流史上处于重要地位。宁波政治区域的划分与定名肇始于秦。秦置会稽郡,后设鄞、鄮、句章三县。唐改置明州,宋改为庆元府,明改为明州府,后于洪武十四年(1381年),以郡有定海县,“海定则波宁”,改明州为宁波府。
宁波港宁波航道通畅,海交方便,是通商贸易的理想集散地,亦曾是我国古代的海港、军港和造船中心之一。据记载,大规模航海从宁波出发最早在西汉。唐朝时期,从宁波登陆进行朝贡和贸易的国家和地区,除日本、高丽外,还有东南亚的国家。宋朝,宁波港成为建造海船的重要基地。明清之际,宁波港逐渐衰弱,后于1842年,宁波港被辟为通商口岸之一。
20世纪30年代的上海南京路上海南京路是当时世界上最著名的商业街之一。上海市是海上丝绸之路的重要地区之一。唐天宝年间,设华亭县,为今上海地区的第一个独立县级行政建置。华亭县青龙镇和日本列岛、朝鲜半岛、东南亚等地已有贸易往来。南宋景定年间,“上海镇”一名始见于文献,时政府在上海浦设置市舶分司。元朝时期,设上海县,此时进出上海的海商船队已渐庞大。20世纪30年代,上海老城厢老西门路口行人、黄包车、汽车和有轨电车穿梭的景观。晚清时期,上海开埠后,外资纷纷涌入,近代城市建设亦随之发展:铺设道路、煤气路灯、电话、电灯、自来水、汽车、电车、电台等亦开始引进并推广。20世纪初,俯瞰苏州石湖,远眺上方山。相传石湖在春秋时已为巨浸,越人掘溪进兵,横截山脚,凿石开渠以通苏州。湖底皆石,故名。20世纪30年代苏州船泊枫桥从苏州城郊外的枫桥桥洞望去,可见远处的寒山寺虎丘塔。枫桥曾名封桥,始建于唐朝,跨古运河,为古代水陆交通要道,设护粮卡。每当漕粮北运经此,就封锁河道,禁止别的船只通行,故名之为“封”。20世纪10年代,苏州环城河,轻舟过水的即景。苏州境内河港纵横交叉,京杭运河贯流成周,港口码头林立,公路四通八达,水路交通十分便利。唐宋时期,港口贸易发达。明郑和下西洋时,曾在苏州刘家港(今苏州太仓县)出发。清光绪年间,苏州被迫成为通商口岸之一。20世纪初的苏州北寺塔
北寺塔亦称报恩寺塔。寺院创建于三国,初名通玄寺,唐开元年间改名为开元寺,原寺迁往盘门,因位于城北,俗称北寺。20世纪30年代扬州江都县城福运门与古运河。
晚清以后运河淤泥失修,水道日窄,只做短期水运使用。扬州对海外交通的历史,有文献稽考的,最早可以上推到东晋时期。隋朝开凿大运河之后,扬州成为重要的对外交通的海港,是我国对日本列岛和朝鲜半岛海上交通的门户,其海外贸易航线远达波斯(今伊朗一带)、大食(唐宋时期中国对阿拉伯人的专称和对伊朗语地区穆斯林的泛称,后指阿拉伯半岛或阿拉伯帝国)。20世纪30年代,扬州江都县城商店街口。街道铺设石板路,出现电线等现代化电气设备。19世纪80年代,南京秦淮河畔酒楼茶坊。南京港埠于六朝时已有“商旅方舟万计”之称。隋、唐、宋、元时期,港口发展相对稳定。明朝初年,南京成为全国漕运中心,港口盛极一时。明郑和下西洋亦曾以南京为基地港。
相关阅读:
展览推荐:“海上丝路与世界文明”影像展
海上丝路之晚清至20世纪中期的岭南地区
海上丝路|晚清至20世纪初的福建与台湾
展览名称:“海上丝路与世界文明”影像展 展览时间:2019年6月15日 — 2019年8月30日 展览地点:越众历史影像馆 主办机构:越众历史影像馆 策展团队:黄丽平、梁秀青、刘健庚 展览设计:一木设计 *本展览系深圳市宣传文化事业发展专项基金支持项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