编者按:公元1127年,开封发生靖康之变,徽宗、钦宗二帝被俘,大批北宋宗室、百姓北上,古人对此评价,“自古亡国之耻辱,未有如赵宋者。”从养尊处优的帝王,到女真人看管的阶下囚徒,徽宗经历了人生中的至暗时刻。此时的他,已无舞文弄墨的闲情逸致,面对漫长的流放生活,他又会想些什么呢?今天我们节选徽宗北上时的一些片段,重回历史现场,感知这位帝王五味杂陈的心情。宋徽宗赵佶
徽宗在他生命中的前四十五年几乎没有离开过开封,事实上,有一段时期,他甚至接连几周都留在宫城内。如此一来,他生命中最后八年的经历,与之前的一切都截然不同。他不仅被迫离开京城,而且不断被押送至距离他所熟知的文明越来越远的地方。尽管他基本上没有和普通百姓生活在一起,但也的确吃了很多苦头。
在一万四千名宋俘开始北迁前,粘罕传见了徽宗。当时徽宗身穿紫色道服、头戴逍遥巾从轿子中下来,粘罕走出军帐迎接他。七周前,徽宗第一次在青城见到粘罕时,曾大胆地表达了自己对女真人所作所为的愤慨。但此时,徽宗知道恐吓女真人对自己没有任何好处。意识到自己最大的希望在于尽量引起粘罕的同情,徽宗对粘罕说:“老夫得罪,合当北迁,但帝姬未嫁者,敢乞留,荷大惠也。”粘罕没有回答。后来,郑皇后进来了,她对粘罕说:“臣妾得罪,自合从上皇北迁。但臣妾家属不预朝事,敢乞留。”这一次粘罕点头允许了,郑皇后的亲属当天就被送回了开封。
第二天,三月二十八日,金兵终于从占领了将近四个月的开封城墙下来。得知两位皇帝、宗室和几千名宋俘即将北行,新登基的皇帝张邦昌率领百官和太学生,前往南薰门为钦宗和徽宗“遥辞”送行。徽宗、钦宗、亲王、嫔妃、公主和驸马也对着皇宫和宗庙的方向跪拜辞行。徽宗伏地后,悲恸欲绝,甚至无法自己起身,景王赵杞只好将他搀扶起来。
徽宗和钦宗并不是第一位(也不是最后一位)作为囚俘被带到敌国领土的中国皇帝。徽宗肯定已经看到了自己的境遇与947 年被契丹灭亡的后晋统治者有相似之处。当时,契丹人将后晋都城劫掠一空,而且像后来的女真人一样,强行索要所有的宫女、宦官、工匠、乐器、文件、兵器、盔甲和绢丝等财富。后晋的统治者及大批亲属、宦官和官员被多次迁移,最后契丹人给他们一些土地,让他们靠种地养活自己。后晋亡国之君在囚禁中度过了十七年,直到964 年去世。也许,徽宗在祈祷自己的命运别比他更凄惨。
押往金国的宋俘将近一万五千人,被编为七批队伍。第一批中有两千两百名男性宗室和贵戚,以及三千四百名女性宗室和贵戚。第二批人数比较少,只有三十五人,都是女人和小孩,包括康王的母亲和王妃(韦后和邢氏)、两位皇子、两位公主、两位皇子的女儿,以及徽宗另一名儿子的妻妾。这批囚犯由粘罕的儿子设也马和几名金将押运。第三批由粘罕的儿子斜保押运,队伍中有三十七名女性,包括钦宗的妻妾和两位公主。第四批有徽宗及其嫔妃、徽宗的两个弟弟、十九个儿子,以及孙子、驸马和众多侍女,总数一千九百四十多人,由斡离不的弟弟额鲁观押送。第五批宋俘也全部是女人,包括一百零三位公主和各位亲王的妾,以及一百四十二名侍女,由斡离不押运。第六批队伍非常庞大,包括三千一百八十位女性和三千四百一十二名有一技之长的平民,如医师、工匠、艺人等。第七批由粘罕亲自押运,队伍中有钦宗及其子女,还有孙傅、何、秦桧等十二名大臣,以及一百四十四名侍女。前六批北行队伍从最东边的一条路线前往燕京,途经相对平坦的河北平原,第七批队伍则取道粘罕军队原来走过的路线,经山西太原,再折向东边的燕京。徽宗北行路线(注:本图底图界线为今界,地名为古地名)
北行途中条件非常艰苦,很多人都未能活下来。在第六批的6592 人中,有1892 人(28%)没有坚持到燕京,有的人在途中去世,还有一些人,尤其是小孩子,他们赶不上队伍时,就会被女真人抛弃在路边。根据陶宣干的《汴都记》,这些宋俘被分为五百人一组,由几十名女真骑兵像赶牛一样往前撵。大部分宋俘都是城市居民,不习惯长途跋涉,如果他们落在后面,就会遭到毒打或被杀掉,因此,在队伍经过的沿途横尸无数。根据太学生丁特起的记录,钦宗在北行过程中骑了一匹马,周围有一百名骑兵看押。徽宗的两个弟弟,燕王赵俣和越王赵偲,都只能坐牛车,其他宗室则不得不步行。徽宗偶尔会骑马,但大部分时间似乎都坐牛车,他坐的车前面有五头牛拉着,赶车的是两名不会说汉语的女真人。
经过了第一天的跋涉,队伍终于安营扎寨,徽宗和女真统帅住两顶毛毡帐篷,其他宋俘则住在围绕着他们搭起来的四十八顶布帐篷里。其他几批队伍也差不多如此,这显然是出于安全的考虑。钦宗和儿子赵湛在睡觉时还会被捆住手脚,防止他们逃走。
根据曹勋的记载,女真人通常会在大营外设置木栅,木板间留有缝隙,供人窥看。有时小贩会过来售卖食物,女真人经常利用这些小贩,在宋俘中间传播谣言,让他们误以为自己可能很快被解救,这样他们就不会想着逃跑了。
在北行途中,宋俘们要自己准备食物。曹勋记载,每天晚上扎营后,女真人会按人数给每人分发定量的大米,但宋俘必须自己准备做饭用的薪柴和水。由于不能出营地,宋俘们很快就学会了在行路过程中随时收集水和木柴,留到晚上做饭时用。他们来到邻近城市的地区时,也会有小贩来卖一些食物。但没有草料喂牛,而且牛也很难得到充分的休息或吃草的机会,在到达真定前的一个月内,就死掉了十之四五。死掉的牛会被宰了吃掉。有一次,曹勋拿了二两银子买吃的,但小贩听说这些食物是给徽宗的,坚决不收钱。
徽宗出发北行前,被带到斡离不在刘家寺的军营。斡离不让徽宗、郑皇后、亲王和公主都坐下来一起饮酒。通过一位翻译,斡离不试图让徽宗高兴起来,他对徽宗说,改朝换代是难免的事,就算尧舜也会把王位禅让给贤能之人。他还说,徽宗受到的待遇要比契丹统治者好得多,因为徽宗还可以把儿女留在身边,而天祚帝的儿女都被作为奖赏分给女真将士了。徽宗表示感谢,但他提出希望自己能代替儿子受过,认为他一个人应当承受所有过错的责任。“罪皆在我,请留靖康,封畀小郡。诸王、王妃、帝姬、驸马不与朝政,请免发遣。”斡离不说金国皇帝拒绝了这个请求,但他可以到燕京后再向皇帝提出来,并让徽宗相信“此去放心,必得安乐”。此外,斡离不还让徽宗将一位姓王的嫔妃封为公主,嫁给粘罕的次子,徽宗同意了。尽管斡离不在后来几天都没有见徽宗,但他派人每天给徽宗送食物,饭菜中有鸡、兔、鱼、酒和水果等。然而,乘车旅行使徽宗身体感到不适,无心饮酒和吃肉。
金兵在几个月前开始入侵宋朝时到过这个地区,但并没有真正占领。现在,不仅康王率领的宋军正在试图夺回这里,当地的流寇也成为一个非常严重的问题。1127 年四月初二,北进的队伍受到这些干扰,不得不停止前进两天。宋俘们一直希望宋兵能够来救他们,徽宗的一位贵妃还特意为他缝制了一身衣服,准备让他在有机会逃走时穿。
四月初五,队伍渡过了黄河。两天后,一名金兵强奸了一位后宫嫔妃,但徽宗能做的也只是告诫嫔妃们,以后不要和其他人分开单独行动。四月初八,队伍到达了相州的郊区,有一部分押送贡女的队伍在这里扎营。他们听说,由于连续几天下雨,贡女们乘坐的牛车被雨水淋透,于是一些女子去围在她们外面一圈的女真人营帐中避雨。但事实证明这是个错误的行动,因为避雨的贡女“多嬲毙”。四月十五日,队伍来到了邢州城外。尽管连日暴雨,但他们还是继续行进,很多车辆都坏了,马也倒地不起。死于暴力事件的人数还在不断攀升。北行过程中的艰辛之一是宋俘会不断目睹身边发生的各种凄惨景象。在很多地方,宋俘的尸体被抛于荒野。囚俘们经常因为车辆倾覆而受伤,女性也常常遭强奸。四月十六日,徽宗的弟弟燕王赵俣去世,据说是饿死的。徽宗将他的尸体放在一个马槽中,由于马槽太短,双脚都露在外面。徽宗请求将燕王的尸体运回开封安葬,但被拒绝了,尸体只能就地火化。徽宗在余下的旅途中一直抱着装骨灰的盒子。那天晚上,当队伍停止前进时,徽宗悲伤地对着弟弟的骨灰说:“吾行且相及。”燕王的夫人在另一批北行队伍中,金人不让她过来参加燕王的入殓仪式。
四月二十三日,徽宗一行到达真定府,这是他们北行后第一次进入城市。徽宗和斡离不一起骑马进城,城内百姓知道他们的身份,因为队伍的引旗上写着“太上皇”的字样。曹勋记录,当地人都恸哭流涕,女真人也没有阻止。
第二天,斡离不带着徽宗和郑皇后去看打球,显然是作为女真人的娱乐项目。有个侍卫要徽宗作诗纪念这一场景。徽宗说,自从开封沦陷后,自己一直都没有作诗的心情,但还是勉强写了一首,以迎合主人的心意。徽宗这首诗翻译给女真人听后,他们纷纷表示称赞:
锦袍骏马晓棚分,一点星驰百骑奔。
夺得头筹须正过,无令绰拨入斜门。
押送徽宗的队伍在真定府停留了三天,并在这里更换了马匹和车辆。他们听说韦皇后那一批队伍在十一日前曾经来过这里。有一天,斡离不又举办了一次宴会,邀请徽宗和他的儿子们,还让郑皇后、公主和嫔妃在另外一个房间一同吃饭。
尽管女真人在六个月前攻打开封时途经河北,但他们当时没有停下来围攻大的城市,而是从旁边绕了过去。钦宗与金达成的协议中包括将这一地区割让给金,但并非所有的州郡守将都愿意不战而降。这些坚守的城市中就有中山府。四月二十七日,徽宗和斡离不单独前往中山。到达后的第二天,徽宗试图劝说中山的宋军守将投降,他说:“我道君皇帝,今往朝金帝,汝可出降。”守将拒绝服从,金将将其杀死,随后中山府沦陷。
在到达燕京之前,徽宗决定派人给儿子康王送一封信。他拆掉了一件衣服的衣领,在绢上写了八个字“可便,即真来救父母”,签上自己的名字,然后把衣服缝回去。康王的妻子和母亲所在的队伍显然也在同一地点扎营,因为徽宗找康王的妻子要一个信物,她拿出了康王送她的一支发簪。康王母亲韦太后也加了一张短笺。徽宗让曹勋将信交给康王,曹勋答应找机会逃走。在送走曹勋前,徽宗叮嘱他不要让他们在北行途中受到的苦难被遗忘。不过,在希望获救的同时,徽宗还补充说,收复中原和保存祖庙比救他更重要。至于事情如何会落到这般境地,徽宗也表达了自己的观点:“艺祖有约,藏于太庙,誓不诛大臣、用宦官,违者不祥。故七圣相袭,未尝易辙。每念靖康中,诛罚为甚。今日之祸,虽不止此,要知而戒焉。”徽宗还让曹勋提醒康王,不要忘记汉光武帝在1世纪成功光复汉室的例子。康王的妻子也让曹勋转告丈夫,母亲一直侍奉着四圣,要他代表母亲举行道教斋醮祈福。后来,曹勋成功逃出,在七月份到达了位于河南南部的宋朝南京,并将徽宗的御衣呈给赵构。赵构此时已经登基,以后便可以使用他的庙号“高宗”来称呼他。曹勋建议新朝廷征募一支海上的敢死队,通过海路营救徽宗,但这个想法被认为不可行,被拒绝了。曹勋在以后九年中也一直没有被朝廷任用。
四月三十日,北行队伍已经在路上走了将近一个月,斡离不让徽宗和一些人先行,在五月十三日到达燕京。过了几天,斡离不带着剩下的人也赶到燕京。这一批共有九百多人,住在延寿寺,并受到了较好的待遇。他们在那里听说其他几批队伍发生的事:韦太后等二十多人已从这里经过,向上京出发,而朱皇后等三十多人住在愍忠寺。另一批最初有五千六百多名宗室的北行队伍在四月二十七日到达燕京。由于长途跋涉、日晒雨淋和饥寒交迫,很多人死于途中,不能骑马的妇女和小孩子也被沿途丢弃,最后到达燕京的人数还不足三千。在随后的两周内,又有大约一半人死亡。五月十九日,他们又听说,另一批包括三千名宫女、三千户工匠和两千五百车物品的队伍也快到了。在这批人到达后,一半人继续前往上京,在剩下的人当中,宫女和宦官被赏赐给女真军官,工匠被释放,自谋生路,而宫外妇女大部分被卖身为娼妓。
蔡鞗和曹勋记录下来的很多事件表明,徽宗对那些生活比他更悲惨的宋俘颇富同情。根据蔡鞗记载,宋俘到达燕京时,与徽宗同行的人多半都生病了。徽宗拿出自己所有的衣服,让李宗言换成药品,配好后发给生病的人,据说病人十之八九都靠这些药物痊愈了。
还有一次,徽宗听说住在另一座寺庙的很多宗室缺衣少食,便让姜谔将这些人的名字和品衔都列出来,然后把女真首领送给他的绢都分给了这些宗室,让他们做一些冬天的衣服。《春秋左氏传》
据蔡鞗记载,徽宗在被囚期间有时非常沮丧,无心寝食,但书籍既能让徽宗消磨时间,又能从理智和情感上帮助他应对自己的处境变化。蔡鞗说,徽宗尤其喜欢读史书,还经常抱怨自从北行以来就很难找到书籍阅读了。有一次,他听说有人在卖书,就用自己的衣服换了一些。有位皇子得到了一本《春秋》,徽宗在位时很不喜欢《春秋》这本书,认为它在政治上是很危险的,因为里面有太多弑君、弑父的故事。但蔡鞗强烈建议徽宗读一读这本书。过了一些
日子,蔡鞗再次见到徽宗,此时的徽宗说,他非常后悔现在才读这本书,因为他现在对孔子有了更深刻的理解。从那之后,徽宗经常翻阅《春秋》,希望从中悟出一些国家兴衰和君臣行为的道理,他甚至精选了部分内容编纂成书。在一次为钦宗庆祝生日的宴会上,徽宗为钦宗写了一首诗,诗中用了很多《春秋》里的典故。还有一次,徽宗听说有人出售一本王安石的日志,便立刻买下。
读了这么多历史之后,徽宗有一次对蔡鞗说,他认为像自己这样命运发生如此大逆转的君王,史无先例。但通过阅读历史,他也产生了由高宗来复兴宋朝的一线希望,因此开始考虑通过某种途径来推动这件事。他起草了一份奏疏给女真皇帝,想让蔡鞗和秦桧帮他润色一下。蔡鞗回复说,徽宗的高妙文字是他和秦桧所不能及的。
这封书信最后落到粘罕手中。信的开头先是礼貌性地感谢了金军统帅的仁慈大度,并为没有早一点写这封信感到抱歉。接着,徽宗谈到了伟大君主的职责是使国家的人民安居乐业。不过,他的核心论点是担忧中国与北方邻国的关系。在汉唐时期,双方相互合作,并努力克制着不把对方推上绝路。例如,唐太宗向西一直攻下高昌后,与突厥共同合作防御北方边界,因此,突厥在唐朝灭亡后继续战斗,要为唐朝雪耻。少数民族占据优势的例子是汉朝时期的匈奴首领冒顿单于。有一次,他将汉高祖围困起来,汉军粮草断绝七天。但考虑到百姓的长久利益,冒顿单于并未俘获汉高祖,而是将他释放,使汉室香火得以延续,与此同时,匈奴每年都能获得汉朝进献的岁币和绢。后来,在匈奴发生内乱时,汉朝派兵救出匈奴皇室。徽宗说,以上两例,统治者都是通过帮助对方而保护了自己的利益,他们的先例值得效仿。而与之相反的一个例子是10 世纪的契丹统治者耶律德光,为了惩罚石氏家族失约而举兵进攻开封,但最后也没有守住这片疆域。
徽宗在信的结尾还引用了战国时期的一个历史故事,说明统治者倾听身边人意见的重要性。粘罕见到了这封信,但显然没有交给金太宗。
在中京停留了不足一年,徽宗、钦宗与随行人员再次被押往更北边的地方,这一次是去离今哈尔滨不远的上京,那里是女真人的一座主要京城。他们于1128 年八月二十一日到达上京,几天后,被作为贡品带到了金太祖神庙举行的祭祀仪式上。他们进入祭祀现场时,看到了五面白旗,上面分别写着“俘宋二帝”、“俘叛赵构母、妻”等字,表明他们这些人各自的身份。
仪式结束后,仍然半身袒露的妇女就被分赐给了金人,包括韦太后和邢皇后在内的三百人被分到了洗衣院作为皇宫中的奴仆。其他人也分别赏赐给不同的人。不过,如果皇子或其他人需要奴仆,通常也能如愿以偿。
由于不堪其辱,朱皇后在仪式结束回去后企图自缢,尽管被人救了过来,但她最后还是投水自杀了。第二天,徽宗和钦宗被册封了两个极为屈辱的封号:昏德公和重昏侯。又过了一天,金人派二十名医官对宋朝宫眷进行检查,发现怀孕的就为她们堕胎,生病的就医治,准备从她们当中挑选入宫的人。
到达上京仅仅两个月,徽宗、钦宗和其他皇室就不得不再次向着更北的韩州行进,这段旅程用了两月的时间。在韩州,徽宗遇到了先行到达的904 名宗室成员。这些宗室历尽艰辛。
徽宗在一年前离开燕京时,他们仍然被留在燕京,但每人每天只能分到一升的粟米。由于燕京发生的未遂反抗,最后金人不得不将他们迁到更北的地方。金人在那里给了他们一些土地,希望他们能够种地养活自己。在询问了这些人的经历后,徽宗让人送给他们一些薪柴和大米,并帮助他们组织起来。由于他们很多人已经开始纷争不断,徽宗派人去负责,想基于长幼之序来重新建立秩序。此时,一直跟随着徽宗的官员也非常缺乏衣物,于是徽宗向金国上了一份奏表,请求赐给宋俘一些衣服,这个要求得到了应允。随后郑太后也贡献出了十匹绢。
在韩州,徽宗最喜爱的儿子赵楷去世了。在这里停留了一年半后,宋俘再次被迁到别的地方,因为在金国统治者眼中,韩州似乎还是不够靠北,不足以消除他们的担心。1130 年七月,宋朝皇室乘船迁往五国城。途中,五百名宗室和三百名宫中内侍被奉命押往别处。徽宗恳求金兵不要将他们分开,但无济于事。当他们不得不辞别时,徽宗泪流满面地说:“卿等相随而来,忧乐固当同之。但事属他人,无如之何。”最后,到达五国城时,这批人中只有与钦宗同辈的六位宗室仍然跟随着两位皇帝。1131 年,宗室们又迁往上京,此时,他们的人数已减至五百多名。而其他被认为多余的宋俘,都在1130 年按照十人换一匹马的价格,被卖到党项、蒙古和鞑靼等国为奴。
五国城,今位于黑龙江依兰县城西北部
在到达五国城后不久,郑太后就去世了,终年五十二岁。徽宗在五国城又被囚禁了四年。根据蔡鞗记载,即使在那些艰难的环境下,徽宗也仍然坚持祭祖。他经常遥望着南方,问周围的人宋朝皇陵在什么位置。在宋朝先皇和皇后的忌日,徽宗都要进行斋戒,流泪祭拜。每当有一些新鲜食物,徽宗一定要先向祭台献贡,然后自己才品尝。此外,徽宗仍然非常重视子女们的教育。孩子每天来向他请安,他经常会让他们多留一会,甚至还和他们一起赋诗。
由于蔡鞗谈论了在徽宗被囚禁时期读书和写诗的重要性,他也许有意地很少提及徽宗在早年培养的一些别的兴趣爱好。徽宗也许无法维持他对建筑或园林的兴趣,这倒比较容易想象,但仅需要笔、墨和纸就可以进行的绘画和书法呢?徽宗的书法作品仍然很受欢迎。根据张瑞义的记载,徽宗被囚禁时,金国皇帝经常会送给他一些小礼物,就是想获得徽宗写的谢表。金人将这些谢表收集起来,整理成小册子,一直流传了几十年。但是,无论蔡鞗还是别人,都不曾记录过徽宗通过书法或绘画来打发时间,或者为其同伴们带来欢乐。而且,这些活动与作诗相比也需要更多的材料,即使是书法也需要纸和好毛笔,因此,也许徽宗多年来已经习惯在优厚的物质条件下练习书画,而在这种物资匮乏的环境下,几乎很难激起他的兴致。
此外,也没有史料能够证明,徽宗从道教信仰或崇拜中获得了慰藉。尽管有的资料记载,在内禅前和被囚禁初期,徽宗曾分别向道教天神进献祷词,但没有其他道教活动的记载。据说徽宗有时会穿上道服,偶尔也会表达一些可能与道教有关的超脱俗世的思想,但这最多说明道教仍然是他生命中的重要部分而已。不过,他还是会继续和别人讲述他的梦境,以及从中发现的寓意。
对于支撑他的道教信仰的宇宙观基础,徽宗是不是也有所动摇呢?在过去很多年中,他经常看到众多预示王朝兴盛、长治久安以及健康长寿的祥瑞,如黄河水清、鹤群飞舞和发现芝草,等等。如果徽宗现在感到前朝皇帝都不曾沦落到他这样的凄惨境遇,很难想象他会认为那些现象都得到了正确的诠释。
1135 年初,徽宗已经在五国城被囚禁了四年,此时他的老对手金太宗(吴乞买)驾崩了,终年六十二岁。继承皇位的不是吴乞买的儿子,而是阿骨打的孙子,庙号为熙宗(1135—1150 年在位)。
新皇帝比较精通汉语,即位不久就将韦贤妃和六名女子从洗衣院放出来,并将她们送到五国城。几个月后,1135 年四月二十一日,徽宗在五国城去世。他在遗言中请求将自己安葬在宋朝的土地上,但被拒绝。燕京的宋臣都穿上丧服,一直被金人扣留在燕京的宋使洪皓还为徽宗举行了道教法事。两年之后,1137 年年底,这一代金国统治者中的最后一个人粘罕被金国皇帝赐死,成为内部政治斗争的牺牲品。
1142年五月,宋高宗与金国议和,双方同意将徽宗、郑太后和高宗第一位妻子邢皇后的灵柩,以及高宗的生母韦太后送回宋朝。运送灵柩的队伍到达燕京时,洪皓率领宋朝以前的大臣出城在路边迎接,以表达哀痛。在这之后,钦宗受到的待遇也多少有所改善,被迁往稍稍靠南的金国新都上京。而对高宗来说,将父亲的灵柩和母亲接回来是一件重要的孝行,他命人将这件事绘成一幅画,现仍存世。
各地寺观曾被指定庆祝徽宗的生日,如今依然在徽宗的生日和本命日时敬献贡品,高宗也是以此来让父亲留在记忆之中。当听闻父皇驾崩的消息后,高宗将这些道观改名为报恩广孝观,并命令继续举行法事。甚至在高宗去世后,很多宫观还一直为徽宗供奉香火。(节选自《宋徽宗》,注释从略,伊佩霞著,韩华译,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2018年8月版) 【专题】冷门但编辑觉得挺好的文章 艺术家宋徽宗和他的宫廷画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