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 hannah 物种日历
去年的这会儿,全网都在热火朝天地讨论动画电影《狮子王》,日历娘还办了一场“举辛巴”大赛。旧事重提,是因为电影院不开门没有新的院线热点可以跟今天的日历主角——角马——在《狮子王》里也是关键角色。
角马是一类长得有点奇怪的动物,它们无论雌雄都长有向上弯曲的大角,晃眼一看挺像牛的;同时,它们的脸很长,脖子背面有鬃毛,也有那么一点像马。“角马”这个名字可能就是这么来的。它们还有一个名字叫“牛羚”,长得像牛的羚羊,要说起来,“牛羚”这个名字要更贴切一些,因为角马的确是大型的羚羊,它们属于牛科里的狷(juàn)羚亚科,这个亚科的羚羊脸都比较长,看起来怪模怪样的。
纳米比亚Etosha国家公园,一匹莫西干头型的角马。图片:Charles J Sharp / Wikimedia Commons
自报家门
根据传统的分类观点,角马可以分为两种:分布在非洲南部、中部、东南部的斑纹角马(Connochaetes taurinus),和只生活在非洲南部的白尾角马(C. gnou)。这两种角马在100万年前就分了家。
两种角马的中文名已然反映出了它们的特征,所以,要从外观上区分它俩很容易。斑纹角马的前半身有非常明显的条纹;而白尾角马的尾巴是白色的,跟马的尾巴很像。在白尾巴的衬托下,白尾角马身上的深棕色毛发显得尤其黑,在英文世界里,它们被称为“黑角马(Black wildebeest)”;而斑纹角马则被称为“蓝角马(Blue wildebeest)”。
白尾角马的尾巴是浅色,整体配色看上去也比较不善。图片:Vassil / Wikimedia Commons
斑纹角马的脖子上有明显的条纹。图片:Olga Ernst / Wikimedia Commons
如果正对着角马,看不到它们侧面的特征,那也没关系,光看头顶的角也能区分它俩:斑纹角马的角比较开阔,先像自行车把手那样横着向左右两边伸出,然后才向上弯曲;而白尾角马的角则是先向前方伸出,再向上弯曲。所以,从正面看起来,白尾角马更加凶悍。
白尾角马的角看上去更凶。图片:Olga Ernst / Wikimedia Commons
那么,在《狮子王》里出现的是哪种角马呢?根据尾巴和角的特征,我们可以排除掉白尾角马,把目光锁定到斑纹角马上。
不过,这是根据传统分类观点作出的判断,在2011年出版的《有蹄动物分类学(Ungulate Taxonomy)》中,斑纹角马又被分成了四个独立的种,每个种的分布范围相对独立。其中,分布在北部的两种有白胡须,而分布在南部的两种是黑胡须。根据这个新的分类观点,世界上一共有五种角马,《狮子王》里出现的就应该是生活在角马分布范围北部的塞伦盖蒂白须角马(C. mearnsi)了。在传统的分类观点里,塞伦盖蒂白须角马被视为斑纹角马的亚种之一(C. t. mearnsi),IUCN目前采用的也仍是传统的分类观点。所以,接下来,我们也仍以塞伦盖蒂的斑纹角马来称呼《狮子王》里的角马群。
草原最重要的龙套
“塞伦盖蒂(Serengeti)”的名字来自于马赛语中的“无边无际的草原(siringet)”,它位于东非坦桑尼亚境内,面积大约有3万平方千米,是世界上最广阔的草原之一。它和邻国肯尼亚境内的马赛马拉(简称“马拉”)地区相连,一起组成了塞伦盖蒂-马拉生态系统。即使只看其中的塞伦盖蒂国家公园和马赛马拉公园,面积也有1.6万平方千米,相当于整个北京市(含山区)的土地面积。
塞伦盖蒂-马拉生活着庞大的食草动物群,光角马就有100多万头。它们和瞪羚、转角牛羚等其它羚羊,以及斑马一起,养活了马赛狮等食肉动物。而《狮子王》里的主角,就很可能是生活在塞伦盖蒂-马拉地区的马赛狮。
不幸变成了狮子的快餐。图片:Zinneke / Wikimedia Commons
作为《狮子王》里的关键角色,斑纹角马在剧中的戏份其实并不多,甚至连一句台词都没有。但是,对《狮子王》这个狮界“哈姆雷特”的故事来说,角马这个“工具人”又是必不可少的,它的出场带来了故事的第一个转折:反派王叔刀疤正是利用了迁徙的角马群,才成功设计害死了老狮王木法沙。
角马群在干涸的河谷里奔腾,化身一条临时的汹涌大河,当着小王子辛巴的面,吞没了它的爸爸。比起让木法沙被真实的河流吞没,角马“河”的设置着实巧妙。而这“河”的原型,就是每年都在塞伦盖蒂上发生的——东非动物大迁徙。
穿越马拉河河床的角马群。图片:truly / youtube
百万迁徙大军
在塞伦盖蒂,一年可以分为旱季和雨季。每年的11月到次年的5月是塞伦盖蒂的雨季,尤其是3~5月,往往会下连续的大雨,雨水滋养了青草和水源,让包括角马在内的食草动物获得充足的食物。而到了旱季,留在枯槁的塞伦盖蒂则无异于等死,所以,食草动物必须在最干旱的9月到来之前,向北迁徙进入马赛马拉。马赛马拉地方小,面积只有塞伦盖蒂国家公园的十分之一,但即使到了旱季,那里也有茂盛的青草和充足的水源,实在是食草动物们的旱季乐园。
那么,角马是不是就在旱季前后迁徙呢?这个问题取决于看问题的角度。如果是对单一只角马来说,它的迁徙是每一天都在进行的。角马逐水草而居,每一天它都在寻找自己的食物,以一个吃货的天赋跟着食物走。而站在角马群的角度来看,它们只在旱季前后集结成百万大军,一起迁徙,一起抵御捕食者。
从空中看颇为密恐的迁徙大军。图片:Daniel Rosengren / Wikimedia Commons
大体上,在每年的三月之前,斑纹角马会在塞伦盖蒂的南部活动,它们会分散成小群,每个小群顶多由十几头角马组成,前一年怀上的新生儿会在二三月份出生。到了四五月份,角马分散的小团队已经到达了塞伦盖蒂的中部甚至北部,它们开始集中,逐渐汇聚成大军,新一年的发情期也到来了。
到了六月,角马已经集结了百万头级别的迁徙大军,这迁徙军团里还混入了斑马、瞪羚等其它食草动物,它们渡过格鲁美地河,来到了塞伦盖蒂的最北端。在“军团”里,羚羊们喜欢吃低矮的草茎、草根,而斑马喜欢吃比较高的草。所以,迁徙路上通常会由斑马先行,后面跟着角马和瞪羚。不过,这迁徙大军并不是界限森严的,有些角马走得快,也会跟斑马混群;有些角马走得慢,就会跟瞪羚混在一起。大家都会尽量混在百万头级别的“军团”里,靠其它动物的掩护来抵御捕食者。
与斑马混群的角马们。图片:Harvey Barrison / Wikimedia Commons
吞噬生命的河流
八月份,终于到了大迁徙途中的标志性事件——角马军团强渡马拉河,进入了马赛马拉。
对迁徙大军来说,马拉河是整段行程中最凶险的一段路。河水汹涌不说,河里还埋伏着鳄鱼跟河马,对鳄鱼来说,渡河的食草动物们简直就是送上门的外卖。而这其中,角马群的损失是最大的,它们渡河时往往冲在迁徙大军的最前面。就像《狮子王》里那群飞奔的“工具人”角马一样,在马拉河边,角马也会前赴后继地冲入河中,利用数量优势强行渡河。它们有的被河水冲走,有的被河马撞倒,有的被鳄鱼咬死、分吃掉。最终,一部分角马顺利渡河,到达了它们的旱季乐园马赛马拉。角马会在马赛马拉生活几个月,直到雨季到来,它们又会回归“无边无际的草原”塞伦盖蒂。
鳄鱼攻击过河的角马。图片:Nat Geo Wild / youtube
如果要给《狮子王》的故事寻找现实中对应的地点,那么木法沙之死很有可能发生在塞伦盖蒂。虽然在非洲南部等地也有角马等分布,但还能集结大军、能够长途迁徙的角马就只剩非洲东部(塞伦盖蒂、坦桑尼亚)和中部(赞比亚)的三个种群。甚至,这些地方的角马迁徙可能也在消亡。2017年发表的一项研究指出,卫星图像显示,从2014年开始,在包括了塞伦盖蒂-马拉在内的大马拉地区,人工建设的围栏数量急剧增加。研究者警告说,在围栏最密集的北部,一部分角马种群的数量已经呈现出灾难式地减少。
鳄鱼攻击过河的角马。图片:Nat Geo Wild / youtube
对角马来说,围栏仿佛也是一条吞噬生命的河流,而它所吞噬的,还不只是角马这一种动物。和角马一同迁徙的食草动物们会怎么样?等不到“外卖”的捕食者们又该去哪里寻找食物?生生不息的塞伦盖蒂-马拉生态系统,会因为围栏走向崩溃、消亡吗?此刻,还来得及寻找答案。
非洲故事
狮子王讲了什么故事?
斑马是黑底白纹还是白底黑纹?
河马便便怎样杀死鱼?
果壳商店屡次卖爆的物种演化桌游现在全新推出了飞行&气候扩展包,老游戏又多了更多新玩法!
需要配合物种演化桌游本体一起食用哦
飞行扩展包中加入了飞行物种。拥有飞行技能时,物种可以从空中俯冲攻击地面猎物;遭遇地面捕食者后可以迅速飞走!
食物稀缺时还能迁徙到新的栖息地。飞行特性为游戏加入了更多可能性!
飞行扩展包新增食物来源——悬崖。为了飞行,物种需要消耗大量食物维持体型,这类食物将从悬崖获取。
悬崖类似游戏本体中的水塘,但这里的食物无法参与计分,回合结束时需要丢弃。
气候扩展包带来了全新的变数,不断变化的气候之下,你的物种也要拿出应对措施。
在这里气候版图取代了水塘,成为了新的食物来源。上方冷热区域的物种数字代表了极端气候带来的种群损失,新的挑战,你们该如何应对呢?
扩展包加入了30张气候事件卡,15张热气候+15张冷气候。扩展包开创了全新的游戏轨迹,你的物种不止是要吃饱,还要随时关注温度变化对种群的影响。
物种演化气候&飞行扩展
需要配合桌游本体一起食用
戳图带走 /
原标题:《就是它,踩死了辛巴的爸爸!》
阅读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