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 齐子林 上海老底子
活到老、学到老的乐趣
文/齐子林
俗话说:“活到老,学到老。”这句话非常有道理。时代在发展,社会在前进,新的东西日日翻新,层出不穷。我们要跟上时代的步伐,与时俱进,就必须不断地学习,充实自己,提高自己。不然,我们就会落伍,就会逐渐被淘汰。
不少中、老年人,往往缺乏学习的动力,认为我已经那麽大年纪了,事业、家庭也就这个样了,学不学都无所谓。还有一些人,有学习的愿望,但对自己能否学会,缺乏信心,总是怀疑“我还能学得会吗?”或者“我还能记得住吗?”也有一些人,怕别人(包括自己的孩子或小辈)笑话,怕难为情。如此等等,都是自己给自己设置的障碍。
我以自己的切身经历,体会到“世上无难事,只怕有心人。”只要你自己下决心去做一件事,没有做不成的。关键是你自己想去做,肯去做,不要去顾忌别人会不会笑话,也不要怀疑自己能不能做得好,你一定能成功。不仅如此,你还能从学习的过程中,体验到许多许多乐趣,而这种乐趣是你花再多的钱也买不来的。
我先说说我学电脑的事吧。在1994年以前,我对电脑也很陌生,一窍不通。同时对它有一种神秘感,不敢碰它。那时儿子上高中,提出要买一台电脑,我与妻子商量,觉得儿子的要求合理,尽管那时价格很贵,我们咬咬牙,一狠心,也就买回来了。成为儿子的专用品,平时仍然不敢去碰它。生怕把它搞坏了。直到1995年(那年我54岁),我调到一家中外合资企业去工作,情况才有了变化。开始我分在国际市场部,那时懂电脑的人很少,合资方芬兰总部做的样本后面已经附送计算机软盘,里面包含的信息量相当丰富,但我们大部分人都不会使用,办公室有一台老式(386)电脑,但谁也不会用,看着它傻眼。
人过半百学电脑
后来公司又分进来两位大学毕业生,同时也购置了一批电脑,推进联网信息管理。我开始接触电脑。先拿一篇文章来练中文输入,小时侯学的是注音符号,没有学过汉语拼音。没关系,硬来,不懂就问XZ(与我同科室的大学生,一位很可爱的山东姑娘),或者查字典。我采用的是毛主席的“从战争学习战争”的方法,重视实践。边实践,边学习。这样容易学,也容易记。电脑方面的书我也买了,光看书不行,很枯燥,也记不住。就这样,我很快就掌握中文输入了,接着又学会了编辑,排版,储存,打印。我对电脑产生了浓厚的兴趣,就不断地找文章来打。当时我负责出口部的统计工作,结合自己的工作,我又开始学习Excel。仍然采用边实践边学习的办法,不懂就问身边的老师XZ,而XZ也确实给了我最大的帮助,不厌其烦地一遍遍教我,非常耐心,亲切。我很快就掌握了Excel的操作方法。并且把它用到我的业务工作中去。例如,日常的出口订单的统计,出口产品的分类统计以及每个月的报表,凡是能用上的,我全部都改用电脑统计了。这不仅提高了工作效率(节省时间,准确率高),而且做出的报表美观大方,博得同事和上司的一致赞扬。当时总公司下属几十个有出口任务的企业,绝大多数是采用人工手写做报表,只有我是用电脑打印的,我感到非常自豪。当时学的其实只是电脑最最起码的知识,即办公自动化方面的知识。随着计算机的日益普及,我后来又学会了上网,发电子邮件等等,电脑给我带来的方便和乐趣越来越多,已经离不开它了。我开始学电脑时,还是英文版,很多单词还看不懂,都是边查字典边操作;现在不仅有中文版,而且越来越方便。试想如果电脑不方便,怎麽能那麽普及?因此我总是劝说周围的同事朋友,叫他们去学电脑,不难的,肯定能学会的,学会了,就受益无穷。不知道这样说,能不能说服别人。
再说说学英语的经历和体会吧。我在中学,大学都是学的俄语,当时学的也很认真,努力,但后来除了评职称,应付外语考试几乎很少用到。“四人帮”垮台之后,曾经参加县科委组织的英语培训班,但后来工作一忙,就坚持不下去了。一直到1995年调到中外合资单位工作,分在国际市场部,天天跟老外见面,却开不了口,十分尴尬。而且那时侯天天接触的也都是英文(传真,样本等),虽然别人没有给我压力,但我自己感到坐不住了,这种外界环境逼得你要学外语,起码你得扫盲吧。为了加快速度,我除了利用上班时间学习之外,还决定牺牲业余时间,报名去念英语夜校(NEW KANG)。
便于工作学英语
我选择了一所离家较近的学校去报名,接待我的老师很有礼貌地问我:“老伯伯,你是为你孙子报名,还是为…..”,我连忙打断她的话,说“是替我自己报名。”她无比惊讶地说:“啊?!老伯伯,你多大岁数啦?”我有点不好意思地回答她说“我今年五十几岁(实际年龄是54岁),怎麽样,还可以学吧?”“老伯伯,你不知道,来我们这里学英文的,全是小朋友哎!”我说:“有多小?”她说:“预备班吧,有的还小。只有小学四、五年级。”我问了问有没有为成人举办的学习班,她说前些年倒是有,现在读书的高潮过去了,没有了。她以为我肯定会打退堂鼓,试探地问我,还报不报名?没想到我会说“还是报个名吧,反正读书,求知识,没关系的。”这是我自己为自己鼓气。于是我一本正经地填了表,报了名,付了钱,成了这所业余英语夜校有史以来年龄最大的学员。
到了开学的前几天,我妻子因得急性妇科病住院开刀治疗,我思想上倒是在犹豫,去还是不去?我妻子倒是鼓励我“你还是照原计划去吧,我这里不要紧的,你放心好了。”于是,到开学的那一天,我兴冲冲地,吃完晚饭,就提着书包,骑着自行车直奔四川北路第一小学。到了教室门口一看,呵,可热闹了。只见都是爸爸妈妈或是爷爷奶奶陪着来念书的小孩,大部分是小学四、五年级的学生,最多也只有初中预备班。教室也是为小朋友设计的,我赶紧找个靠边的座位坐下,这下好了,引来许多惊异的目光和猜测。有些家长问我“老伯伯,你也是来报名学英语的?”得到我的肯定答复后,连忙即兴教育他们的小孩“侬看看叫,人家这位老爷爷都这麽大岁数了,还要来学英语,你们(怎麽怎麽)….”说得我脸红心跳,好难为情。幸好,过不久,就上课了。这些家长有的回去了,有的就等在外面,等孩子念万书再护送回家。
老师姓朱,中年人,黑黑的,在411医院工作(这是后来才知道的),参过军。他一上来,先点名。叫到小朋友的名字,他们都很响亮地答“到!”并举手示意。等叫到我的名字时,我也学小朋友的样,只不过声音轻了些。老师又拿我做活教材,对孩子们教育了一番。
等到正式上课,他每堂课都要提问我好几次,我都像小学生一样,站起来回答问题(课桌椅很矮,站起来很费劲)。有时候还经常和小朋友一起立到黑板前,面对大家做英语对话操练。
最有意思的是,在课间休息时,这些孩子们,一个比一个活跃,有的打玻璃弹珠,有的玩斧头剪刀,有的玩捉人游戏…….…我站在那里看呆了,也不知自己该干些什麽才好。我忽然觉得自己是不是在做梦?这种体验太有趣了,仿佛又回到了童年,回到了小时候。又不完全是。过了一段时间,我慢慢适应了这种环境,开始有意识地和小朋友交朋友,与他(她)们拉呱,有不懂的问题就问他(她)们,他(她)们有不懂的也问我。我还不时送一些小礼品(是当时耐莱斯给客户准备的礼物,诸如圆珠笔,活动铅笔之类)给他们。我与他们相处得越来越融洽,有时候双休日,在路上遇到,居然还打招呼。那时候,他们往往和自己的父母在一起,而他们的父母比我显然要小。我觉得这种经历太难得太有趣了。想想看吧,我有小学同学,初中同学,高中同学,大学同学,这些同学都是和我同一个年龄段的,而现在我又有了二十几个可以当我孙子孙女的小同学,我感到非常的开心和自豪。能有几个人会有我这样的经历和体验?!
到夜校来念外语的小朋友,大部分是被家长“逼”着来的。随着时间的推移,难度也越来越高,有些小朋友坚持不下去了,教室里来上课的人逐渐减少。我坚持学完第二册,第三册因报名人数实在太少,停办了。
这两年时间,我不能说,我学得多麽好,但至少,我初步扫盲了。能对付日常生活和工作中遇到的一些简单的英语了。受益非浅。我是很想继续学下去的,但到了1998年底,我又一次迎接命运对我的挑战,到一个新开张的石化工程公司去当副总经理。工作担子明显加重,出差占去一大半时间,学英语,只好暂停了。
回顾学英语的过程,我觉得方法还是有些问题。最主要的是,实际操练得太少。侧重背单词,熟悉语法;缺少外语环境,很少开口。记得在耐莱斯,经常有外国人来。有一两次,办公室里就剩下我和老外两个人,我觉得挺别扭,硬着头皮和老外交谈了几句话。(诸如Do you like music?等等) 事后觉得挺开心。要是一直坚持用英语和别人(当然最好是与外国人)对话,哪怕说得“洋径浜”说得结结巴巴也比不开口强。
人到老年学弹琴
我于2001年11月27日,整整60足岁,正式退休。儿子挺孝顺,我刚退休,他就给我买了一台电脑和一架钢琴。我一直喜欢音乐。但从来不敢奢望自己拥有一架钢琴,即使有了,也没有地方摆放;除此之外,还需要有时间和心情。现在一切条件都具备了,那就下决心学吧。我从2002年3月18日开始,正式拜我的初中老同学(教了几十年音乐和钢琴的)杜汉兴为师,从零开始,认认真真地,“象萨有介事”地学起弹钢琴来。应了一句老话——六十岁学吹打。我坚持每天练琴两小时,每周上课一次,这样过了七、八个月,居然能够弹一些简单的乐曲,那真是其乐无穷!乐在其中!我庆幸自己找到了一种非常适合自己的退休后的生活方式。我要在这条路上一直走下去。
鸣谢:齐子林先生赐稿分享!
齐子林先生热文
▶▶▶▶上海老底子
每天为侬送上精彩文章一组
打开尘封的记忆,寻觅往昔的岁月
叙上海老底子事
忆上海老底子人
诉上海老底子情
以史明志,以启未来
原标题:《活到老、学到老的乐趣(作者:齐子林)》
阅读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