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
青海流出一批照片,
惊呆了…
初夏时节青海湖 赵凛松 摄
没人会相信
青海真实的样子是“水灵灵”的
高原蓝宝石青海湖 黎晓刚 摄
那么,水从何处来呢?
......
祁连山,昆仑山,
巴颜喀拉山,唐古拉山等山脉
多在海拔五千米以上的高寒之地
山顶终年积雪
是冰雪覆盖的寂静国度
图为昆仑山 陈鹏 摄 三江源国家公园管理局供图
昆仑山博格达坂峰 李军 摄
霞染黄河源头年保玉则雪山 勒旺 摄 三江源国家公园管理局供图
唐古拉山主峰格拉丹东冰川 李长福 摄 三江源国家公园管理局供图
俯瞰巴颜喀拉山主峰雅拉达泽 贺大明 摄 三江源国家公园管理局供图
每当气温回暖的春夏季节到来
冰川和雪山像一座座固体水库
消融成水
阿尼玛卿 石占果摄
滋养了山下的草原和河流
澜沧江源头一角 代纯 摄
孕育着土地上的高原生灵
祁连山下好牧场 官群 摄
成为一些江河湖泊的主要补及水源
冬格措纳湖 李友崇 摄
是维系着整个江河流域
水资源平衡的“水塔”
王凯 摄
俯瞰沱沱河 蔡征 摄 三江源国家公园管理局供图
进入宽广辽阔的山麓
蜿蜒成辫状
三江源国家公园管理局供图
最终汇成三条大河
黄河、长江、澜沧江
澜沧江 沈传立 摄 三江源国家公园管理局供图
并赋予它们磅礴、豪迈的气势
冲破高山,向着大海的方向奔涌而去
沿途哺育着中国大地的
富庶平原、鱼米之乡
...
拉西瓦水电站 黄河公司 供图
黄河出世,龙吟九曲 图登华旦 摄 三江源国家公园管理局供图
它是母亲河
它哺育了五千年华夏文明
黄河源头的冬格措纳湖 玛多县委宣传部供图
人们记忆中的黄河
是怒吼着夹杂着厚重泥沙的样子
壮美且气势无双
黄河之水天上来 沈传立 摄 三江源国家公园管理局供图
但在黄河源头
它确是清晰且涓涓细流的“温婉”样子
尖扎黄河湾 黎晓刚 摄
在它的身边还散落着许多
大小不一、形状不同的湖泊
青海玛多县黄河源 蔡征 摄 三江源国家公园管理局供图
这些湖泊密密麻麻,星罗棋布
宛如天上繁星
呈现出奇异景色
夏季的星星海呈现出奇异景色 赵凛松 摄
而这些只是湖泊王国的冰山一角
青海有1800多个大小湖泊
面积在0.5平方公里以上的湖泊就有262个
中国湖泊总数近一半都在这里
黄河源头千湖奇观 三江源国家公园
黄河源区星星海 李全举 摄 三江源国家公园管理局供图
也不是所有的湖都如同青海湖一般
是一片汪洋
冬季青海湖 黎晓刚 摄
在柴达木盆地
藏着很多“固体”的湖——盐湖
盐湖 蔡征摄
在阳光和盐水浓度的作用下
这些盐湖的颜色多变
一年四季、每天24小时
都出现不同的色彩变化
呈现色彩斑斓的美丽景观
翡翠湖 赵凛松 摄
空中俯瞰
犹如大自然的调色盘,美不胜收
瀚海盐田 李晓东摄
俯瞰的茶卡盐湖有另一种美 周星亮 摄
察尔汗盐湖 王火炎 摄
青海的淡水湖
也呈现出“与众不同”的样子
翠湖舞者 刘忠俊 摄
阿拉克湖
犹如碧玉宝镜舞动着红色丝带
蜿蜒曲折数百公里的
大地的血脉 王火炎摄
可鲁克湖和托素湖相距很近
风貌和性格却迥然不同
一条公路分割出两个视界
一边水草肥沃
一边戈壁苍茫
可鲁克湖 王火炎 摄
情人湖恋情 刘宽新 摄
还有扎陵湖、鄂陵湖、冬格措纳湖、
可可西里湖、哈拉湖......
湖畔牧场 张瑞敏 摄
尽享冰川、大河、湖泊之利的青海
湿地资源丰富,类型多样
高原湿地 张纪元 摄 三江源国家公园管理局供图
阿拉克湖湿地 王火炎 摄
2015年4月
中国第二次湿地资源调查结果显示
青海湿地资源面积位居全国第一
占中国湿地总面积的15.19%
湿地秋韵 李海生 摄
阿拉克湖湿地 王火炎 摄
如今在全球气候变化影响、
政府大力保护治理下
青海湿地、湖泊面积大幅扩张
呈现丰盈之美
“千湖美景”再现
高原湿地 赵生洪 摄
青海拥有的湖泊湿地
不仅养育了
这片土地上生活的人们
也滋养着这片土地上
丰富的动植物资源
这里是野生动物最快乐的天堂!
藏羚羊 青海三江源生态保护和建设办公室供图
普氏原羚 毕安社 摄 三江源国家公园管理局供图
雪豹 青海三江源生态保护和建设办公室供图
白唇鹿 卜建平 摄 三江源国家公园管理局供图
野牦牛 樊尚珍 摄 三江源国家公园管理局供图
到了每年冬天
上千只鸟儿如瑞雪般
降落到湖边湿地过冬
一片生机盎然的景象
迁来青海湖越冬的大天鹅 杨涛 摄
三江源鸟类 青海三江源生态保护和建设办公室供图
你看,蜿蜒的河流
如大地跳动的血脉
润泽着万物生灵
野生动物频繁“出镜”
勾勒出人与自然和谐共生的生态画卷
......
三江源裸鲤 三江源国家公园管理局供图
楚玛尔河 李晓东 摄
三江源国家公园管理局供图
来源:中国新闻社、青海有意思
原标题:《刚刚,青海流出一批照片,惊呆了…》
阅读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