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 美国动态 上海美国研究
美国战略与国际研究中心(CSIS)网站近日载文分析了美国近26年来的恐怖事件,认为美国面临的恐怖主义问题日益严重,最严重的威胁或许将来自白人至上主义者,在2020年剩下的时间里,美国面临的威胁可能会因为总统选举、新冠危机、抗议活动而上升。
文章摘要如下:
本文主要提出并回答了两组问题。首先,美国最主要的恐怖主义是什么类型?美国本土的恐怖主义威胁是如何随着时间推移而演变的?第二,这些数据带来何种启示?为了回答上述问题,本文汇编并分析了1994年1月至2020年5月8日美国发生的893起恐怖事件(包括恐怖袭击和被挫败的恐怖主义阴谋)的原始数据。
本文将恐怖主义定义为,非国家行为体为实现政治目标、制造广泛的心理影响,故意使用或威胁使用暴力,主要分为右翼恐怖主义、左翼恐怖主义、宗教恐怖主义以及种族民族恐怖主义(ethnonationalist terrorism)四大类。
右翼恐怖主义是指次国家或非国家实体使用或威胁使用暴力,其目标可能包括种族或民族至上、反对政府权威以及仇视女性;
左翼恐怖主义是指次国家或非国家实体使用或威胁使用暴力,以反对资本主义、帝国主义和殖民主义,追求环境或动物权利等等;
宗教恐怖主义包括使用暴力以支持特定信仰,这些信仰包括伊斯兰教、犹太教、基督教和印度教等;
种族民族恐怖主义是指为支持种族或民族主义目标而进行的暴力活动。
1994至2019年美国不同类别恐怖事件的数量变化情况,来源于CSIS网站
右翼恐怖主义是最大威胁
数据显示,美国本土的恐怖主义有三大明显的发展趋势。首先,自1994年以来,在美国发生的所有恐怖事件中,右翼恐怖袭击与恐袭阴谋占大多数(57%)。
其次,右翼恐怖袭击与阴谋的总数在过去六年中大幅增长。以2019年为例,右翼极端分子在美国实施的恐怖袭击以及所策划的恐袭阴谋占总数的近三分之二,2020年1月1日至5月8日,右翼恐袭及恐袭阴谋占总数的90%以上。
最后,尽管恐袭造成的死亡中大部分都与宗教极端分子有关(受“9·11”事件影响),但在有致命恐袭记录的21年中,有14年半数以上死亡都是由右翼恐怖分子造成的。
根据每年恐怖事件的数量和导致死亡的人数可以看出,右翼极端分子对美国构成了最严重的恐怖主义威胁。
在美国,右翼恐怖分子与网络主要分为三类:白人至上主义者、反政府极端分子以及非自愿独身者(incel,即极端厌恶女性的异性恋男性)。这三大类之间(甚至内部)在意识形态、能力、战术以及威胁程度等等方面存在差异,但他们仍有一些共同点。一是他们都是在分散模式下运作的,威胁来自个人而非团体;二是他们很大程度上是在线运作组织的,这对执法部门识别潜在攻击者构成了挑战;三是他们采取了外国恐怖组织的某些策略。
哪些因素将助推美国的恐怖主义威胁?
在接下来的一年里,美国的恐怖主义威胁可能会因为几大因素而上升,这些因素不是恐怖主义的起因,但有可能助长怒火,并被少数极端主义分子当作实施暴力的借口。
首先,11月的总统大选可能会成为仇恨与两极分化的重要来源,增加恐怖主义事件发生的可能性。部分极右翼极端分子将自己与总统特朗普联系在一起,并可能在大选前后诉诸暴力。正如美国司法部文件所强调的,一些极右翼极端分子称自己为“特朗普战士”。如果特朗普输掉大选,一些极端分子可能会使用暴力,因为他们认为大选存在舞弊现象或者民主党候选人拜登当选将破坏他们的极端目标。
然而,如果特朗普成功连任,那么一些极左势力可能会诉诸恐怖主义。比如,2017年6月14日,左翼极端分子詹姆斯·霍奇金(James Hodgkinson)在弗吉尼亚州亚历山大市枪击了美国众议院多数党党鞭史蒂夫·斯卡利斯(Steve Scalise)、国会警官克里斯特尔·格林纳(Crystal Griner)等四人。在此之前,霍奇金在脸书上写道:“特朗普是叛徒。他摧毁了我们的民主。是时候该摧毁他了。”
其次,与新冠肺炎疫情有关的事态发展,比如长期失业或政府试图关闭“非必要”企业以应对第二波或第三波疫情,可能会加剧恐怖主义威胁。例如,一些极右翼极端分子以暴力相威胁,批评联邦、州和地方政府所采取的社交疏远措施剥夺了他们的自由。2020年3月,与新纳粹组织有关的蒂莫西·威尔逊(Timothy Wilson)在密苏里州的一家医院实施炸弹袭击,被联邦调查局特工击毙。蒂莫西策划袭击已有一段时间,但他最后选择利用新冠疫情,以医院为袭击目标,计划以此获得更多的曝光度。此外,在极左和极右势力中,一些人反对疫苗接种(认为疫苗接种是政府与制药公司联手策划的阴谋),威胁要采取暴力行动来应对新冠疫情。
最后,除了大选之外的两极分化事件,如校园枪击或因种族原因导致的谋杀,可能会引发抗议活动,并被极端分子利用。比如,各方极端分子企图利用今年5月和6月美国发生的抗议活动,以此作为实施恐怖主义的借口。此外,极右和极左恐怖网络在抗议活动中相互使用暴力的情况也引发了人们对暴力升级的担忧,例如2017年发生在加利福尼亚州伯克利市和弗吉尼亚州夏洛茨维尔市的暴力事件。
为了打击恐怖主义,美国社会各个方面仍可以发挥重要作用。政客应当鼓励文明与尊重,避免使用煽动性的语言;社交媒体公司应当继续在社交平台上打击仇恨和恐怖主义。但是,随着2020年11月美国总统大选临近,斗争将会变得更加困难,甚至在大选结束后也是如此。最后,美国人民应当更加警惕虚假信息,仔细核实信息来源,遏制煽动性语言。
本文编译自美国战略与国际研究中心网站文章The Escalating Terrorism Problem in the United States。译者:吴昊琦
如无注明,图片来源于网络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本公众号立场无关
原标题:《分析美国近26年来的恐怖事件,有何发现?》
阅读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