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 SME SME科技故事
来源 The Bogotá Post
作者 Arjun Harindranath
翻译 SME科技故事
高能预警!本文含有大量沙蚤病相关图片,这是一种严重时可致命的寄生虫病,会在皮肤上留下严重溃疡。虽然这个故事有一个美好的结局,但你如果一边吃饭一边读这篇文章,这些图片可能会让你感到恶心。
回溯到2002年,在巴西东北部登革热疫情最严重的时候,政府请德国热带病专家赫尔曼·费尔德迈尔(Hermann Feldmeier)来确定疫情的规模。
作为陌生的外地来客,这位德国医生很快就收获了一批观众。他在巴西福塔莱萨的贫民窟做调研的时候,一群孩子一直跟着他。
费尔德迈尔仍记得那些孩子们的走路姿势异乎寻常,仔细检查后发现他们的脚趾严重发炎甚至变形,弯曲成奇怪的角度,这解释了他们跛行的原因。除此之外这些孩子们的脚底也有他此前从未见过的深度溃烂。
“你脚上的这些是什么?”费尔德迈尔用葡萄牙语问其中一个孩子。
“脚虫。”孩子告诉他。这儿的每个人都有这种“脚虫”。
回到德国后费尔德迈尔开始搜索有关这种神秘疾病的资料,令他吃惊的是,这是热带疾病中的一个未知领域,除了1943年瑞士博物学家的一次观察记录,人们可以说是对它一无所知。
这是由穿皮潜蚤(tunga penetrans)寄生导致的相当严重的疾病,叫做沙蚤病(tungiasis),主要折磨儿童与老年人。
“这可能是最被忽视的热带病。”费尔德迈尔在柏林学校的办公室接受《波哥大邮报》采访时表示。
沙蚤病也被叫做潜蚤病,除了南美,这种寄生虫也存在于加勒比地区、撒哈拉以南地区以及马达加斯加,然而它可怕的生活方式在全世界都是一样的。
在全世界的沙蚕病中,罪魁祸首都是母沙蚤。它们附着在人类身上,然后挖洞钻入皮肤表面下的表皮层。
尽管这些寄生虫看上去很小,但它们以皮下营养为食,10天内就能够膨胀到原来大小的2000倍,像肿瘤一样生长的沙蚤可以长到“豌豆那么大”。
这些营养物质足以供母沙蚤通过皮肤表面突起的小孔产卵,这也是它们获取氧气的通道。在产下卵后,母沙蚤的体型就会慢慢缩小然后死去。
如果卵不小心落到泥土或沙子上,它们仍然会孵化并在泥土中完成它们的生命周期,直到下一个毫无察觉的寄主从它们身上走过。对人类来说,沙蚤通常会通过脚底入侵人体,尽管理论上它们可以钻入我们身体与地面接触的任何部位。
雌性沙蚤从上图所示的孔口吸入氧气并产卵
最近的对亚马逊地区沙蚤病重症病例的研究中,费尔德迈尔和同事发现,本地患者的脚踝、膝盖、肘部、手、手指和肛门周围都有沙蚤寄生的踪影。由此带来的溃疡还常常伴随着感染,如果不及时治疗,可能会危及生命。
哥伦比亚沃佩斯省的一位72岁的妇女受沙蚤病的影响走路时非常痛苦,以至于只能让她的两个外甥用吊床将她抬到小船上,耗费6个小时来到米都当地的医院。
沃佩斯省的大部分地区被雨林包围,难以通过公路进入
费尔德迈尔第一次看到她时,她的身体正慢慢消瘦,很明显在这种状况下她吃得很少。就像福塔莱萨贫民窟的孩子一样,她的脚上也有成群的溃疡,酷似菠萝的眼睛和果皮(见下图)。
病人脚上由沙蚤导致的溃疡,我们警告过你这些照片会很恶心。图源:公共科学图书馆
“有些病人病情非常严重,他们的皮肤中生活着1000多只寄生虫。他们都快死了。”费尔德迈尔说。除了用锋利的工具将寄生虫一个一个挑出来之外,似乎也没什么有效的治疗方法。
这名德国医生当时就在米图,他让同事把这名老妇人和沃佩斯河附近的其他四名本地社区的病人送到该地区唯一的一家医院。
他很少见到这种严重的病例,于是和同事们试图找到导致如此严重沙蚤病的因素,答案不全是因为这种寄生虫。
费尔德迈尔见过的病人除了都患有沙蚤病之外,还有一个共同点:他们都极度贫困。比如这位72岁的妇女有一个儿子,但儿子没有能力照顾她,每天只能给提供一顿饭。因为膝盖已经出现了问题,她只好整天躺在吊床上。
另外她的孙子基本上也被父亲抛弃了,而且患有学习和认知障碍。由于在她附近的泥地里玩耍,他也患上了严重的沙蚤病,这名16岁的男孩被送进医院时只有23公斤。
另外含有有机物质或燃烧灰烬的地面为这些寄生虫的大量繁殖创造了一个良好的环境。“在这临时根据地里,沙蚤也默默进行着它们的生命周期,”费尔德迈尔说,“你离开吊床把脚放在地上时,下一代寄生虫就会进入你的皮肤。”
此外患者大多被同伴抛弃,无法获得高质量的医疗服务,这是造成他们发展成严重沙蚤病的重要因素。费尔德迈尔表示,当地居民认为这是一种诅咒,病人被当作麻风病人对待,人们也不愿意提供帮助。
“没有来自社区的帮助——这是沙蚤病最终发展成危及生命状况的典型设定。”
当然“歧视”并非是南美洲独有的情况。在肯尼亚,以前人们会通过在脚上涂高锰酸钾来治疗沙蚤病,这种化合物能把病人的脚染成紫色,从而会使他们蒙上更深的污名。
正是在这种情况下,费尔德迈尔发现了一种新的化学处理方法,即使用二甲硅油。他曾在非洲见过一些有一定效果的自然疗法,比如椰子油和印度楝树叶提取物的混合液涂抹在溃疡处。
但二甲硅油的试验结果显示,它可以通过阻断寄生虫的氧气供应达到最佳的治疗效果。到目前为止,二甲硅油的治疗效果是惊人的。“只要在被寄生虫感染的地方滴几滴油就行了,它的功效在98-100%之间。”
令人高兴的是,即使是上面两张照片中那样的病例,用二甲硅油进行两次护理就可以使他们完全康复。人们希望这类治疗方法的广泛应用能够减少发展中国家因沙蚤病而死亡的人数。
原文链接:
https://thebogotapost.com/tunga-penetrans-get-to-know-colombias-least-favourite-skin-burrowing-parasite/36582/
看完文章先别走!
文末还有本周粉丝专属福利 ~
原标题:《真实的密恐寄生虫病,钻入脚底留下密密麻麻的孔洞》
阅读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