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源:南方传媒书院
作者:颜志雄
吃播,作为互联网时代的产物,站在视频红利的风口上,俘获了一大批粉丝的芳心。谁不喜欢吃美食呢?即使是“云吃”,也能满足很多人的视、听、 味、嗅觉的饕餮盛宴。
在95后年轻人的向往的职业中,网红、直播类占据半壁江山。
其中看起来光鲜亮丽、大饱口福的吃播更是香馍馍,多少人怀着一颗势必吃出一番天地的心态入局,又有多少人想逃离这个圈层,黯然神伤?
吃播屡屡翻车,你我依旧无法自拔。天下免费的午餐尽在吃播,可如此多山珍海味,炊金馔玉都能一扫而光?
吃播乱相,值得我们理性冷静思考。
导读
1.人间迷惑的吃播,吐了
2.繁荣背后的假象和痛苦
3.吃播为何被围观
4.吃播的未来何去何从
1
人间迷惑的吃播,吐了
“吃播”即“吃饭直播”,具体来说就是网友利用直播平台向网友直播自己吃饭的过程,依靠“吃相”的受欢迎程度获得 “打赏”。
2013年,韩国兴起一种“吃饭直播”的网络真人秀,人们通过付费观看主播“mukbang”(吃饭直播)。
2014年,部分粉丝将韩国吃播朴舒妍的直播剪辑过后上传 YouTube,视频中主播的高颜值和食物的新鲜感,吸引了大量网友的关注。视频顺利出海。
2015年,吃播传入中国,早期以韩日主播视频翻译为主,后来人们或出于喜爱或嗅到商机,开启了中国吃播的纪元。

吃播作为“舶来品”,并没有被人们很好的“拿来”。吃播本身还是一个不成熟的产物,却被某些主播和网红公司一步一步砸招牌。
民以食为天,吃是人生中最快乐的事情之一。可是,吃播的某些骚操作让我吃不下饭。隔着屏幕的空气,仍令人窒息。
大约在一个月前,B站某吃播up主发布的视频翻车了,而且翻了十万八千里,亮瞎我的17K钛合金双眼。每当我回忆起那个“吐播”时,心里一片凄凉。
乍一看,一碗混沌一大饼几根油条,大包子蘸点辣酱配上黄瓜。这一顿平平无奇的大份餐下来,还真来食欲了。
紧接着,画风突变,前方高能。大变戏法拿出一个碗,开始了人间迷惑行为。吃下的食物嚼几口就吐了。这波操作还是不够刺激,那就呕出声音来。
幕后的老婆指挥他的坐姿、动作、食物的戏份……一切都尽在掌控之中。
他老婆为什么不让主播“吐”地优雅点呢,还有标题应该为“吐播”,至少我也得有个心理准备。
视频最后,主播还不忘竖个大拇指,一场瞒天过海、天衣无缝的史诗大片正式杀青。
这时网友们也耐不住了,直指这毁三观、辣眼睛的视频。
看客一方面又追求刺激,另一方面也受够了假吃、幕后剪辑等骚操作。
直到后来我发现了这位哥们的更多同门师姐,都出自“ 奇葩派”
大姐,你的胃是铁打的吧,火鸡面上辣酱可以辣穿肠啊,要不要提前预定好专业团队呢?
没有最骚,只有更骚。这一大船洗脚水下来,面条还是那个味吗?还有小心别翻船啊!
你吃的这是神马?奇奇怪怪的食物,我严重怀疑你在开车,颜色警告!
在这里我改编一下鲁迅先生的《狂人日记》:
我打开网页一查,这吃播没有下限,歪歪斜斜的每页上都写着"虚情秀场"几个字。我横竖都想吐,仔细看了半夜,才从字缝里看出字来,满本都写着两个字是"吃人"!
这个门派,靠坑谣拐骗、自欺欺人来博眼球。
2
繁荣背后的假象和痛苦
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就有媒体争相报道:某吃播博主日入多少千、月入多少万,导致很多并不了解行情的人误入歧途。
也是大约在一个月前,拥有60万粉丝的“大胃少女周小楠”(以下简称小楠)退出了抖音,账号主播换成了另外的少女,而她也将面临100万的违约金处罚。
2016年,小楠在大一时就被吃播吸引,当时国内也有着吃播界第一个敢吃螃蟹的人“密子君”。小楠平时也可以吃很多,就抱着尝试的心态开通了美拍账号,并拥有了一定量的粉丝。
2019年4月,她签约了公司,并经营下来有了60万粉丝。可是,当她的热爱变成工作时,一切都变质了。
她的基础工资每月3000元,她只负责吃,拍摄、剪辑另有其人。拍一条视频50块钱、剪一条80块钱。而她的吃播食物,一种是“自费”,即公司有报销,但有时老板的脸色并不太好。而工资提成还要看粉丝量、点赞量、广告等。
另一种吃播来自赞助,赞助的食物有时不太如意、甚至吃不了太刺激的食物也只能硬着头皮吃下去。
大分量食物、刺激性食物、不规律的饮食……长此以往,她的身体条件日益衰落。
公司严格的管理制度也给了她很大的心理压力,到今年5月份,面对双重压力,她选择了告别这个外行人认为的美丽童话。
主播离职,公司损失。100万的违约金又该如何收场?
" 不要为了博眼球而搏命。" 江苏省营养学会营养师颜晓东表示。小楠自曝自己的吃播并没有假吃和催吐,但在高强度的吃播下,身体也会垮的很快。
她还只是众多吃播博主中的一员,在这个行业里,还有各种不为人知的秘密和辛酸。
有些主播虽然是属于“狂吃不胖”体质,但每天大量进食,也需要打瘦脸针维持容颜。
有些主播为了锻炼食量,喝大量水或吃“十一分饱”,为了将自己的胃涨大一点。
有些主播不可避免的需要催吐,开播前喝下大量碳酸饮料或吃生鸡蛋,为了能更容易吐出来。一些主播还会采取抠喉、插管等极端办法呕掉胃里那些半消化的食物。甚至还有主播做手术割掉小肠,这些无疑对身体造成的伤害是不可逆的。
脸腮肿大、眼睛无神、一吃就吐、声音沙哑、食道和胃永久性损伤,这些代价都是用青春和生命换来的。
3
吃播为何被围观
麦克卢汉的媒介延伸论认为,任何媒介都不外乎是人的感觉和感官的扩展或延伸。“吃播”过程则是人的听觉、视觉、味觉等多种感觉的综合延伸,其与平淡无奇的日常吃饭有几个方面的不同。
吃播视频的设备的收音效果好,敏感度高。每次端盘子的瓷器声,吃食物时“滋滋”的清脆声,还有各种细微的咀嚼声能很好的深入人耳,散发独特的声音魅力。有些主播还会使用变声器或者本身声音甜美,与粉丝聊天能“黏住”他们。
吃播的场景也是精心布局,简洁的背景或者干脆在烟火气浓的餐馆、夜市,代入感强又赏心悦目。主播的穿着都很有讲究,有些主播根据自己的风格穿可爱、性感……食物的摆放也很精巧,肉类、鲜艳的食物放在摄像头旁,一定要先让粉丝大饱眼福。
主播每次吃食物,先将食物送至摄像头旁,再送到自己嘴里。吃也有特别的吃法,不能只放在嘴的一边嚼,会显得整个脸和表情不能收放自如。要左右嚼,又不能嚼太多次,嚼五六次就要吞下去。不然,粉丝们等不急。这些都只为打造更好的视觉效果。
选择食物要刺激粉丝的味觉。如果细心观察,很多主播吃的都是大鸡腿、小龙虾、大汉堡等高热量、颜色鲜艳的食物。那些平时粉丝们不敢吃的食物,在吃播中得到了满足。有些主播还会选择吃超辣火鸡面、生吃八爪鱼、生吃青蛙……
“使用与满足”研究把受众看做有着特定“需求” 的个体,把他们的媒介接触活动看做基于特定的需求动机来“使用”媒介,从而使这些需求得到“满足”的过程。从粉丝的角度来看,满足了他们的很多心理需求。
社交需求
看吃播的大部分都是城里人,其中更多的是在城里打拼的年轻人,这部分年轻人差不多都是“空巢青年”、“独居青年”、“单身贵族”……
由此,万亿级的孤独生意应运而生。年轻人背井离乡,承受着父母的期望和现实生活的压力,在繁华的大都市显得格外渺小。
压力需要释放,观看吃播视频是性价比高的选择。当年轻人在网络上看到家乡的食物会油然生起思乡之情,看到自己现在所在的城市吃播视频时,也会得到心灵的慰藉。
在吃播视频的互动中,结识有着相同兴趣的人,也是在快节奏生活中难得的交友的过程。
食欲需求
很多年轻人的用餐很随意,点一份外卖、吃碗方便面、随便做点食物……这些是他们的饱腹日常,此时观看一场吃播,刺激味蕾、分泌唾液,会更有食欲,还能享受将一顿10元的快餐吃出千元大餐的感觉。
B站的美食主播“大祥哥来了”半路杀出,可谓提高了吃播行业的成本,因为他的一条视频的成本接近2万元。
作为中国杀蟹人,他吃过很多种高端蟹。他的视频风格走的是体验美食路线,食材较单一,但配上可乐或酒,颇有一番仪式感。
对于普通人来说,高端食材不容易找、也消费不起,通过观看他视频有关龙虾、章鱼、鲍鱼等海鲜,牛排、日本料理、法餐等食材的直播,也能“云体验”一把享受的快感。
陪伴需求
粉丝除了看主播秀吃,还有很长的一部分时间与主播互动。聊美食、生活、家常、当下最热门的话题……
有人想寻求主播的安慰,倾诉生活的不如意;
有人想要主播撒娇满足自身虚荣心和存在感,甚至不惜花重金打赏;
有人要主播讲自己的身世和故事,产生共鸣和认同感……
粉丝除了想看主播在公司或餐馆直播试吃,也想看主播在家吃播。家带来了温馨的氛围。主播的衣品、家中布局、主播身边的人等因素充分满足了粉丝的窥私欲,很多粉丝和路人正是奔着一睹高级生活趣味而来。还有一些白领、知识分子想在视频里学到做菜的方法和趣味。
微博美食主播“日食记”,坐拥近2000万粉丝,平时做一些家常的美食。普通的食材、精美的构图、高清拍摄、带来心旷神怡的舒适感、展现出爱生活的平淡方式。
小翔哥,他的视频更偏向于有烹饪有吃播,接地气的话语和跨度大的剪辑吸引了大量粉丝。
猎奇需求
19世纪70年代美国《纽约太阳报》编辑主任约翰·博加特说:“狗咬人不是新闻,人咬狗才是新闻”。
当主播们娇小的身躯、清秀的容貌、甜美的声音与大胃反差时,很多网友抱着”求真”的心理想要去一探究竟。
当看到主播真能吃时,网友也贡献了一份力,点赞、转发、留言互动。
有的粉丝狮子大张口,并提出各种奇葩要求,一步一步将主播推入深渊。
导致有的主播尝试吃各种腐烂肉类,
有的主播被章鱼在脸上撕下一块肉,
还有主播吃蜈蚣当场死亡……
重庆的密子君,因直播吃完10桶火鸡面只用了16分20秒而走红,她是一个凭借超大胃口直播吃各种海量食物的女生,也是我国吃界最有名的吃播女博主。
当看客被她的超大食量折服时,她借势参加了知名脱口秀节目《天天向上》的录制。
人们现实中所闻所见受到限制,信息传播的速度较慢。而在互联网平台,则能遇见打破常理、颠覆想象的行为。
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
当人们不敢尝试直播间出现的高热量、高色度的食物时,往往将这种体验感寄托在主播的吃播和分享,自己也能享受到“云吃饭”的快乐。
还有很多有名非大胃王派的吃播博主,是吃播界的一股清流。
4
吃播的未来何去何从
吃播,是养活很多网红和公司的一种方式。观看吃播视频,也是很多人的精神寄托。但不痛不痒、按部就班的吃播模式将推波助澜,榨干播主的青春血液。
吃播的乱象,僵而不死。很多人飞蛾扑火,只会弄得遍体鳞伤。
吃播造假会使人与人之间的信任出现断层;
低俗趣味的玩笑可能付出生命的代价;
泛娱乐化吃播使人们的思考日益浮于表面;
错误价值观的输出让某些人误入歧途……
那些吃播假吃、催吐的播主,袁隆平爷爷白养活你们了。
如今,原生态吃播网红已经逐渐转型、破圈。
头部网红借助自身名气和人脉大多能顺利转型。
腰部网红进退两难,既不愿意放弃既得利益,也逐渐失去向前的动力和本钱。
至于尾部网红,大多只能成为牺牲品或炮灰,赔了夫人又折兵。
然而,跨界的网红和明星也能借助自身资源优势,在短期割一大批韭菜,给自身再添加传奇的一笔。
不过,这对于他们来说,几乎不费吹灰之力就能实力碾压很多入行一年甚至几年的吃播主播。南柯一梦,终是竹篮打水——一场空。
还是在大约一个月前,李佳琦吃播首秀。官方数据显示,直播5分钟销量便破千万,又创下行业新纪录。开卖第1分钟便卖出15万只麦辣鸡腿堡,10万对麦辣鸡翅,2万份永和大王套餐,4万份西冷牛排和超级至尊披萨。
这个数据应该是很多幻想着月入百万的网红的动力和希望。而现实狠狠地敲了他们一锤。
吃播,终究是一场短暂的狂欢。
你我散场后,还会有人去尝试。不信那个邪的人,是因为自己已经中了邪。
不知多年后,那些单纯想着吃而又没有天赋来赚钱的人,能不能笑到最后。
而直播乱象得治,哪怕是刮骨疗伤。
吃播的病态折射出来的何尝不是整个直播甚至互联网平台的病态呢?
一周前某夫妻自导自演的刺激色情直播何尝不是如此呢?
那些在现实中自卑在网络上横行的键盘侠又何尝不是如此呢?
请有关部门加强立法、教育、监管、惩罚;
请平台对网红进行培训和审核;
请网红们把握好尺度,分享真实的生活;
请网友管好自己,绿色、健康冲浪……
再借《狂人日记》狂人的口不断地说:
"你们可以改了,从真心改起!","你们立刻改了,从真心改起!"
《千与千寻》女主父母因为贪吃变成了身材臃肿、毫无意识的猪,这是代价;
春晚历史上第一个小品陈佩斯的《吃面》,演地活灵活现,至今让人回味无穷;
《舌尖上的中国》、《风味人间》刺激着人们的味蕾,舒适而充满食欲;
李子柒和徐大SAO的视频何尝不能让我们看到朴素的生活和宁静的桃源
毕竟,
民以食为天!
吃这东西,
我们不得不重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