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丁一
出品:全球财说
四连板的赛升药业(300485. SZ),在股东减持、收到深交所关注函之后,终于绷不住了。
6月18日开盘,赛升药业股价持续走弱,最终收跌6.76%。但相较于年内163.69%的涨幅,下跌可能刚刚开始。
频繁透露新冠疫苗信息 股价飙涨 大股东拟套现逾4亿元
6月16日晚间,赛升药业发布公告称,公司收到马丽、刘淑芹、孔双泉三位股东出具的《股份减持计划告知函》。
自公告披露日起的6个月内,以集中竞价或大宗交易的方式减持公司股份总数预计不超过约1647万股,占公司股份总数的3.4017%。
马丽、刘淑芹、孔双泉三位股东给出的理由均是自身资金需要,其中马丽减持股份占公司总股本的2.7948%。
马丽为赛升药业董事、副总经理兼财务总监。公开资料显示,马骉和马丽为兄妹关系,刘淑芹为马骉和马丽的母亲。
截至该公告披露日,马丽及其一致行动人刘淑芹、高级管理人员孔双泉分别持有约5413万股、1166万股、9万股,占总股本比例的11.1792%、2.4091%、0.0186%。
这已经不是马丽及其一致行动人首次减持。
2019年6月19日,马丽及其一致行动人刘淑芹公告减持计划。至9月27日马丽以9.415元/股价-10.161元/股的价格通过集中竞价方式减持约289.82万股;刘淑芹通过大宗交易方式以9.02元/股均价减持388.80万股。
此次减持,马丽及其一致行动人刘淑芹合计减持套现6412.37万元。
值得注意的是,以股价来看,自2018年5月起赛升药业股价便持续走低,同时业绩下滑明显,毫不见起色,马丽的减持或与此有关。
但是,进入2020农历新年后,属于医药制造行业的赛生药业股价持续走高,年内涨幅已高达163.69%。
《全球财说》注意到,自2月份以来,赛升药业曾多次在深交所互动易回答投资者问题时透露,公司投资项目包括研发2019-nCov单克隆抗体以及新冠病毒的COVID-19重组蛋白递呈多肽疫苗。
其中,多次强调公司产品注射用胸腺肽为免疫调节药物,并且声称赛盈资本所投资的康乐卫士正开发一种预防新型冠状病毒的COVID-19重组蛋白递呈多肽疫苗、投资的天广实正在加紧针对2019-nCov单克隆抗体的研发、投资的旌准医疗新冠试剂盒尚在注册审批当中。
资料显示,赛盈资本由赛升药业联合亦庄国投、亦庄生物医药园于2016年共同发起设立,专注于医药健康与生命科学领域投资,已经完成十余个医疗健康项目的投资并购。
赛升药业的股价暴涨,与其不断在互动平台发布新冠疫苗相关积极信息关联很大。但迟迟没有阶段性进展公布,却迎来了第二大、第三大股东的巨额减持。
若以6月16日的收盘价26.61元/股计算,上述三人合计减持公司股份1647万股,此次减持拟套现4.38亿元。
业绩下滑归咎政策? 净利腰斩 销售费用高企
6月17日晚间,赛升药业收到深交所关注函。
深交所直指,要求核查公司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其他持股5%以上的大股东等近一个月买卖公司股票情况是否存在内幕交易、操纵市场的情形。
同时,要求结合公司经营情况、在手订单等说明公司基本面是否发生变化,股价涨幅与基本面变化是否相符,并且结合公司经营业绩、股价变动情况,以及与同行业上市公司的估值比较等,向投资者充分提示风险。
毕竟,赛升药业的业绩情况并不容乐观。2019年、2020年第一季度公司归属净利润分别同比下滑47.5%、43.2%,与飙涨的股价截然相反。
2019年,赛升药业实现营业收入11.91亿元,同比减少16.59%;归属净利润1.49亿元,同比减少47.50%。
值得注意的是,2018年赛升药业营业收入增幅达90.37%,而归属净利润却增长乏力仅为0.53%。当时公司解释称,源于受“两票制”政策的影响,公司的客户结构随之发生了变化,公司需要承担相关药品销售推广等费用。
在2018年增收不增利后,赛升药业2019年所面对的是营利双降,形势逐步恶化。
对于2019年业绩下滑,赛升药业依旧将原因归咎为医药卫生体制改革不断深化后,受国家重点监控药品目录、地方医保等医药政策,以及市场行情波动等因素的影响。
2019年年报显示,当期公司生产药品注射用前列地尔、乙酰螺旋霉素片、乙酰螺旋霉素胶囊、四环素片被调出国家医保目录;胰岛素注射液新增进入目录。
将营业收入拆分来看,2019年,脱氧核苷酸钠注射液收入占比29.99%;纤溶酶注射剂收入占比26.91%;GM1收入占比17.85%;薄芝糖肽注射液收入占比16.84%;注射用胸腺肽收入占比2.91%。
被调出国家医保目录的药品,并不是赛升药业的主要营收。
赛升药业称,新药研发项目加速推进,研发投入持续增长及员工股权激励摊销费用增加等因素,也是导致公司经营业绩同比下降的原因。
然而,赛升药业的三费中,销售费用占比颇高为7.63亿元,且销售费用率逐年攀升。近三年销售费用率分别为29.47%、58.02%、64.07%。
2019年,公司研发费用为5038.34万元,虽然同比增长57.80%,但相较于销售费用仍是九牛一毛不值一提。
同时,2019年赛升药业研发支出资本化金额为1594.05万元,占研发投入比例为24.03%,占当期净利润比重为10.80%;2018年,公司研发支出资本化金额为2078.88万元,占研发投入比例为39.43%,占当期净利润比重为7.34%。
募投项目无法完成一拖再拖 10.81亿募投资金呈搁浅状态
还有不容忽视的一点便是,赛升药业2015年公开发行股票时的募投项目。
2019年年报显示,公开发行股票募集资金中还有5.53亿元尚未使用。而募投项目基本全部搁置,截至2019年年末,“新建医药生产基地项目”投资进度为68.69%,“新建心脑血管及免疫调节产品产业化项目”投资进度为38.83%。
而上述两个募投项目原计划均在2018年12月完工,但受大气污染防治、设备及材料采购周期长的限制和影响,该项目未能达到原先计划进度。再延期一年的后,依旧距离完工遥遥无期。
除此之外,募投金额为5656.89万元原定于2018年12月完工的“营销网络建设项目”却也一拖再拖,投资进度仅为42.32%。赛升药业给出的理由是大中城市物价、劳务报酬的上涨、商用地产市场的不断变化,购置并装修办公楼的成本上升,符合公司营销网络建设要求的购置成本较高,因此将原预计投资购置办公室改为租赁方式,投资未达到原计划进度,将完成日期改为2020年12月31日。
募投项目反复延期,四年时间白白浪费,也意味着通过公开发行股票所募投的10.81亿元资金搁浅,赛升药业给出的理由稍显牵强。
2019年,赛升药业产品销售量同比减少22.49%,产能并不饱和。是否因此原因特意放缓募投项目进度,赛升药业并未给出解释。
6月18日,赛升药业报收23.60元/股,较前一日最高点的28.08元/股已跌去近5元。对于赛升药业日后走势,《全球财说》将持续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