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汉民副主席接受本刊专访(林卫平摄)
周汉民,法学教授、博士生导师,英国利物浦大学荣誉法学博士,现任全国政协常委、民建中央副主席、上海市政协副主席、民建上海市委主委等职。
在浦东开发开放三十周年、上海世博会成功举办十周年之际,曾任浦东开发联合咨询小组成员、浦东开发立法咨询专家和英文版总审定等职的周汉民接受了本刊专访。30年来,浦东何以发生翻天覆地的巨变?未来30年,她又将依托什么样的撬点再创辉煌?周汉民副主席作了精彩阐述——
浦东是个奇迹!1990年4月18日,国内外形势严峻,浦东开发开放迈出第一步。那年,浦东经济总量60亿元,2019年浦东开发开放29周年之际,已达到12734亿元,沧桑巨变。是什么造成浦东惊人的变化?我认为是浦东开发开放的路线、方针、政策、举措在浦东得到落地、落实。
早期规划仅挪了一“点”
1987年,我硕士研究生刚毕业,就被列为浦东联合咨询研究小组成员,是其中最年轻的。我们承担的责任重大。睿智远谋的汪道涵同志曾经说过,像浦东这样的开发开放,核心问题其实是四个:第一是规划,第二是立法,第三是人才,第四才是资金。我认为他的排序是正确的。因为人们对政策多变最为敏感。如何把政策固化,唯有立法。所以我撰写了两篇各万字的长文,标题一样:《浦东开发立法先行》,分别发表于1990年和1991年。文中提出浦东开发开放应当有严整的法律规制。其次,我们应该明确,浦东开放究竟是局部的还是整体的,是循序渐进的还是一步到位的。我们按照中国改革开放的步骤摸着石头过河,石头就是规律,就是支撑。我们按着规律和支撑往前走,才能到达成功的彼岸。
2020年3月从浦西眺望浦东陆家嘴
浦东的开发开放,首先在于规划先行,1986年就开始认真筹谋。当时做的规划“三点一线”,后来改动得很少。陆家嘴,当时就定的是金融贸易先行;金桥,先进制造为内涵;外高桥,中国最重要的保税区。唯有一个“点”稍稍作了挪动,当时提的是黄楼,后来是金桥。而今天黄楼得到了重用,它是迪士尼乐园所在地。从所有这一切来看,我们是按照规律办事。
浦东开发开放,什么是故事?故事就是:天降大任,你当勇于担当。中国第一个新区诞生,新在哪里?新在体制。我仅举一例,浦东当时提出“小政府,大社会,多企业”九个字作为思想引领,我认为今天仍没有过时,我们还要勇敢探索。
小政府,小到什么程度呢?在浦东开发开放十周年之际,浦东新区政府成立了,我是首届政府副区长。我除了分管“改革开放的象征和标志”陆家嘴、中国最大的保税区外高桥,还有社会发展局——囊括教育、卫生、民政、体育等等。一个局,把社会服务功能合而为一,这是今天“一网通办,一网统管”的雏形。在一个大局,融入政府方方面面的资源,信息互通、号令一致,这样的小政府,今天还应当继续推进,我认为这是实实在在的改革开放。
两个多月完成九部法律立法
规划有了,什么才是它的主轴呢?立法!
浦东开发开放十条优惠政策,今天看,每条都是浦东发展的奠基石。但是,1990年7月7日我随朱镕基市长访美,第一站是纽约,我们被问到一个尖锐的问题:你们的十条优惠政策,印在报纸版面上只有巴掌大,如何才能吸引外资、让外资放心?朱镕基市长当场表态:“我们一定会立法,用法律来保障浦东开发开放以及外国投资者的权益。”但当时没有一部立法,空空如也。
这年7月下旬回到上海,我列席市政府常务会议,朱市长说我们要立法。那年夏天特别炎热,人们说百年不遇,我们一拨人云集在沈大成楼上的春申江宾馆。我同一天收到两份任命:浦东开发立法咨询专家,浦东开发立法英文总审定。后一项出乎我的意料,因为我从来没有把英文作为专业。作为知识分子,给你为国效力的机会,你感动都来不及。赶紧做吧。在立法咨询上,我提了一些建议。在具体英文版总审定上,我竭尽全力。有时力所不逮,我请教外国友人,“一个好汉三个帮”么。
立法起了重大作用,让世界感到浦东开发是动真格的,下了真功夫。1990年9月10日,在锦江小礼堂,浦东开发首批九部法律以中文版、英文版、日文版向世界公布。此情此景,虽相隔30年,但仍历历在目。浦东的立法,总是在关键时刻做到了点子上。
以更大的开放倒逼更深入的改革
浦东开发开放一步步受到国际事件和国家战略的促进。
2008年3月8日,全国政协上海世博会记者招待会
2010年上海世博会将在浦江两岸举行前,5.28平方公里土地上老旧工厂林立,民居拥挤不堪,生活质量低下。国际展览局考察团来考察时,我们让他们在高处对未来的园区匆匆一瞥。这个地方要搞世博会,必须付出巨大的代价。我们一共动迁了274家工厂,包括上钢三厂。动迁安置了1.8万户居民,他们都是世博的贡献者。然后就在这片土地上展开了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一场威武雄壮、波澜壮阔的公共外交和民间外交—上海世博会。时至今日,世博精神仍然被人津津乐道。
2008年在上海世博会参展方会议上与国际展览局秘书长洛萨泰斯先生交谈
今年5月,我将在黄浦江游轮上主持一次“江上会客厅”活动。在新冠疫情全球蔓延,中国被污名化之际,我们到了不能不反击的时刻,而且这反击要有力、有序、有理、有节。我担任会长的上海公共外交协会想到我们一定要有所作为。我们将邀请6个国家的总领事、副总领事、领事,举行一次别开生面的公共外交对话。天朗气清,阳光灿烂,在母亲河上讲好中国故事,现场氛围一定非常和谐。大家先坐在一起恳谈,我这次恳谈会的工作语言用英语,我将对客人们说,十年前,各位所代表的国家,对上海世博会作出了莫大贡献。今天,在上海世博会举办十周年之际,我还是要感谢大家与我们的合作和对世博会成功的贡献。当下,世界深陷新冠疫情之际,我们同样要做到精诚合作、守望相助,共同战胜疫情。那天两个小时恳谈和游览浦江,大家会很高兴。我们就是要勇立潮头,力尽绵薄之力。
2017年拍摄的上海世博会博物馆
世博会极大地促进了浦东的国际化。2013年,上海第一个自贸区在浦东破土而出。2000年,我当浦东新区副区长分管外高桥时就萌生了一个想法,当时外高桥保税区英文对外翻译成“自由贸易区”,朱镕基市长对此到底有怎样的期望?我想,他就是希望我们继续往前走,保税区更崇高的目标就是自贸区,但当时我有此心却没时间琢磨。直到2010年世博会结束,我换了工作岗位,在2012年上海市政协大会上,民建市委发言,提出“先试先立,在浦东建立自由贸易港城。”俞正声书记对冯国勤主席说,这一建言应该推向全国。所以我在当年的全国政协会议上提交了相关的书面发言。2013年1月,在上海市政协会议上,我提交了自己的第一份提案,内容就是上海自贸区建设。虽然不能说自贸区建设是我们提出来的,但我们较早地参与了。对此,我对上海市政协充满感激,因为它提供了一个绝佳的机会。
建设自贸区的大背景是,当时国际社会逆全球化的暗流已在涌动。在中国周边,以美国为首的TPP谈判正在进行,美国试图以泛太平洋伙伴关系协议改变亚太地区政治经济格局。在大西洋两岸TTIP谈判也在进行,即泛大西洋贸易投资谈判。在世界贸易组织内部,美国另起炉灶谈服务贸易协定,这些都撇开中国。在这样的情况下我们该如何突围?一句话:以更大的开放倒逼更深入的改革,一步都不能退!绝对不能龟缩回来,又在茧中做文章。不行,中国不能这样。对此,我们提了多年,党中央审时度势,提出了上海自贸区方案。
2013年9月29日,上海自由贸易区挂牌。它占地28.78平方公里地,这是什么概念?即整个上海6300平方公里的1/226,弹丸之地。但由于改革的方向正确和道路的坚定,仅仅时隔14个月,上海自贸区就扩区,扩展到120.72平方公里。我们把上海改革开放四手好牌都押了进去:陆家嘴、外高桥、张江、金桥,了不起。这是第二个伟大事件:靠自贸区推动再次突围。其实中国就是一次次在突围。
设立新片区,又一次成功的突围
2018年11月5日,全球唯一的由中央政府举办的进口博览会在上海举办,这是破天荒的。为了应对美国在国际贸易领域对中国的围剿,我们要更多地保持定力,但要努力做到进出口平衡。习总书记宣布赋予上海三项新的重大任务,其中就是上海自贸区要设立新片区。
不到一年,上海自贸区临港新片区终于落地!这标志着浦东的改革开放进入了一个崭新阶段——在货物、投资、技术、人才、信息五个方面要实现流动的自由。这就是临港新片区的特征:“五大自由”。这是极为关键的努力,今天来看又是一次重要的突围,要为中美正在进行的贸易谈判提供最好的范例。
截至2013年底,浦东外商投资成功率全国居首,外资金融资产已占全国60%
这次突围是成功的,因为它不是扩区,而是新片区。首先它体制新。如新片区里有个特别经济功能保税区,那里将是中国未来最开放的区域之一,国家已批准了我们的封关计划。第二,模式新,发展不是止步于120平方公里,而是聚焦于未来相当长的历史时期,包括在若干年之后,新片区将扩到860平方公里。第三,融合性,以前搞的开发开放的特区、新区、开发区、功能区都强调经济功能,很少强调社会功能,也就是没有把新区作为新城来建设,新片区发展必须融合于产城融合的实践之中。这三个“新”,奠定了我们新片区的模式。
继续当好改革开放的排头兵
未来三十年有两个关键节点:2035年,基本建成社会主义现代化强国。2050年全面建成社会主义现代化强国。其中2035年更为关键,因为上海有个重要目标:建成全球城市。它的重要标志有三:创新,生态,人文。所以浦东要在未来七年将经济总量翻一番,再上一万亿的台阶,我们没有别的道路可走,唯有改革,唯有开放,改革开放是我们必须高举的伟大旗帜!因而,我认为,未来浦东的三十年,关键有四条。
2019年3月2日,周汉民(右)接受经济日报-中国经济网记者采访,表示上海自贸区和粤港澳大湾区要相互学习
1.创新产业。这次新冠疫情全球蔓延,给我们上了生动的一课。在世界产业链、供应链中,中国有长板也有短板。中国的有些长板可以不利用世界供应链、产业链,而在国内循环。但是这样的长板不多。我们要做长长板,更要补齐短板。首先是激发产业链。当下,全球80多个机构和企业分秒必争、日夜兼程在研制新冠疫苗,五大技术线路我们都有。当下我们中国人要有志气,在时间维度上我们赶得过别人,在质量上我们超得过别人,在使用的面上我们能胜过别人。新产业首先就是生物医药。通过此次疫情,没有一个产业会比生物医药产业更值得受到关注。没有一个词会比大健康更值得人们重视。第二,芯片制造。美国加码对华为芯片供应的限制。如果中国在这方面受制于人,未来前景堪忧。第三人工智能。如果说我们这次有新的业态诞生,那么最大的业态就是人工智能催生的网上生活、网上工作业态,可以无边无际地去想象,去探索,去实践。但是,核心在于要有质量的发展,不是靠人海战术。第四,关键制造领域,如大飞机的心脏等等。
2.关注外资利用。你只要在世纪大道走走就知道,大道两旁的许多著名高楼,除了上海中心大厦,很少是上海自己投资的。这说明浦东是上海的,更是中国的、世界的。我们还要加引进世界著名企业,尽管遇到新冠疫情,但浦东今年前几个月签订合作项目、引进外资势头不减。
3.延揽人才。人才是第一资源。我担任浦东新区副区长的时候,每年浦东新增白领10万名,这是浦东走上人才支撑创新、创新驱动发展新路的底气所在。当下全球就业面临危机,我们应该采取切实有力的举措,延揽、储备、使用全球人才。延揽人才刻不容缓!
4.补齐短板。如果说浦东需要把短板补得更好,那就是浦东不仅是建设之城,还应该是人文之城,与人文相关的产业还需要大力建设。
上海是吃改革饭、走开放路、打创新牌发展起来的。党的十八大以来,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对上海作出了一系列重要指示,要求上海当好全国改革开放排头兵、创新发展先行者,将一系列重大国家战略交给上海先行先试。进入新时代,要按照“四个新作为”的要求,充分发挥浦东开发开放的示范引领作用,加快推动国家战略的落地落实。
未来,浦东做到高水平改革开放。要努力当好改革开放排头兵中的排头兵、先行者中的先行者;要实现高质量发展。高质量发展,很大程度上要先从劳动生产力的充分发挥、释放和解放入手,包括土地、资本、劳动力,也包括数据、政府管理等要素。简单来说,全要素劳动生产力的发展就是高质量发展;要构建高品质生活。要下定决心,建设健全的公共卫生体系和城市规划。这些目标归结到一点,还是要有高素质的人才队伍。高素质的人才,既要胸怀祖国,又要放眼世界;既要立足当下,又要瞻望长远。
未来三十年,浦东要为上海效力,更要为国家效劳。浦东要以天降大任,舍我其谁的勇气作出新的业绩。
来源:金波/浦江纵横
原标题:《周汉民:浦东开发开放的突围与前行》
阅读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