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K.罗琳 凤凰网读书
J.K.罗琳将出新书,于是又到了一年n度的《哈利·波特》重温环节。如果你是一位忠实读者,应该对霍格沃茨有不少了解——
这是提供女巫与巫师就读的学校,猫头鹰会为他们递送入学通知书;这里有142级阶梯,它们宛如拥有自己的意识般自行移动;这里由4位当时最伟大的魔法师共同创办,学院也以他们的名字命名;这里甚至有条隐藏在独眼女巫雕像底下的密道,仅能容纳一位瘦小的人通过此,溜到蜂蜜公爵的天花板上……
所以,如果说,这所魔法学校里还有什么隐藏秘密与奇异知识,我们不知道,邓布利多教授可能也不知道,那就只有靠J.K.罗琳自己来为大家解答了。
一、开学
霍格沃茨一年级新生被催赶进入大餐厅,等着参加魔法界最挑剔的特质测试。当每位年轻女巫与巫师被喊到名字时,他或她头上会戴上一顶有着无限智慧且会讲话的帽子。我们知道分院帽会做什么事,但关于它被创造的过程,我们了解多少呢?
J.K.罗琳笔下的分院帽
知名的霍格沃茨分院帽,在每年学期开始会吟唱一系列歌曲,解释自己的起源。传说它曾经属于四位创办人中的其中一位:戈德里克•格兰芬多。四位创办人一起施展咒语,以确保分院帽会依循每位创办人对于学生的偏好,将学生分到与他们同名的学院。
分院帽是多数女巫及巫师毕生所能见过最聪明的魔法物品之一。它基本上融汇了四位创办人的聪明才智,能够(借着它帽沿附近的裂缝)说话并且擅长读心术,能够洞悉人的想法,一眼看穿戴着帽子的人的有什么能力与心思。它甚至能够响应戴帽者的想法。
分院帽还有另一种能力,霍格沃茨很少人知情。它是个魔法传送门,可以用来取得另一件戈德里克•格兰芬多拥有的物品:格兰芬多宝剑。这把剑被戈德里克施了魔法,会在任何格兰芬多的学生戴着帽子求助时出现。这把剑在哈利•波特系列的故事中出现了两次,从保管者手中被传递至另一位需要武器的格兰芬多学生手上。
分院帽拒绝承认自己在分类上犯的错误,可说是恶名昭彰。有时会出现以下的情形:斯莱特林学生表现出大公无私、拉文克劳学生考砸了所有的考试、赫奇帕奇学生有着学术天赋却很懒惰,和格兰芬多展现了懦弱等,而分院帽却仍旧坚持他原本的决定。但整体来说,在分院帽服役的这几个世纪以来,它仅仅出过极少次错误判断。
J.K.罗琳的想法
分院帽并没有出现在我最早期的霍格沃茨规划中。我盘算了几种不同的分类方法(因为我很早就确定会有四个学院,各具备不同的特质)。一开始,我构思出一个精密、希斯•罗宾森式的机器,会展现各种神奇的魔法已得到结论,但我不喜欢它:它既太复杂,又太简单了。接下来我在入口大厅放置了四位创办人的雕像,它们会活过来,并在全体师生的注视下,从面前人群中挑选学生。这个好多了,可是感觉依然不太对。最后,我列了一份选人方法的清单:点指兵兵、抽签、由队长挑选、帽子抽名字 / 会说话的帽子说出名字 / 戴上帽子 / 分院帽。
▲霍格沃茨“四巨头”:戈德里克·格兰芬多、赫尔加·赫奇帕奇、萨拉查·斯莱特林、罗伊纳·拉文克劳
二、上课
是时候来看看霍格沃茨的本业了:课程。你不会在课表里找到化学或数学,毕竟你也不会在麻瓜课表中看见魔药学或算命学。
J.K.罗琳笔下的霍格沃茨学校科目
所有霍格沃茨一年级生都必须修习七门课程:变形术、符咒学、魔药学、魔法史、黑魔法防御术、天文学及药草学。飞行课程(骑乘扫帚)也列为必修。
学生们在霍格沃茨第二学年结束时,还必须从下列科目清单中另外选修至少两门课程:算命学、麻瓜研究、占卜学、古代神秘文字研究,与神奇动物饲育学。
如果欲选修的学生人数够多的话,像是炼金术这类高度专业的科目有时候会为最后两个学年的学生开课。
J.K.罗琳的想法
在我最早的笔记中有份稍微不同的学校科目清单,药草学被称作“草药术”,占卜学和炼金术则是一年级的必修科目,还有一门科目名称就叫作“怪兽”,而变形学则被称作“变形学/化兽术”。
三、课间
霍格沃茨是个神奇且令人着迷的巨大迷宫,有众多地窖与高塔、一棵脾气暴躁的树、一座住满人鱼的湖……其中,黑湖是城堡中最神秘的地点之一。它是三强争霸赛第二项任务的场地,也是各种各样水生魔法生物的栖地。
J.K.罗琳笔下的黑湖
霍格沃茨校园部分功用,是作为魔法生物的自然保护区,那些生物通常在有麻瓜居住的地区难以生存。
黑湖充满了各种会让麻瓜自然学者开心到昏倒的生物——前提是他们没先被吓坏的话。湖里头有格林迪洛(邪恶的水生小恶魔)、人鱼(拥有强悍的苏格兰脾气)和巨型鱿鱼。鱿鱼们以半眷养的方式生活,晴天时会在浅滩上晒日光浴,让学生搔弄它们的触须。
虽然它们是极为神秘的生物,但巨型鱿鱼是真实存在的。尽管拥有奇特外形的它们曾在世界各地的岸边出现,但直到2006年麻瓜才首度捕捉到一只活生生的大鱿鱼。我强烈怀疑它们有魔法能力。
J.K.罗琳的想法
黑湖是《火焰杯》 中三强争霸赛参赛者们在第二项任务必须面对的地方,它同时也是我最爱的一项任务。我发现这一段所营造的可怕效果相当出色,我喜欢每位参赛者为了在水中呼吸所使用的不同方法,也很享受深入探索前所未见的角落。在《密室》 的原始草稿中,我本来安排了哈利和罗恩跟着韦斯莱先生的汽车一起撞进湖中,然后在那里与人鱼初次见面。
那时我构思出一个模糊的概念,认为黑湖可能会通往其他地方,而人鱼可能会在往后的书中扮演更重要的角色;所以我认为哈利应该当时就该与这两者接触。不过,浑拼柳提供了一种效果更佳且更干脆的车祸方式,且它在后来的《阿兹卡班囚徒》 中也发挥了作用。黑湖(它真的是个苏格兰的内陆淡水湖)从来不会和其他海洋或河流交汇,不过在《火焰杯》 中德姆兰学院的船从湖底现身这点即透露了,如果你乘着施法的船只旅行,或许可以用魔法快捷方式前往其他水域。
四、“校友”
不只有学生与老师们住在学校,霍格沃茨也是许多其他非生物的家。这些灵魂什么没有,就是时间最多。霍格沃茨的长驻居民之中,包含了形形色色的幽灵。
J.K.罗琳笔下的霍格沃茨幽灵
尽管尖叫屋充斥着各种毫无根据的谣言,但它从来就没有闹过鬼。霍格沃茨是英国境内闹鬼最严重的地方(而那附近的竞争情况可是相当激烈,据报,那些潮湿岛屿所目击或遭遇幽灵的次数远超越世界上其他任何地方)。霍格沃茨城堡的氛围容易吸引幽灵聚集,因为里面的活人居民总是对这些死去的朋友报以宽容,甚至喜爱,即便听他们重述同样的旧回忆再多次也一样。
霍格沃茨的四个学院各有自己的代表幽灵。斯莱特林以覆盖着银色血迹的血腥男爵为傲。留着一头长发且美貌出众的格雷女士,则是最寡言的学院幽灵。
赫奇帕奇学院住着胖修士。他生前总是以一根木棒戳一下农民就治好了水痘,此外还有从圣餐杯中抓出兔子的坏习惯。这些行为日渐引发教会高层的疑心,导致他最终被处以死刑。虽然胖修士整体而言是个和蔼可亲的人,但没有被晋升为枢机主教这件事仍让他感到忿忿不平。
格兰芬多学院是差点没头的尼克的家,他在世时曾是尼古拉斯•德•敏西-波平顿爵士。他个性势利,而且成就不如自己预期。在世时总在亨利七世的宫廷中闲晃,直到他愚蠢地尝试使用魔法使一位宫女变得更美丽,却让这位不幸的女士长出了獠牙。尼古拉斯爵士的魔杖被夺走并判以死刑,由于方式太粗糙,导致他的头和身体只由一片肌肤与肌腱连结着。无法成为真正的无头幽灵,让他始终抱着缺憾。
另一位著名的霍格沃茨幽灵是哭泣的桃金娘,她在一间乏人问津的女生厕所作祟。桃金娘死去时是一位霍格沃茨的学生,而她选择永远待在学校,原先的短期目标是骚扰欺负她的人,也就是她的宿敌:奥利夫•洪贝。几十年过去之后,桃金娘以校内最悲惨的幽灵自居,常潜伏在其中一个马桶内,呜咽与哭嚎声响彻整间厕所。
J.K.罗琳的想法
哭泣的桃金娘的灵感来自时常在公共厕所内遇到的哭泣女孩,尤以我年轻时的派对和舞厅特别常见。这情况显然不会出现在男生厕所,所以在《哈利•波特与密室》 与《哈利•波特与混血王子》中,将哈利与罗恩摆在如此令他们尴尬且不熟悉的场合这件事让我获得不少乐趣。
霍格沃茨最有生产力的幽灵当然是宾斯教授,年迈的魔法史教师。有一天他在教师休息室的火炉前睡着,醒来就直接去上他的下一堂课,将身体遗忘在身后。关于宾斯教授是否知道自己已故这件事,曾有过激烈争论。虽然他穿越黑板进入课堂的方式,对第一次看到的学生来说是有些有趣,但他并不是最能激发学生热情的老师。
宾斯教授的灵感来自于我大学时的一位老教授,他每一堂课都闭着眼睛讲课,同时踮着脚微微地前后摇摆。虽然他是位聪明人,每堂课都传授相当有价值的大量信息,但他和学生完全没有任何交集。宾斯教授对他的活人学生们只有微弱的意识感,总是会被开口问他问题的学生惊吓到。
在最早期的霍格沃茨幽灵清单里面,我列入了桃金娘(原先叫做嚎啕鬼汪达)、宾斯教授、格雷女士(那个时候叫做“低语女士”),和血腥男爵。那时候还有黑骑士、蟾蜍(它蜕皮蜕得整个教室都是),以及一位我有点后悔没用上的幽灵:他叫做爱德蒙•葛拉布,我在他的名字旁边注记:在餐厅的走廊上逝世,有时候会为了泄愤而阻止人进入餐厅。肥胖的维多利亚时代幽灵(吃了毒莓果)。
Ps:《哈利波特与密室》早期草稿中被删除的——
差点没头的尼克之歌
这是个任何一位疲惫不堪、
措手不及的巫师都会犯的错误。
一个微不足道的错误,接着,吓死我了,
发现自己正面临砍头。
唉,都怪遇见哀伤女士的那天!
我们在黄昏下的公园漫步,
她本来信我能扳直她的牙齿,
接着她就长出了一颗尖牙。
我在夜幕中大喊着自己很快就会为她修正,
但审判的过程竟如此简单;
他们搬出刑具,
却忘了带那颗他们用来磨刀的石头。
第二天凌晨,我带着绝望的脸,
一位牧师要我尽量别大叫:
“你这个样子来就行,不,你不需要戴帽子。”
而我知道我的末日近了。
“戴着面具的男人即将执行这项悲伤任务,
他要来将我的头从脖子上砍下,
他说:“尼克,可以的话,请你跪下来。”
接着我开始焦急地碎念。
“这或许会有点痛,”
那位手拙的人高举斧头边说,
喔,都是那刀太钝!
什么事也没发生,我的头显然还在。
刽子手对着我砍了又砍、砍了又砍,
“不会太久的,”他向我保证,
但他动作一点也不快,
整整砍了四十五下才将我的头砍下。
我就这样死了,
但我那忠实的老头从来不曾抛弃我,
它依然健在,我的歌就这样结束了。
现在,请给予掌声吧,否则你们又要让我伤心了。
五、放学
霍格沃茨到处都是秘密。在哈利的探险中,看似每一道上锁的门和空教室都藏着一件稀有的魔法物品或是某种可怕的怪兽。而隐藏在校园中,最吸引人但也最具潜藏破坏力的物品就是——厄里斯魔镜。
J.K.罗琳笔下的厄里斯魔镜
厄里斯魔镜非常古老,没有人知道创造者是谁,或它是怎么来到霍格沃茨学校的。一代又一代的霍格沃茨老师们时常从旅行中带回有趣的玩意儿,所以它有可能是通过这种方式无意间来到城堡的。有可能是因为老师知道其运作方式而深深受到吸引,也有可能是因为老师不了解它的作用而想征询同事的意见。
厄里斯魔镜看起来是一种为了好玩而创造的魔法物品(至于出于善或恶,则见仁见智),因为虽然它比一般镜子透露了更多事,仍是趣味性质大于实用。在邓布利多教授对这个镜子做了关键的修改之后(被拿出来并赋予实际用途之前,魔镜已经被晾在有求必应室好几个世纪),它才变成一个藏东西的理想地方,以及探测纯洁之心的最终考验。
镜子上的铭文(“erised stra ehru oyt ube cafru oyt on wohsi”)必须倒着念才能展现它的用途。
阿不思•邓布利多将厄里斯魔镜从尘封之中解除,在《魔法石》 中达成其目的后又把它放回了原本找到的地方。因此我们必须推论,这面镜子在霍格沃茨大战中已经和其他有求必应室里的物品一同被摧毁了。
J.K.罗琳的想法
阿不思•邓布利多在讨论厄里斯魔镜时警告哈利的话也表达了我的观点。“坚持你的梦想”这建议很棒,但有些时候,沉浸在梦中会演变得毫无帮助,甚至病态。邓布利多知道,当你过于执着追求某项不可能(或不应该)实现的目标时,生命会不断流逝,哈利最深的渴望正是一件不可能的事:父母死而复生。尽管失去家人是极为悲伤的事情,但邓布利多明白如果一直坐在那儿凝视他从未拥有过的东西,对哈利只会有害而无益。这面镜子既神奇又诱人,但是它并不一定会带来幸福。
本文节选自
《Hogwarts: An Incomplete and Unreliable Guide》
作者: J.K. Rowling
出版社: Pottermore
出版时间: 2016-12
责编 | 巴巴罗萨
主编 | 魏冰心
图片 | 网络
知识 | 思想 凤 凰 读 书 文学 | 趣味文章已于修改
原标题:《通知:全体“麻瓜”集合,霍格沃茨返校!》
阅读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