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 王叶伟 东方红啦
麦浪歌咏队旅行至台中演出纪念
在20世纪40年代的台湾,一个唱着大陆民歌、扭着秧歌的台湾大学学生社团曾经轰动一时,这便是麦浪歌咏队。其中有一些来自大陆北方的队员,风吹过麦田的麦浪景致是他们对家乡的记挂。起名人之一的电机系队员张以淮特作诗一首,开头如是说:
阵阵春风吹起麦浪
麦浪、麦浪
夹带着芳香
把金黄色的欢乐
带给大地的儿女……
这支学生队伍,其实诞生在一个凶险的时代环境里。抗战胜利后,国民党反动派一方面抓紧内战,另一方面在其统治区进行政治迫害和独裁统治。抓丁征粮、滥发纸币、出卖主权,民不聊生的状况令大陆国统区的广大群众积怨已久。而在海峡对岸的台湾岛,国民党当局严重的贪污腐化现象、资源掠夺与经济政策导致民生艰难,对教育界也极尽刁难,干涉台湾大学等学校的正常运营,甚至以不予拨款相要挟。
在这样的境况里,中国迎来了全国性的革命新高潮。1947年2月1日,中共中央及时召开政治局扩大会议(简称“二月会议”),第一次正式提出“两条战线”“第二战场”的概念。毛泽东在《迎接中国革命的新高潮》中指出:“中国时局将要发展到一个新的阶段。这个新的阶段,即是全国范围的反帝反封建斗争发展到新的人民大革命的阶段。”周恩来在为中共中央起草的《在白区对国民党的对策》提出的“反饥饿、反内战、反迫害”口号当即成为爱国民主运动的迫切要求。
两岸进步学生的爱国行动遥相呼应,他们还一道反对国民党当局对沈崇事件的处理,抗议美军暴行。而在一众台湾学生社团中,麦浪歌咏队“把中国民间的疾苦……用最通俗的民间艺术活生生的表现出来”,成为当地一股清流。
“麦浪歌咏队”的前身是成立于1946年的“黄河合唱团”。黄河合唱团由台湾大学工学院的十几名进步学生组成,之所以起这个名字是由于大家是唱“黄河大合唱”长大的。1948年秋,在此基础上成立了学生文艺社团——“麦浪歌咏队”。
进入1948年,在台湾党组织的组织之下,台大的学生自治会领导了多项学生行动:组织新生考试服务团,请愿改善学生宿舍,支持时任校长庄长恭改革台大,驱逐特务学生。由此,台大党组织的党员逐渐树立了在学生中的威信,团结了一大批进步青年。在学生自治会的协助下,麦浪歌咏队不断深入群众,成立不到一年,就举办了大中型演出十余场,参加学校的多项庆典活动。
1948年底,麦浪在台北中山堂举行了“音乐歌谣晚会”,采用大陆民歌形式演唱,令台湾群众耳目一新。中共台湾省工作委员会对此评价道:是一次“台湾艺术界……破天荒的尝试”。这次演出获得了巨大成功,为学生募集一千多万元旧台币助学基金,歌咏队还在多地演出数场。
在演出手册上,麦浪提出“留意一切的民歌”的艺术主张,提倡要“把音乐与人民对合理与幸福的争取结合着!把自己呈现给这苦难的大地和沉毅的民族,以深切的爱去拥抱这巨大的民族,心与人民的心扣在一起,共同看脉搏。”在台北中山堂演出时,舞台两边柱上还挂着“从人民中来”“到人民中去”两条大幅标语,彰显了麦浪的人民立场。
1949年寒假,由80多名师生组成的麦浪歌咏队开始了环岛旅行演出。他们把大陆的民歌民谣、秧歌舞“带到民间去”,演唱了《在那遥远的地方》《康定情歌》《苦命的苗家》《青春舞曲》《祖国大合唱》等歌曲,并在日月潭与高山族同胞进行艺术交流,向他们学习歌舞。
日据时期,台湾同胞只能唱日本歌曲,不能唱中国歌曲。光复后,各种西方音乐涌向台湾,麦浪歌咏队表演的大陆民谣民歌、学生歌曲、抗战歌曲,吸引了许多台湾民众,也为当时令人窒息的台湾社会带来一股清新的空气,因此广受学生和民众的欢迎。
1949年寒假在日月潭,与高山族同胞交流民间舞蹈,此系“沙利红巴哀”舞姿(图自《民间影像》)
《台湾新生报》《民声日报》等岛内媒体均进行了报道,并用“人民的”一词为这次巡演定调。大力支持麦浪歌咏队的诗人杨逵还专门写下了“麦浪、麦浪、麦成浪,救苦、救难、救饥荒”的诗句。
台湾另一所重要院校——台湾师范学院的学生们也渐次参与进来。上文提到的巡演就有师范学院的师生,包括音乐系教授李滨荪、美术系老师黄荣灿及音乐系学生沈苏斐。
1949年初,国民党在淮海战役等战役中节节败退,1月31日,北平和平解放,战局逐渐明朗。
其时,广受各界欢迎的麦浪早已引起国民党特务的注意。3月21日,为抗议警察抓捕两名“违反交通规则”学生的粗暴行为,台大与师范学院学生集体向台北市“警察局”请愿,学生队伍里响起《团结就是力量》等歌曲。麦浪队员林文达后来在回忆文章里提到这次事件是“表面上的‘胜利’,却暗藏着危机”,即后来发生的“四·六”事件。
3月29日是国民党政权的青年节,台北市大中学生在台大法学院操场上宣布将组成台湾学生联盟及台北市大中学校学生联合会,以“反饥饿,反迫害”“结束内战,和平救国”等口号作为诉求。同晚,台大、师范学院以及各校代表还联合举办了营火晚会。
《人民歌声》歌本
麦浪歌咏队在这场营火晚会上大跳秧歌舞,表演《王大娘补缸》《你是灯塔》等民歌与大陆解放区歌曲,直接发出了革命的最强音:
你是灯塔,照耀着黎明前的海洋;
你是舵手,掌握着航行的方向。
年轻的中国共产党,
你就是核心,你就是方向!
我们永远跟着你走,人类一定解放,
我们永远跟着你走,人类一定解放!
(作者注:据队员回忆,现场演唱时为避免直接威胁,麦浪歌咏队将歌词中的“年轻的共产党”改为“年轻的同学们”,但其意义显然没有改变。)
然而在4月6日,也就是充满激情的营火晚会后几天,在陈诚、彭孟缉等人的筹划指示下,“警备总司令部”对台大及师范学院的进步青年进行了大搜捕,队长陈钱潮、成员王耀华等成员被捕。这次事件,“可以说是五十年代台湾白色恐怖的滥觞。”
即使面临严酷的整肃打击,麦浪的精神也没有凋亡。在国民党的牢房中,许多原本未参与麦浪歌咏队的进步青年,也在麦浪人的带领下唱起这些昂扬乐观的歌谣。时为台北建国中学学生的著名考古学家张光直回忆,在狱中他跟陈钱潮、王耀华等麦浪人学了《唱出一个春天来》等进步歌曲,还学会了扭秧歌。
尽管麦浪歌咏队仅存在短短一年多,却给当时的人们留下了深刻的印象。这支以田野风光命名的学生音乐队伍,用歌声作武器,高唱爱国进步歌曲,代表着社团的方向——爱国、大众、乡土。
时隔数十年,麦浪歌咏队的部分成员得以重逢。1983年,通过《台声》杂志和居住在大陆的麦浪歌咏队领队陈实的召集下,陈钱潮、乌蔚庭、沈苏斐等来自两岸的麦浪人在北京重逢。1988年,麦浪人在北京举行“台湾大学麦浪歌咏队成立40周年纪念”活动,纪念过去的火红时代,纪念一代青年的心声。
参考文献:
[1]中共北京市委党史研究室著. 中国共产党北京历史 第1卷[M]. 北京:北京出版社, 2011.06.
[2]方生.杨逵与台大麦浪歌咏队[J].文艺理论与批评,2001(01):96-99.
[3]蔡西滨.中共地下党“台湾省工作委员会”(1946——1950):以台北市地区为研究中心[D]淡江大学历史学系硕士论文,2009.
[4]欧素瑛.四六事件对台湾大学之冲击(台湾)[J],台湾学研究,第12期,2011.12.
[5]陈进金.一九五〇年代白色恐怖在宜兰:以“兰阳工委会案”及“罗东纸厂案”为中心(台湾),台湾史研究,第26卷第4期.2019.12.
[6](台湾)二二八事件档案资料库.《国防部保密局印省工委工作总结》,档案号:A803000000A/0014/ 340.2/5502.3/4/011.
[7]蓝博洲著.麦浪歌咏队:追忆一九四九年四六事件(台大部分).台中:晨星出版社,2001.
[8]蓝博洲著. 台北秧歌[M]. 北京:台海出版社, 2005.07.
图片来源于微信公众号“民间影像”、央广网
作者:王叶伟,中国人民大学历史学院硕士研究生
责编:小林
网编:宋莹
监制:方丹敏
原标题:《麦浪歌咏队:1949在台湾高唱《你是灯塔》的一股“后浪”》
阅读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