辛峰 十点人物志

领读 | 辛峰
今天我们开启一本新书——《乾隆王朝》。
《乾隆王朝》是畅销历史纪实作家关河五十州所写的历史著作。关河五十州素来以作品立论严谨、史料运用丰富全面,又同时兼顾文学笔法,《乾隆王朝》由此呈现出了极强的思辨性和极好的阅读体验。
尤其是关河五十州通过对众多史料的解读,以人性化的视角去关照一位帝王的内心世界,还原一位帝王充满复杂情感和生命张力的人生,让我们看到了乾隆鲜明的个性是如何将一个王朝带领到历史巅峰的,而那个时代又是如何赋予乾隆十全武功的丰功伟绩的。
让我们跟随关河五十州的丰富细腻的历史笔触,一起开始今天的阅读吧。
童年生活
乾隆登基前本名弘历,1711年9月25日出生于雍亲王府,母亲钮祜禄氏。弘历是雍正的第五个儿子,排行第四,由于三个哥哥均已夭折,他实际算是雍正的第二个儿子。
此时距离雍正升为亲王还不到两年,那时,他正想谋取储位。
如果雍正膝下只有一个儿子,不免显得单薄,对他争储不利,因此弘历的出生确实为他争储添了砝码。
清代皇室重视教育,弘历六岁就学,自九岁起受业于庶吉士富察·福敏。作为弘历的第一个启蒙老师,福敏性格耿直,教学态度严格认真,弘历对此颇为感念。
弘历自己也聪明伶俐,从小就有过目成诵的能力,到他十三岁以前已经熟读诗书中的“四子”,背诵起来一字不差。
康熙晚年经常住在京城西郊的畅春园,为了让皇子和心腹重臣陪驾方便,他把京西的很多花园赏赐给他们居住,赐给胤禛(即雍正)的便是日后闻名遐迩的圆明园。
圆明园四十景之一的牡丹台即修建于这一时期。
康熙素来喜爱牡丹,据说他可以识别出九十种不同品种的牡丹花。
1722年4月,恰是牡丹盛开时节,牡丹台数以千计的牡丹花竞相开放,争奇斗艳,应胤禛之请,康熙四天之中连续两次到牡丹台观花,其间胤禛将时年十二岁的弘历正式引见给了康熙。
祖孙三代,也可以说是跨越时空的三朝天子,就这样神奇地聚于一堂。
康熙一见弘历就喜爱上了这个皇孙,决定即时带回宫中养育,这是弘历少年时代极为重要的一个时刻。后来成为皇帝的弘历专门在牡丹花会的现场立了一块石碑,刻上两次盛会的事迹,以表纪念。
自弘历入宫,每当闲暇之时,康熙经常辅导他学习,教他读书写字。有一次康熙让弘历背诵宋儒周敦颐的《爱莲说》,弘历不仅背得滚瓜烂熟,而且能够融会贯通,解释透彻,康熙非常高兴,夸奖道:“这孩子进步神速,已经超过我小时候了。”
随着祖孙之间的感情日益增进,康熙爱屋及乌,对弘历的生母钮祜禄氏也生出了好感。于是指名要召见钮祜禄氏。
钮祜禄氏自十三岁进入胤禛藩邸,身份始终都是格格,自然没有条件与康熙见面。这次康熙不仅破格召见,而且在端详钮祜禄氏很久后,还连声称赞她“果是有福之人”。
这是一个标志性的信号,从此以后钮祜禄氏因为儿子的缘故,在公公、丈夫的心目中地位均得以骤升。
脱颖而出
1722年10月,康熙结束塞外之行,携弘历刚回到北京。不久,康熙因病去世,临终前他传为于胤禛,次年,胤禛改元雍正,称雍正帝。
雍正登基后,三个儿子都水涨船高,由亲王之子变成了皇子,他们随皇父由雍亲王府迁入紫禁城,住进了毓庆宫。雍正也开始以皇子的要求来对他们加强教育,除弘历原有的启蒙老师福敏外,又特旨选任朱轼、蔡世远、张廷玉等人为诸皇子师傅。
后来这些师傅中教学时间最长,对弘历影响最大的莫过于朱轼和蔡世远。那时弘历已经有良好的学业基础,正待进一步培育深造,朱、蔡凭借自身深厚的儒家学养功底,不仅赋予弘历以必要的观念、知识和能力,还影响了他的气质性格以及兴趣爱好。
雍正共有三子,依次为弘时、弘历、弘昼。
弘时是弘历的三哥,他的生母是侧福晋李氏,其地位已相当于嫡长子,但弘时少不更事,不懂得如何保护自己,与八叔的关系成为他做太子人选的致命软肋。
弘历、弘昼同受父亲宠爱,但弘历在资质方面要比弟弟强得多。两人在一起读书,弘历很快就把所学课程熟记背诵下来,弘昼则比较迟钝,功课总是落在后面,以至于到了该散学的时候,功课还尚未做完。
弘昼自己也承认他的天资不如哥哥:“会心有深浅,气力有厚薄,属辞有工拙,未敢同年而语也。”雍正看在眼里,自然会更偏爱于弘历。
雍正元年即1723年年初,雍正接连将数珠、砚台等物品赏赐给弘历、弘昼,但却不包括弘时。此后雍正公开发表谈话,宣布秘密建储时,直言:“诸子尚幼,建储一事,必须详加审慎。”
这一年弘时已经二十岁,不小了。年纪小的是弘历、弘昼,一个十三岁,一个十二岁,雍正的弦外之音完全可以理解为他根本不考虑立弘时为皇储。
总的来说,自牡丹花会前,弘历就已从三兄弟中脱颖而出,正是因为雍正看好他,认为他最有前途和出息,可以在父皇面前为自己加分,才会撇开弘时、弘昼,而只向康熙单独予以引见。
无言之美
雍正既然已经密定弘历为太子,其嫡福晋也必然就是未来的皇后,自然更要对其加以慎重考虑。他替弘历挑选的新娘富察氏系满洲镶黄旗人,康熙朝户部尚书米思翰的孙女、察哈尔总管李荣保的女儿,家族的其他成员也不乏重臣显贵,乃名副其实的满洲望族出身。
富察氏出嫁时只有十六岁,比弘历小一岁,正值古人所说的“二八芳龄”。富察氏年轻端庄、温柔内敛,虽不能说倾国倾城,却有一种无言之美。
富察氏并不是弘历的第一个妻子,早在雍正初年,他就有了一个姓氏与富察氏相同的侍妾,在大婚之后又先后娶了两位侧福晋和六位格格,加上富察氏,弘历在藩邸时有记载的妻妾共有十人之多,但能与之称得上心心相印并始终得其专宠的只有富察氏一人。
弘历和祖父康熙一样,饱受儒家文化浸润,用他自己的话说,“自幼生长在宫中,讲诵二十年,未尝少辍,实一书生也。”
他所认定的佳偶标准也因此深受儒家妇德观念,特别是史书所载后妃嘉言懿行的影响。能够被他欣赏的女子,除了年轻貌美之外,还必须个性温和,善于体贴他人,能为丈夫分忧解劳和孝敬老人。
富察氏不仅完全符合上述标准,甚至堪称最佳典范。她虽出自名门望族,却从来不摆架子,不盛气凌人。生活上,富察氏节俭贤惠,不喜欢浓妆艳抹,也不佩戴金珠玉翠,仅以通草绒花为饰。
与此同时,她把家里安排得井井有条,不须弘历操一点心。弘历的生母钮祜禄氏出身微寒,但富察氏对这个婆婆很尊敬,从伺候她吃饭到陪着她说话,可谓无微不至,婆婆生病的时候更是衣不解带地在旁边伺候,直到婆婆病好才离开。
富察氏不仅是被世俗社会所认可的好妻子、好媳妇,而且具有丰富的内心世界,是一个集漂亮与能干、聪明与天真、温柔与活泼于一身的女性。
出身名门的她从小知书达理、与弘历有共同语言。她还能骑马且马术精湛,可以经常陪同丈夫外出狩猎。
藩邸时期的弘历除读书外,能够作为娱乐和户外活动的就只有骑射田猎了,对于他们夫妇而言,这些活动就相当于结伴春秋郊游。
每当这个时候,小两口一面策马扬鞭,一面欣赏周围景色,“驰射平原中,随意娱芳年”,他们的感情也在不知不觉中得到了进一步的升华。
登基
1733年3月22日,雍正突然决定给弘历、弘昼封王,其中弘历被封为和硕宝亲王,弘昼被封为和硕和亲王。
和硕宝亲王中的“宝”有大宝也就是玉玺的意思,日后人们将它与雍正登基时的赐胙联系起来,解读为是雍正对弘历储君地位的进一步确认。
“国之大事,在祀与戎”,中国历代朝廷都把祭祀和军事视为头等大事。封王之前,弘历主要埋首学业,封王之后,他被允许了解和参与边疆军事。
雍正在他头脑保持清醒的时候,令弘历、弘昼在病榻前侍奉,即便到他去世前,也让弘历、弘昼以其名义一同急召大臣入园。从表面上看,外界看不出他对两个皇子有任何不同,也不知道太子的人选究竟是谁?
直到圆明园的密旨被找出,才表明雍正十三年来对弘历的满意。
10月7日夜,雍正遗体被连夜送回紫禁城,安放于乾清宫。当乾清宫安放于“正大光明”匾额后的另一份密旨被找出,结果完全相同,弘历作为继任君主的位置再无争议。
雍正去世当晚,根据五年前病重时对后事所作的安排,弘历宣布由庄亲王允禄、果亲王允礼、大学士鄂尔泰、张廷玉四人为辅政大臣。
1735年10月17日,弘历即帝位于太和殿,改次年年号为乾隆元年,至此,这位乾隆皇帝正式代替他的父亲,成为天下新的主宰。
雍正去世时,西北和西南两项边疆要务都未能处理完,乾隆在忙于料理丧事的同时,明确表示:“目前紧要之事,无过于西北两路及苗疆用兵。”
结语
今天我们读到了乾隆青少年时期所接受的教育,以及他的脱颖而出和与富察氏之间的爱情,那么乾隆在登基之后又将推行什么样的政治呢?让我们期待明天的阅读吧!
图片来源:电视剧《甄嬛传》
原标题:《《乾隆王朝》① | 如何从皇子中脱颖而出,成为皇帝?》
阅读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