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 壹娱观察编辑部 壹娱观察
文/王心怡
《歌手·当打之年》播出期间,“核心人物”洪涛只在总决赛开始前发了一条微博。这条微博,在表达今年做这个节目的“难”,以及感谢被他邀请了很久的李宇春赴约帮唱华晨宇。
十五年前,李宇春在《歌手》团队的见证下夺得了《2005超级女声》总冠军,而今天,她帮唱的华晨宇顶着所有争议,拿下了沉甸甸的《歌手·当打之年》歌王宝座。
华晨宇,无疑是这季《歌手》的流量制造机。从一开始的“疑似被迫参赛”、到中期“唱法流程化的争议”,再到总决赛的“够不够格拿歌王”。这位在在线音乐平台上数次创造数字专辑销售奇迹的新生代歌手,一直处于话题风暴中。
来到第八年的“歌手系列”,早已疲态尽显。歌手资源的枯竭、观众新鲜感的丧失、综艺政策的严控、网生内容的汹涌……洪涛也只能无可奈何地说今年是“背水一战”,而这一战选择了崛起的年轻原创音乐。
▲ 《歌手·当打之年》海报
在年轻原创的战场上,“歌王”这个称号并不值得过多在乎,因为它的意义不再像以往七届一样对殿堂级人物的歌颂,更多的是对未来的一种预测,而年轻的这一代还有很长的路要走,他们身上的变数太多了。
或许连洪涛和“歌手”系列也不会在乎“歌王”二字,他们在乎的是华晨宇这位新歌王诞生后,“歌手”系列节目又有了新的转机。如约而至的“歌手2021”,洪涛的开场白不用再说“太难了”。
收视回暖背后,“当打之年”依旧艰难前行
《歌手》系列行至八个年头,依然逃不开“廉颇老矣,尚能饭否?”的疑问。
2020年,《歌手·当代之年》打出了华晨宇、MISIA、萧敬腾、徐佳莹、袁娅维、毛不易、周深的首发歌手阵容,依然在开年如约而至。
然而,突如其来的疫情虽然给《歌手·当代之年》带来了云录制的处理难度,但也助长了今年《歌手》的收视率。
截止到4月17日第十一期,CSM59城市网收视率均在1%以上,其中六次破2,排名也占据前两名,其中七次拿下当晚综艺节目收视率第一。仅从收视率来看,《歌手·当打之年》在“意外”回暖。
在此之前,《歌手》面临的是不断下滑的收视率。根据CSM52城市网数据显示,2013年第一季《我是歌手》最高收视率为4.127%,最低收视率也达到1.434%,平均收视率则为2.361%。然而,随着而来的是每季逐渐下降的收视率和豆瓣评分。去年《歌手2019》CSM55城市网收视率更是无一破1,第九期节目更是一度排在周五晚间省级卫视所有综艺节目收视率第八名。低迷的收视率让不少网友怀疑《歌手》系列的终结。
而如今,《歌手·当打之年》收视率和市场份额的回升,无疑给这档老牌综艺带来的新的成绩。然而,收视率增长之下,豆瓣评分却迎来了历史新低,开分7.0,一路降至5.7。
上升的收视与下降的豆瓣评分之下,实则是《歌手》改变的挣扎与不断激起的水花。
壹娱观察(ID:yiyuguancha)曾在《为什么这届《歌手2019》病恹恹?》一文中分析了《歌手2019》话题弱、水花少、收视低的原因,与歌手的选择、歌手本身“制造“话题的能力、合作平台会员体系把控下弱化了歌曲传播、同时段竞争压力大等有关。
而《歌手·当打之年》显然在这些方面做了改进。在一直存在的“选人难”问题之下,让“老”选手返场作为首发歌手,华晨宇、萧敬腾、徐佳莹、袁娅维都曾在参加的节目中进入总决赛。“老”选手的加入,既能解决选人难的问题,根据以往节目的“考验”,也能保证实力与人气。
同时,赛制的改变在增强了对抗性色彩之后,又增加了话题度。奇袭赛制下的1v1,有pk就有“冲突”,有“冲突”就有话题度,不论这种冲突是“激烈的”,还是“暖心的”。
效果也立竿见影。首期黄霄云奇袭毛不易成功,引发了网友热议,相关话题一度登上微博热搜。在这之后,黄霄云在《歌手·当打之年》的每期表现也成为网友评论的热点之一,两极分化的观点常常出现在微博、弹幕等。而第二期毛不易淘汰与微博写下的感受,也一度登上微博热搜榜首。随后几期节目中,刘柏辛奇袭华晨宇、隔壁老樊奇袭黄霄云等都是网友热议的话题。
▲ 《歌手·当打之年》黄霄云现场
加上诸如华晨宇等歌手本身的高流量和高关注度,根据云合数据统计,《歌手·当打之年》的全舆情热度大多数时候都高于TOP10、TOP30热度均值。
但种种改变似乎没有收获网友的心,或者说,没有收获那些会在豆瓣打分表明态度的网友的心。事实上,从某些方面来看,《歌手·当打之年》又没有改变。
首先,《歌手·当打之年》意图很明显,全面关注年轻歌手的原创能力,但在观众眼中,他们的“歌手”是不断通过翻唱再度创造金曲的舞台,所以当大部分歌手几乎以演唱自己的歌曲为主,比如,包括总决赛在内,华晨宇演唱了十首自己的歌,虽然做了新的改编,但还是引来了网友的疑惑——什么时候《歌手》变成唱自己歌的舞台了?但某种程度上,观众认为《歌手·当打之年》依然接近《歌手2019》“打歌节目”的性质。
而歌王的归属也如上一季一样,悬念感并没有那么强。赛程还未过半,关于华晨宇获得歌王的猜测已经不少,加上常规赛稳定的表现,以及歌王之战与李宇春搭档,两位从这个舞台走出去的高人气冠军,重回舞台合作,其实已经仪式感十足。
竞演性质的节目却缺少最后的悬念,这本身就会损失一部分观众的观看欲望。除了奇袭赛制的悬念,观众在此获得的大概只有对歌曲的欣赏,而这又与其他音乐性节目在某种程度上趋同。
不过,《歌手·当打之年》似乎算得上《歌手》系列中“年轻”的一季。没有那么多前辈歌手的加入,奇袭歌手也多为还未被大众过多关注的歌手,歌曲的类型、风格也更加多样、流行、前卫。
也正因为这样,不少歌手的选曲都偏于小众,所以这也是八届歌手以来未有传唱度过高作品的一季,即使2018年、2019年饱受质疑,但也有张韶涵《阿刁》、吴青峰《起风了》等全网大热的歌曲,而这一届并没有。
“歌手”品牌的重生:被争议的“歌王”华晨宇
《歌手·当打之年》开场,第一个热点话题是,网传华晨宇是临时“救场”的。有多紧急?据说第一场连舞台装都没准备,穿着私服上了台,然而一首《寒鸦少年》得到了那场的第一名。
▲ 《歌手·当打之年》华晨宇《寒鸦少年》现场
“匆忙”的开始却并没有影响他接下来的表现,《歌手》舞台的华晨宇无疑是稳定的。十场常规赛,四次第一、两次第二、两次第三,两次奇袭赛中均获得胜利,从某程度上能够说明节目和投票的关注对于他的认可。事实上,此前在《歌手2018》中,他也曾在常规赛中四次夺冠,最终获得亚军,当季中一首《齐天》热度、传唱度不俗。
排名之外,是各种平台位于前列的排名。第三期的《你要相信这不是最后一天》,在2月23日公布成绩的当下,登上新歌榜、飙升榜双榜第一,播放量突破700万,票选人气超过100万。第九期演唱的《好想爱这个世界呀》在网易云音乐获得云音乐新歌榜三日连冠,新专辑《新世界NEW WORLD》预售24小时,销量突破892000张,销售额突破17840000元……
实力、人气与话题度并存,华晨宇获得歌王之位似乎早早丧失了悬念。
然而,伴随着高流量、高热度的,还有不断袭来的争议。
《斗牛》等歌曲展现出的表演“流程”,被网友总结为开场吟唱、突然鬼叫、开始rap、鬼叫、切回吟唱;《我管你》《斗牛》《造物者》等歌曲陷入抄袭质疑;稳定的高排名和大众评审的投票也成为质疑的点,有网友甚至调侃地将节目称为“歌手·流量之年之歌王华晨宇豪华嘉宾阵容演唱会系列”;而华晨宇独特的表现风格,也在有些网友看过了几期表演之后,表示“形式大过内容”,一味地追求猎奇。
▲ 豆瓣部分短评
伴随着这些争议的,是粉丝孜孜不倦的“小论文”式赞赏,从歌词、立意、到唱功,全都是她们称赞的内容。或许适得其反,或许职黑下场,华语乐坛歌手金字塔顶端是华晨宇的图和“华语乐坛姓华”的梗,又将华晨宇推至风口浪尖。
事实上,对于华晨宇音乐、表演风格一直存在着两极分化的态度。而在此之下,多期凭借着新原创拿下前几名,甚至第一名,尤其是在改为云录制之后,现场效果、氛围不再起作用的情况之下,也令不少网友质疑大众评审的投票。
或许,华晨宇可以算得上节目期间最具争议的歌王。在他之前,《歌手》系列共产生过七位歌手,分别是羽泉、韩磊、韩红、李玟、林忆莲、Jessie J、刘欢,一色的拥有出圈作品、经历丰富的歌手。如此相比之下,出道时间较短、“是否有作品出圈”都是争议话题的华晨宇显得年轻而说服力不足。
另一方面,仅从进入决赛比拼的几位歌手来看,除了MISIA之外,并没有像往常一样的前辈、“资深”歌手,同场比拼,华晨宇得到第一也并无不妥。
虽然争议颇多,但无可厚非,华晨宇稳坐了新生代流行歌手第一宝座。事实上,仅在百度百科中列出的华晨宇获奖记录就超过60项。如今,华晨宇的歌手经历中又可以增加一条——湖南卫视《歌手·当打之年》歌王。
当《歌手》后面上“当打之年”后,这一届“歌王”的意义改变了,因为它的“玩法”改变了,《歌手》将不再是对于殿堂级歌手的歌颂,而是在对未来领军人物的预测,这一点上华晨宇足够份量。
华晨宇的“剧本”也是洪涛提前准备好的,正如他所说的“背水一战”,他需要让这个不断创造商业价值的品牌节目再度运转下去,于是洪涛选择迎接争议,他也选择了让“歌王”的意义重生。
所以,“歌手”系列的老观众们,不要在乎年仅三十岁、无破圈作品的华晨宇拿下了歌王,因为这个宝座不值得过多在乎,应该在乎的是,“歌手”这个舞台被这次焕新后的重生,“歌手”品牌能继续留下来,毕竟华语乐坛还是需要“歌手”这样的品质平台,让更多优质的音乐人和作品被看到。
“歌手”重生了,下一届,洪涛也不用再说“太难了”。

原标题:《谁还在乎《歌手》的歌王?》
阅读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