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天,浙江省杭州市萧山区人民法院适用小额诉讼程序,一审终审了一起因洗护不当导致的服务合同纠纷案。原告买了双限量版AJ鞋花了3.65万,送进洗鞋店鞋面却被洗坏,被告,也就是洗鞋店老板最后被认定赔偿原告球鞋购买价格的60%即2.19万元。(之前报道:)
洗一双鞋35元,洗坏一双鞋却要赔两万多!
洗鞋店老板有哪些鞋不敢洗?对于特定的鞋子,他们是怎么洗的?又最怕接什么样的单子?
洗过数万个大牌包的“小师傅”:
鞋子里面麂皮最难洗,一定要用软毛刷
屏风街上的“小师傅”算是杭州比较有名的一家奢侈品护理店了。
4月22日晚上8点,店铺依旧灯火通明。
黄素花和丈夫正在整理一天的账目。店一般会开到晚上10点。“洗了四双鞋,3个包包,包括爱马仕、LV和普拉达。”
自2007年租下店铺后,这家店已经在市中心活了13年。
拥有13年奢侈品护理经验的黄素花,可能是杭州为数不多能有自信对奢侈品说出“我什么没见过?”的人了。
过去的10多年里,她和丈夫一起拯救了数以万计的名牌包包,靠一门扎实的手艺,拥有了很多忠实粉。
一看被洗坏的那双AJ鞋,黄素花马上就说:“这双鞋一看就是泡在水里洗的,一泡就串色,越想搓掉就越搓不掉。”不过对于这双鞋3万6的价格,她有点惊讶:“这种价格是炒上去的吧?原价应该2000左右。”
店里包包不少,价值不菲的鞋子也多,其中AJ也有好多双。
在黄素花眼里,鞋子只有材质的差别,并没有高低贵贱之分。
“麂皮和漆皮得用最软的刷子刷,鞋子的侧底一定要单独刷,千万不能一整只鞋子泡在水里。”这是她从业以来一直遵循的守则。
图中左边的是最软的刷子,右边是普通的刷子
“这些鞋子都是比较容易清洗的,用软毛刷慢慢刷,细心一点就可以,一小时可以洗四、五双,你看这双麂皮搭色的品牌鞋,就很难洗了,得花一个多小时。”
这双鞋难洗在哪里?
“一是材质,这是麂皮,需要用软毛刷。二是颜色,因为鞋面有多种颜色,必须格外小心,刷子一定不能多沾水,一沾就容易串色,这双鞋子品相一下子就下来了。”
有没有不敢接的包包或鞋子?
不存在的,10年前就护理过30几万的包包
洗品牌鞋子、包包、皮衣并不会按物品本身的价格来定洗护价格。
“所有送过来护理的物品都以材质、难易程度、客户私人要求等来定价的,店的价格很透明的,报价给你,你觉得可以,我们就做,从来不存在以物定价的规则。”黄素花说。
“像这双鞋子,洗护是80元。”
有没有存在不敢接的包包和鞋子?
黄素花很有自信,她说这种情况在“小师傅”是不存在的:“10年前开店不久时就接到一个单子。时间过去很久了,包的样貌不记得,但那是一只价值30几万的爱马仕包包,当时做的是修补和上油项目,大概收了400块钱。”
由于精湛的手艺,“小师傅”这10多年来积攒了很好的口碑和一大帮来自全国各地的客户。
“一开始基本只收杭州本地的订单,大概在开店三年后,就有从外地寄来的单子,像山东、乌鲁木齐、北京。其中一位北京的顾客很实在,人也没见过,寄来一双鞋子护理完后,马上就在店里办了会员。”黄素花说,这样没见面就直接转钱办卡,已经是很大的的信任了。
有人专程从北京寄来鞋子求护理
唯一一次赔钱是华伦天奴铆钉鞋被偷
从业13年,有没有因为洗坏奢侈品赔过钱?
“一次都没有。唯一一次赔钱,是在大约三年前,店里的一双鞋子被偷了。”
黄素花说起这事还是很遗憾。
“当时一位大约20多岁的年轻女子,长的也很漂亮,来我们这儿补鞋跟,穿了一件大风衣。补完鞋跟后,把店里一双华伦天奴的铆钉鞋给顺走了。”当时店里还没有装监控,人后来也找不到。
也是从那次失窃事件后,“小师傅”店里装起了监控。
“怎么办呢?只能赔钱了,当时赔了6300块,虽然心疼,但还是马上把钱退给了顾客。不过还是好人多,一些顾客觉得我们服务好还介绍其他顾客一起来。也是因为有了他们的信任,店里的生意才能做成现在这样子。”
店里除了黄素花和丈夫,还有一个助手,和他们在一起工作多年。“基本上鞋子都是归阿姨洗,她也很专业的,我们一般不会请新员工。”
另一家洗护店坦言:做不到人人满意
中河北路上的一家洗护店,除了洗衣服也接洗鞋子的业务。
跟“小师傅”奢侈品护理店一样的是,这家店定价也是以材质和款式来定价的。
“鞋子护理从60元到280元不等。”工作人员说,都是请专业的师傅在洗护的,以材质来定洗护方法基本不会出错。所以大牌鞋子来,一般不会特意问物品的价值,但基本上心里也有数的。
有时候遇到要求特别苛刻的顾客,也会建议客人去别处洗护。“毕竟我们也算是服务行业,不太可能做到人人满意。”
来源:钱江晚报·小时新闻记者 边程壹
原标题:《35元洗坏一双AJ赔2万!洗过数万大牌包,杭州护理店最怕这种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