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解封后首趟由武汉始发终到深圳北站的G1005次列车。 本文图片均由 受访者 供图
4月8日8时12分,李杰和女友乘坐的由武汉开往深圳的第一班列车G1005缓缓驶出站台,那一刻列车窗外,武汉阳光正好。
这是1月23日关闭离汉通道以来,首趟由武汉始发终到深圳北站的列车,车上共有288名来自武汉的旅客。
1月23日上午10点,武汉“封城”,4月8日零点城市重启。据“广东发布”消息,8日当天,从武汉乘坐始发终到列车前往深圳的旅客共有2800余人,共有4趟由武汉站始发、11趟途径武汉站的列车抵达深圳北站。当天共有5.5万余名旅客乘坐火车离汉,其中去往珠三角地区的旅客较为集中,占离汉旅客总量四成左右。
“这趟春节回家过年最重要的事,就是带女友见父母,原本计划呆7天,结果竟然呆了81天……”1月19日,在深圳某医疗仪器研发公司工作的李杰带着女友乘飞机返回武汉老家过年,他原计划于1月25日返回深圳工作,却因“封城”阻挡了复工的脚步。
李杰和女友的高铁票电子订单,据他介绍,因疫情原因,这趟列车不能打印纸质票,全部乘客都凭身份证乘车。
与李杰同在G1005次列车上、相隔3个车厢而坐的武汉女孩王欣,此刻也正看着列车窗外不断后退的风景陷入沉思。巧合的是,王欣也是于1月19日返回武汉,在武汉“滞留”了81天。
“这一路上有对我妈的不舍,有终于能恢复正常工作的庆幸,也有对未来每一天更加珍惜的感悟……”王欣告诉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她在深圳某中学当英语老师,疫情期间,因“封城”呆在武汉家中,她通过线上教学随时跟进班级每位学生的身心状况,帮着做社区志愿者的妈妈给独居老人订菜,甚至还在武汉号召市民献血时,去小区附近血站和妈妈一人献了300毫升。
这趟从武汉始发的G1005次列车,满载着车上288名旅客“封城”76个日夜以来或心酸或感动的故事,向深圳方向疾速驶去……
【李杰的口述】
4月8日,武汉“解封”首日的武汉站,阳光明媚。
我是湖北武汉人,2017年从美国硕士毕业后到深圳工作,工作后落户深圳,至今也已在深圳生活四年了。
我是深圳理邦精密仪器股份有限公司的一名外贸销售人员,平时的工作内容是引导海外客户下单,完成销售。由于公司是医疗器械公司,肩负抗疫任务,所以公司在春节期间就复工了。
我过年回了武汉,无法按时回公司复工,疫情期间都是远程在家办公。由于我的工作是和海外客户沟通,远程办公其实没有什么区别。但是由于疫情,我不能出差调研市场情况和变化,这是工作上最大的困扰。回深圳之后,我终于可以撤回远程办公的申请了。
我的春节假期竟然和清明节假期连起来了,这是我之前万万没有想到的。
1月19日,我和女朋友乘飞机返回武汉,当时整个飞机上只有我们两人戴了口罩。原计划是1月25日返回深圳,可1月23日武汉“封城”,我们就一直呆到4月8日武汉“解封”。
今年带女朋友回家见父母是过年期间的一桩大事。原本计划带女朋友回家呆七天,结果,竟然呆了81天。
武汉刚刚“封城”的时候,小区还没有施行封闭管理,我父母担心对我女朋友招呼不周,每天都出门买新鲜菜,做丰盛的饭菜给她吃。而面对陌生的环境、滞留武汉不知何时能返回深圳的不确定、铺天盖地的疫情报道,我女朋友崩溃到大哭了一场,她说“希望你爸妈不要再为我出门买菜了,我很怕他们会感染”。
武汉的小区实行封闭管理后,独居老人生活上有很大的困难。我们小区有很多在外地工作的人,因为疫情今年没有回武汉过年,家里只有年纪比较大的父母。
因没有微信或不会微信支付,亦或是找不到团购菜的渠道等等原因,他们买不到生活必需品。我知道后,便帮他们买物资,他们给我现金,这一个多月来,我因为帮老人们买菜,手上竟积攒了一万多块钱现金。
近日,武汉的小区逐步开放,但出入小区需要微信登记,乘坐公共交通需要扫健康码,尽管已经回到深圳复工,我还是会持续关注曾经帮助过的老人们的需求,想办法尽可能地再多帮助他们一点。
由于我的工作可以远程办公,薪水没有受到任何影响。我们公司对不能远程办公的同事,也发放了基本工资保障生活。公司还成立了疫情专案小组,在疫情期间,要求所有在公司的员工佩戴口罩,进入园区之前需要测量体温。湖北疫区的同事也倍受关爱,每日报备体温和健康情况,如有缺少口罩,公司马上顺丰邮寄口罩到家。
我第一季度的业绩好像是外贸业务员倒数第一,回去之后一定要重整旗鼓,2020年的计划就是多赚钱。因为疫情,工作耽误了小半年,感觉下半年时间上更紧迫了。
接到复工通知后,我内心非常激动。深圳向来是一座开放包容的城市,整个复工流程挺顺利的:湖北员工返回公司复工前需要向公司申请,提交湖北健康码等资料。抵达深圳后,需进行核酸检测,并按要求居家隔离,公司同意后,方可复工。
4月6日,我在武汉市第六医院做了核酸检测,结果是阴性。回深圳七天后,再做一次,而且在深圳做核酸检测是免费的。
为了安全复工,我提前买好了面罩和防护服。4月8日早上八点,我和女朋友全副武装登上返深高铁。
武汉站候车大厅“全副武装”的乘客。
看着列车慢慢驶离武汉,心里竟有一丝不舍。
离开武汉有六年了,这座熟悉的城市逐渐变的“陌生”。印象中的武汉人是热血奔放的,我原以为施行封闭小区政策会有很大阻碍,特别是老旧小区,心里打鼓:很多人会不会配合?但事实证明我错了,武汉人民团结一心,邻里之间守望相助,我们打赢了这场疫情阻击战,就像我们的城市口号里说的,武汉确实每天不一样了。
4月8日8时,G1005次列车旅客上车。
4月8日下午一点多,列车抵达深圳北站。下高铁后,我感到神清气爽,终于回到了我的“第二家乡”——深圳,天气很不错。我想许多年后,这里会变成比起武汉更让我熟悉的家乡。
回到深圳,终于可以上班了,从来没有这么期待过上班,但也有一丝担心,不知现在在武汉的父母能否适应出门要扫健康码的“高科技”生活……
【王欣的口述】
4月8日,G1005次列车旅客就坐。
我是武汉人,大学时到外地求学工作,至今离开武汉已近十年,现在在深圳某中学当英语老师。
有时,离开武汉的时间久到都要忘记自己是武汉人了。一次突如其来的疫情,让我在家呆了近三个月,也重新找回了和这座生我养我的城市深深的联结。
1月19日,我返回老家武汉过年。那时,我爸因工作去了湖北汉川,后来武汉封城后,他也回不来了,整个疫情期间是我和我妈在家中度过。随着3月25日湖北“解封”,3月30日,我爸终于得以回家,记得那天,我妈很早就起床做了一大桌菜,我们家平时的风格就是“互怼”,那天我妈还非不让我“怼”我爸,一家三口在疫情后团圆的感觉真好。
4月8日13时许,G1005次列车抵达深圳北站。
疫情期间,让我印象最深刻的是还是我那“到处茬”(武汉话,喜欢“管闲事”)的老妈。我妈是个热心快肠的人,从小她就教育我要帮助别人,处处要谦让,小时候要我让着比我大的,长大了要我让着比我小的。
这次武汉的小区封闭后,我妈仍像过去一样对邻里邻居的老人关照有加。我家楼上住着位老人,今年七十多岁,和老伴相依为命。年纪大了的人,对于智能手机软件一窍不通,在别人的反复指导下,才学会用智能手机打电话和微信转账。但是疫情期间购买物资需要用软件或者微信群聊下单,旁人看来再简单不过的操作却难住了老人家。
小区实行封闭式管理后,我妈每次网购一些物资,也顺便问一下老人有什么需要。
有一次,老人想要买一些盐、面条、肥皂和消毒液,但社区物资购买群只能买食物,刚好我家里有现成的,就把家里的肥皂和消毒液打包起来,送给了老人。当老人提出要付给她钱时,我妈赶紧推辞,说只是想做好事,不能变成卖东西。
还有一位邻居两年前做过手术,在2019年底又出现了排异反应。过年前,他的爱人回老家探亲,没想到接下来武汉就封城了,夫妻俩被迫分隔两地。小区实行封闭式管理后,他得走到小区外面领取生活物资,可他家住7楼,上下楼实在吃不消。
我妈知道了这个情况,主动联系这位邻居,给他凑齐了一包能至少吃两周、内容丰富的爱心菜。里面有牛肉——是我好不容易大清早在“盒马”抢购到的,蔬菜(白菜、胡萝卜、青椒、黄瓜、豆角等等)——是社区分发给我家的爱心菜,水果——来自社区志愿者,30枚鸡蛋——住在我楼上的老爷爷一次性团购了很多匀出来的。
就在前几天,武汉号召市民献血,我和我妈还去小区附近血站一人献了300毫升。
以前吧,我妈总让我“让这个让那个”,我还有些不理解,现在我发现在她的潜移默化之下,我也变成了和她一样乐于助人的人,尽管不好意思承认,我和她挺像的。
这次回深圳,我最舍不得的就是我妈。平时我一个人在外地工作,只有一只猫陪我,我天天就巴望着她休假能来深圳和我住几天。这次能和妈妈呆了这么长时间,真的很开心,很珍惜和她在一起的这段时光。我们每天闷在家,处了近三个月,一次架也没吵过。我天天夸她做菜好吃,她也很受用,每天变着花样给我做好吃的……
4月8日,深圳坪山站。
我的男朋友也是武汉人,我们两家小区就相隔了5公里,但是自小区封闭后就没见过面。我们每天打视频,看看对方,我很想念他,小区解除封闭后第一件事就是和他开车在城里兜兜风。
离开武汉后,我们就又要分隔两地了,但这次疫情给我的感悟是,不要再去想太多,只要身边的人一切安好,就是此生最幸运的事。
4月8日,深圳坪山外景。
(应受访者要求,李杰、王欣为化名)(本文来自澎湃新闻,更多原创资讯请下载“澎湃新闻”APP) 责任编辑:蒋子文校对:栾梦 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我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