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 镜像娱乐 编辑部 镜像娱乐
本文首发微信号:镜像娱乐(ID:jingxiangyule)
作者:马婕 / 编辑:张风屹
近日,张伟平因欠张艺谋246万巨款被限制高消费。
据悉,制片人张伟平因未在指定期间履行生效法律文书确定的给付义务——向张艺谋方面支付246万的票房分成款,而被北京市朝阳区人民法院采取限制消费措施,不得实施高消费及非生活和工作必须的消费行为。
对此,张艺谋妻子陈婷第一时间转发微博支持判决结果。
张伟平是张艺谋合作多年的老搭档,合作过《我的父亲母亲》《英雄》等多部影片,担任制片人。张伟平旗下公司新画面影业,曾邀请张艺谋担任艺术总监。
新画面自成立以来,与张艺谋展开长达十几年的“一对一”合作。此次二人就票房分成问题对簿公堂,已经不仅仅是简单的债务纠纷,也是电影行业市场遇冷的缩影。
从《英雄》到息影三年
新画面无法自主的巅峰与没落
1989年,张伟平为张艺谋电影《有话好好说》投资2600多万,最终仅获800万回报。而得到发行权的董平转手获利4600万。张伟平决定成立自己的电影公司。
1997年,张伟平以经营航空食品、医药和房地产生意的资产在北京成立“新画面影业公司”,专门从事电影制作、出品、发行。张伟平任董事长,张艺谋任艺术总监。
成立后,新画面先后投资拍摄了张艺谋执导的《一个都不能少》《我的父亲母亲》《幸福时光》等影片,获得了国际电影节和国内多个电影奖项,在艺术上取得重大成就,但在经济上仍没能获利。
2002年新画面参与制作发行的《英雄》斩获票房2.5亿,开启了中国电影的“商业大片时代”。随后,新画面乘胜追击,相继推出《十面埋伏》《满城尽带黄金甲》等获得市场成功的影片,成为推动中国电影产业化和市场化的重要力量。
之后张艺谋执导,新画面投资拍摄的《三枪拍案惊奇》票房2.61亿元;《山楂树之恋》以1.6亿元的国内票房成绩创造国产文艺片的新纪录;《金陵十三钗》国内票房6.1亿元,位居2011年华语电影票房榜首,获得了巨大的商业成就,张伟平在影视行业站稳了脚跟,二人也被称为“黄金搭档”。
不过,新画面将所有资源押在张艺谋身上的做法未免过于冒险。
在张艺谋担任奥运会总导演期间,新画面影业甚至息影三年,不拍一部作品,对其他合作机会,也予以拒绝。对于张艺谋的影片制作,制片人张伟平甚至“一不看账本,二不看剧本”。
这种基于彼此信任和默契的合作,超越了商业层面。一旦信任破裂,对新画面来说无疑是致命一击。
欠款纠纷已长达4年
行业规范已成发展痛点
早在2015年,张伟平和张艺谋就因《三枪拍案惊奇》票房分成款分配问题对簿公堂。导演张艺谋认为新画面影业违反约定,未向自己支付1500万元分成款,而张伟平方面则表示不拖欠张艺谋片酬及分成。
2015年9月,朝阳法院一审判决要求新画面影业赔付张艺谋《三枪》分成款1500万元;次年北京三中院判新画面付张艺谋《三枪》分成款246万余元;经过双方多次提起上诉,最终法院判新画面付张艺谋《三枪》分成款246万余元。
2019年10月张艺谋向朝阳法院申请执行,张伟平未履行给付义务,被法院限制高消费及非生活和工作必须的消费行为。
对影视行业来说,欠款并非个案。
2014年导演高群书发微博讨薪,“欠我导演酬金尾款和主演张立宪全部酬金的《神探亨特张》出品方之一,北京缘鑫国际文化传媒有限公司董事长亦即本片制片人赵广忻先生,催了半年多,屡次答应很痛快,但您就是以各种理由不付。只能在此喊话了:请尽快付清欠薪。”微博被转发近千次,引来不少网友围观。
如果说高群书事例只在小范围内发酵,编剧芦苇则把这一乱象推到了前台。
芦苇曾参与被称为“国产影片高峰”的《霸王别姬》与《活着》的编剧工作。其参与剧本创作的《红樱桃》在1995年的电影市场环境下,创下了近4000万票房。但身为编剧的芦苇分文未得。
在接受采访时,芦苇说:“《红樱桃》开始时由潇湘电影制片厂负责,但后来潇湘把这个项目转给了另一个单位,那个单位就一直拖着不给稿费。编剧没地位,在中国,任何一个编剧都是流着眼泪在写作,国内影视作品质量不高跟这有直接关系。”
从导演到编剧,无一幸免。不论是关于剧本和薪酬、还是票房分成,引发的纠纷已经严重影响了行业工作者的积极性和热情,威胁行业良性发展,成为前进中藏匿于脚下的毒瘤。
张艺谋与张伟平的亲疏背后
是整个影视行业的由热趋冷
张艺谋与张伟平从亲密无间到分道扬镳,二人的纠纷也反映出中国电影商业时代资本市场的变化。
猫眼数据显示,2016年全国电影总票房为454亿,2017年全国电影总票房为558亿,2018年为607亿,增速由22.9%降至8.7%。
此前连续多年的高增长吸引了大批资本纷纷入局,行业总盘不断扩大,但是催生的泡沫也不少。
内容供给本质上与市场需求和票房增速的不相符得到了市场反馈,“圈外”资本大量赔钱,纷纷出逃,资本市场达到冰点。中国电影行业从高速发展进入降温期。
“电影行业资金大幅减少,中国电影的第一次危机正在到来。”光线传媒总裁王长田在2018年上海国际电影节开幕论坛上道出了残酷的行业现状。
再加上政策紧缩及“阴阳合同”“天价片酬”“税务风波”等影响,市场采购量骤减,行业金融监管加强,税务查收趋紧,引发行业持续震荡。
目前,曾经高达千亿市值的万达电影只剩300多亿市值,华谊市值也一路跌至了100多亿,近两年,影视股大面积缩水,整个产业遭遇寒冬。
2019年以来,全国有1884家影视公司关停;从全国来看,2019年前三季度,全国拍摄制作电视剧备案共646部,比去年同期的886部减少27%,剧集数量下降了30%。
同时演员明星的生存现状也不容乐观。横店开机率下降,当红艺人迪丽热巴等无戏可拍,只能在综艺露脸。周迅、章子怡、汤唯等电影咖也纷纷“降维”拍摄电视剧。
短暂遇冷是必然的。国内电影市场经历了10年的快速扩张后,存在很多行业乱象。其暴露的一系列不规范操作和引发的连锁反应使得影人们能够重新审视市场,审视资本,审视自己。
这必将成为中国电影在工业化进程中趋于规范理性的重要阶段,我们期待一个良性环境的到来。
本文首发微信号:镜像娱乐(ID:jingxiangyule)
原创文章,转载请标注来源和作者,违者必究!

阅读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