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 亚洲通讯社社长徐静波
8 月 30 日,我写了一篇微信公众号《悼日本八佰伴前总裁和田一夫先生》,这一篇文章引起了许多人的关注,因为熟悉和田先生与上海第一八佰伴故事的各位朋友,从我的文章中,知道了和田先生离去的消息。在公众号上,有 150 多人留言,大家哀悼和田先生,感谢他为上海浦东的开发、为中国商业的发展所作出的贡献。
其实早在去年 7 月,和田先生就在伊豆半岛的热海,举行了一次告别会,那时候,他已经严重痴呆,几乎已经不会说话,看到老朋友,也很少能够认出几个。我见到和田先生,他都不知道我是谁了。他的夫人告诉我,这次告别会,也就是和田的一次生前葬礼。没有想到,一年之后,和田先生真的走了。
1995 年,和田一夫在刚刚开始开发的上海浦东,建立了中国第一家中外合资的百货公司——上海第一八佰伴,并因此成为“上海市荣誉市民”。但是,两年后,八佰伴集团在日本破产了,曾经拥有海内外 400 多家超市与购物中心的日本商业帝国,在泡沫经济崩溃的浪潮中轰然倒下,和田一夫也因此一无所有。
我因为在 2001 年翻译了和田先生的书《不死鸟》,并陪伴他与夫人在八佰伴集团破产之后第一次重返上海,因此结下了友谊。
从东京坐新干线约 1 个小时,可以来到一个叫“伊豆”的半岛。近代作家川端康成写过一部小说,叫《伊豆舞女》,川端先生后来获得了诺贝尔文学奖。这部小说也几次被改编成电影,其中最有名的,是山口百惠与三浦友和这对情侣主演的《伊豆舞女》。
伊豆半岛有一座滨海温泉小城,叫“热海”。 热 海是八佰伴的发祥地, 1928 年,距今 90 年前,和田一夫的母 亲 和田加津与丈夫一起在 热 海 摆 了一个蔬菜 摊 ,开启了八佰伴 创业 的 时 代。
八佰伴创业时的情景
上海第一八佰伴公司
在 80 年代,中央电视台播放 过 一部日本 电视连续剧 ,叫《阿信》, 这 一部 电视连续剧 描述了出身 贫 寒的日本女孩阿信 奋 斗求生 , 最 终 出人 头 地 , 成 为 大超市老板的 传 奇 经历 。 这 位阿信的原型,就是八佰伴的 创 始人和田加津太太。
所以,选择在热海举行告 别 会,对于和田先生来说,具有特别的意义,因为这里是他出生的地方,也是八佰伴的故乡。
和田先生的告别会,叫“道歉与感 谢 会”。前来参加告 别 会的有 100 多人,大多数是当年八佰伴的老 员 工。 这 也是八佰伴破 产 20 多年来,和田先生第一次与老 员 工 们见 面。
和田先生的夫人 贵 美子太太一路支撑着丈夫 经历 了波乱万丈的人生。在告 别 会上,她替丈夫向老 员 工 们 道歉, 说 八佰伴的破 产 , 给 大家的生活 带 来了 很 大的冲 击 ,真是 对 不住大家。今天大家 还 能来参加 这 一次告 别 会,我与和田是充 满 了感激, 谢谢 大家的 宽 宏大量。
贵 美子太太在台上 说 ,大家在台下抹眼泪, 这 是一 场 20 多年来,老板与 员 工的一次心灵和解,更是一次共同人生的感悟与共 鸣 。
当年 还 是小伙子或者小姑娘的 员 工,如今都步入中年。大家随后登台,回 顾 自己当年在八佰伴的工作 经历 ,每人都 说 了同 样 的 话 :感恩和田先生, 让 他 们 在八佰伴度 过 了人生快 乐 的 时 光,学到了 许 多的 东 西。
说 着 说 着,大家又哭了。
和田先生一直呆坐在 轮 椅上,他已 经 没有太多的 认知 。但是,当大家决定一起再唱一遍公司之歌《我 们 的八佰伴》 时 ,和田先生居然会跟着唱了起来,而且 脸 上露出了笑容。
分 别 的 时 候到了,和田先生被夫人推到 门 口,他和每一位 员 工握手, 虽 然 显 得无力,但是 满 是温馨。
这一别,也就成了永别! 前几天的 8 月 19 日凌晨,和田一夫先生在睡梦中走了, 终 年 90 岁 。
趁自己活着的时候,举办生前葬礼,与一生中自己最亲最爱的人们一一告别,自然比死去后躺在那里供人瞻仰来得更有意义。
我们以前在电影《非诚勿扰》第二集中,看到过这样的告别情景。但是在现实的中国社会,我们还正很少听说有人举办生前葬礼。
但是,在日本,举办生前葬礼的历史,至少可以追溯到 100 多年前的 1907 年。根据资料显示,那一年,日本著名的落语家(说书家)三游亭金朝先生因为生病,邀请了自己的生前好友,举行了一次生前葬礼, 2 年后,他去世。
2009 年,日本著名导演北野武先生,也在电视上举行了一次生前葬礼。但是,这么多年,除了与妻子离婚,北野武先生至今依然精神抖擞,而且还有了小女朋友,三天二头在电视上主持节目,没有任何死去活来的迹象。
北野武为自己扎了一只花圈
最近几年,真正轰动日本的一次生前葬礼,是 2017 年 12 月,曾经担任过日本著名的建筑机械制造企业“小松” ( KOMATSU )公司社长和董事长的安崎暁先生,突然被检查出胆囊癌,而且已经转移到了肝部和肺部,手术已经不可能,医生告诉他最多只能活半年。
安崎先生放弃了放射治疗,而且选择了回家。他在与家人经过商量后,决定举办一次生前葬礼。 11 月 19 日,他在自己最喜欢看的报纸《日本经济新闻》上刊登了一条广告,报告了自己的病情,并决定在 12 月 11 日,在东京的全日空酒店举行与大家的告别会。酒店的边上,就是他工作了 40 年的小松公司总部。
这一条广告震惊了日本各界,因为安崎先生是日本的经济界的领袖,更重要的是,他在担任社长期间,推土机、压路机等小松建筑机械大力开拓中国市场,并获得了成功。他本人也为中日两国的经贸合作做出了贡献。
举行告别会的那一天,会场来了 1000 多人,有日本政界、财界人士,有他的同事和部下,也有他的中学和大学同学,也有来自故乡德岛县的亲朋好友。整个告别会是一个冷餐会,没有主持人,没有人登台致辞,安崎先生也没有发言,他坐在轮椅上,在会场里一圈一圈地转,与各位老朋友握手,寒暄,与老同学笑谈当年的青春往事,二个小时的时间,只有会场的投影屏幕上,播放着安崎先生的人生照片和视频。整个生前葬礼充满了欢笑,但是每一位参加者的心都是凝重的。最令安崎先生开心的是,他的家乡德岛县来了 20 几位优秀的阿波舞舞蹈家,为他也为大家表演了阿波舞。
在这一场生前葬礼结束后,安崎先生举行了一个简短的记者会,他说,如果我死了,大家举行追悼会追思会,其实,我已经不在,没有多大的意义。人生总是要经历生老病死,我觉得我已经活了 80 岁,也已经差不多了,所以,趁自己还能活着的时候,举行一次感谢会,与朋友们告个别。
谈到他为何要放弃治疗的问题,安崎先生说,我现在的身体很痛,但是,我想这是命运,没有必要只是为了延长生命而多浪费医药费。如果使用高价的药,虽然我因为高龄,个人只需要负担 10% ,但是,支付健康保险费的各位,却要为我分担 90% 的药费,这样的活法,我难以接受。我只要在自己进入棺材的时候,能感受到“人生很美丽”,就可以了。
半年之后,我们在报上看到消息,安崎先生走了,身边陪伴他的是妻子和孩子。
无论是安崎先生,还是和田先生,他们选择的生前葬礼,我觉得都非常的有意义,人生真的到了那一天,活着与亲朋好友告别,才是真正的告别。
阅读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