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地人看来,“爱心妈妈”跌落“神坛”并非意外。但之前,没人敢公开说她不好。“因为她是爱心妈妈,说她不好,别人骂你心术不正。”现武安市政府副秘书长石书军说。▲“爱心妈妈”李利娟。图片来自视觉中国
2019年6月19日上午8时30分,“爱心妈妈”李利娟出现在武安市人民法院第一审判庭。这是自去年被警方控制后,她第一次公开现身。
李利娟曾因收养弃婴被评为“感动河北”人物。如今坐在被告人席上的她,被控涉嫌扰乱社会秩序、敲诈勒索、伪造公章、职务侵占、诈骗五宗罪。
李利娟的辩护律师将对其进行部分有罪辩护。除李利娟外,另有15名被告人亦被指控多项罪名。人大代表、政协委员及各界群众等110人参与了旁听。▲6月19日上午8:30,李利娟、许琪等16名被告人在武安市人民法院受审。来源:武安法院微博
由一宗聚众扰乱社会秩序案牵出▲爱心村的孩子们躺在项目基坑里阻止施工。来源:武安市委宣传部指定权威信息发布平台“新武安”微信公众号▲5月22日,爱心村。爱心村被取缔前,李利娟和孩子们就住在这栋红顶的楼里。新京报记者王翀鹏程摄▲2014年,因为光伏项目占地问题,吕军生、李利娟等人联名写了反映材料。受访者供图
从感动人物到“沾边赖”▲李利娟和她收养的孩子们。图片来自视觉中国涉嫌敲诈勒索涉嫌伪造公章与职务侵占"以过世孩子名义申请低保”
办案民警还发现,李利娟有数张以孩子名义办理的银行卡。经过调查,这些银行卡都是低保卡,但李利娟名下的孩子并非全部是孤儿,有的有父母,有的已经成年,有的已经过世。
经过调查,办案民警发现,李利娟以爱心村26人的名义骗取了国家低保补助资金。其中23名登记在册的低保人员并不知道自己办理了低保,也从来没领过钱。
还有三个孩子在低保补助申请期间已经死亡。一岁的家彦2016年10月31日在医院不治身亡,但记录显示,从2016年11月至2018年4月,他仍在领取低保补助。还有1岁的鸿鸿和三个月大的聪聪,李利娟在他们过世之后以他们的名义申请了低保补助。
公诉机关认为,李利娟向武安市民政局、武安市武安镇政府隐瞒事实,提供与事实不符的申请低保人员信息,使武安市民政局为不符合申请低保人员办理了低保手续。遂以诈骗罪向武安市人民法院提起诉讼。
曾任武安市民政局救助站站长、民政局城市低保负责人黎明(化名)介绍,李利娟的低保申请是2014年通过的。
以前,李利娟的孩子们享受参照五保标准进行的救助金发放,因为五保的标准比低保的标准低,李利娟反映五保已经不能满足孩子们的生活所需,由此向民政局申请给他们办理低保。
“因为这些孩子属于人均收入低于同期低保标准,也是城镇户口,符合《邯郸市最低生活保障实施办法》中的相关规定。”黎明说。因此2014年2月,民政局局务会研究决定,把爱心村孩子们之前享受的五保待遇停发,重新办理低保。
但李利娟办理低保没有走正常程序。武安市武安镇居委会的工作人员说,按照流程,申请人要先向居委会提出申请,居委会经过入户调查之后上报给镇民政局,再由镇民政局向市民政局上报。审核结束,还要有居委会负责人、镇民政部门负责人和市民政部门负责人层层签字。
而当时,李利娟直接拿着市民政局的审批表和入户调查表来找居委会盖章。居委会工作人员说,他们认为不合规,不想给她办,她就跑去找镇领导。居委会没办法,只能给她办了。“我们都知道她是无赖,不敢惹她。”
当时爱心村有45人通过了审核,办理了低保。后来人数一直在陆续增加,到2018年4月,爱心村通过审核的人员有101个。
根据2014年国家城市低保标准,每人每月有495元保证金。除此之外,还享受电费补贴。按照每人每个月15度电,每度电0.52元进行补贴,折算成现金直接打到低保金的银行卡里。
2016年7月19日,武安市发生了洪涝灾害。灾害发生后,每个享受低保的人员拿到了补贴救助400元,到2016年底,又给每人补贴救助500元。
黎明说,根据低保规定,民政部门要对享受低保的人员进行抽查,但对爱心村的抽查却一直没能完成。他们多次前往爱心村核查,但每次李利娟要么说孩子在上学,要么说在住院,还有的在外面工作,他们始终没能见到全部申请低保的孩子。
2018年8月15日,李利娟等人被控制后,武安市公安局聘请涉县一家司法会计鉴定中心进行鉴定。结果显示,2014年至2018年间,李利娟共骗取国家低保补助资金56万余元。
自去年5月以后,爱心村的黑色栅栏门再也没有打开过。原来住在这里的74个孩子也搬离了爱心村,被送往武安市社会福利院安置。▲孩子们住进了武安市社会福利院。新京报记者王翀鹏程 摄
6月19日,武安市民政局局长冀彦军介绍,当时他们一共接收了80个孩子,除了爱心村现场的孩子,还有几个孩子在北京和县医院治疗,之后也被送到福利院。
这一年间,有一些人来福利院找孩子。冀彦军见到过一个老人,他称自己家的一对双胞胎就在爱心村里。按照规定,发现孤儿之后必须首先采集数据,输入公安系统的打拐库进行比对,确认孩子是不是被拐卖儿童。
经过DNA比对,老人确实是孩子的亲人。老人告诉冀彦军,孩子刚出生时个头小,家里人担心养不大。后来因为种种原因,两个孩子流落到爱心村。目前,已经有10个孩子找到了亲人,回归家庭。冀彦军说,剩下的70个孩子中,暂未发现被拐卖儿童。编辑:大M责任编辑:薛瑶
来源:新京报
文章已于修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