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王继祖王浑、王沈虽为叔伯兄弟,但因从兄王沈,幼年丧父,自小蓄养王浑家,所以,从孩提时代,便亲密无间,在父辈王昶的严管肃教下,一同成长。
当时,朝中权臣司马懿及其家族,势力发展很快,家吏门生,遍及朝野,曹氏皇族,受到严峻挑战。大将军曹爽,四处网罗天下才俊,与司马氏抗衡。王浑、王沈时恰长成,又负才名于皇城郭下,双双被曹爽礼聘,先为私属,后为朝臣。兄弟俩以为己为朝廷命臣,实则误入曹氏势力。在曹氏皇族与司马家族的较量中,大将军曹爽,依皇族之尊,靠军权在握,又收纳不少天下英才,先声夺人,势强司马氏一筹。老谋深算的司马懿,顺势而为,弱而示之弱,佯装重病不起,迷惑曹爽。心高意大且韬略稍欠之曹爽,被假象迷惑,放松警惕,终于留下空隙,被司马氏以突然袭击的方式,打翻在地,落得枭首灭门。
王浑兄弟亦大受牵连,落职丢官。未几,从兄王沈,以文史之长,重被录用,渐受司马氏青睐,仕途畅顺。王浑却时运不济,仅混了个小小县令,远放京师之外。直到甘露四年(259),父亲去世,才承袭京陵侯之爵,取得了尊贵的身份,仕途仍蹙不振,十多年间,在下品县长职上飘来荡去,饱受“池鱼”之殃。直到咸熙之末,才任到越骑校尉之职,与名声显赫的家族门第,极不相称。
有道是大器晚成。咸熙二年(265)严冬,势倾朝野,爵至晋王、官为大丞相,实控曹魏予夺大权之司马昭,闭了眼睛。其子司马炎,遵父之命,日日逼宫,强迫傀儡皇帝曹奂“禅让”,重演了当年曹丕故伎,为曹魏政权送葬,建立了晋王朝,建元泰始。王浑的机缘似乎到来了。
初临帝位的司马炎,为拓展司马皇威,巩固新政权,大赦天下,同时大大擢升了一批官员。久久被司马昭瞧不上眼的王浑,二十余年不得志,在司马炎手上,旱禾得霖,先由闲职越骑校尉,升任徐州刺史,封疆国之重镇。不久,又迁任疆土更广的豫州刺史,南踞国之南陲,北为国之腹心。此时,王浑已是年届“知天命”的老者。须知魏晋时期之五十岁,犹如我们今日的“古稀”之龄了。
宿敌东吴,眼见上年严冬,“城头变幻大王旗”,司马晋取曹魏而代之。时仅数月,豫州刺史又更换为年迈新人王浑。此王浑名不震,声不威,事不见经传,且新来乍到,对边情定不熟悉。吴国君臣都认为,新帝临朝,新将初至,正是北上讨伐的大好时机。遂命将军薛莹、鲁淑,速率精兵数万,分两路侵扰晋国东陲边城弋阳(河南黄川西)、新息(河南息县)。吴将用兵颇缜,将出袭时间选在豫州晋兵轮防交替小憩难防之隙。殊不知韬略在胸、长年难得用武之地的王浑,早盼大显身手。初任豫州之时,即悉解兵防,熟知军情,早在轮防之前做好多方准备。今见吴兵乘隙偷袭,便将计就计,仅留余部之众在岗,置弋阳、新息之危于不顾,亲率一旅之军,独辟蹊径,偷渡淮水,涉险深入,出其不意,使吴国兵将猝不及防,不战而降。偷袭弋阳、新息吴军,见后方已失,军心大乱,哪有心力攻晋,不战即逃,纷纷南溃。
此战,王浑兵不血刃,大获全胜,饮誉晋、吴两军,初名天下,史谓“一鸣惊人”。晋帝司马炎,以军功而擢升王浑安东将军,都督扬州诸军事,坐镇寿春(安徽寿县),挟扬、豫、徐三州军政。
咸宁三年(277),吴军陈兵皖城(安徽潜山),威慑寿春,不时兵扰晋边。王浑静观时日,见吴军攻防无从,用兵无度,战略模糊,并无什么目的。遂命扬州刺史应绰,督统淮南晋军,直扑吴军中枢皖城。此时,吴军自以为小股部队,时时扰敌,晋军一定处处设防,无力进攻。岂知王浑早识其诡计,置其小股扰军之敌不顾,出其不意,派大军直捣皖城。由于知己知彼,兵力集中,攻其一点,不及其余,皖城不日即破,吴军溃不成军。此役,焚吴军粮180万斛,稻苗4000余顷,船楫600余艘,斩首5000余级。自此,吴军闻王浑而胆寒,不敢北窥。王浑亦感,灭吴时机将近,遂悉心于吴军防驻,细析于时局风云,陈精兵于关隘要地,待寻灭吴之机。
咸宁五年(279)十一月初冬,晋武帝司马炎颁诏,分兵水、陆两路,举20万雄兵伐吴。三军由王浑节制,王浑兼为陆路统帅,同时进攻吴国牛诸、涂中、武昌、夏口、江陵等沿长江重镇。水路由王濬、唐彬率领,沿长江东下。元旦一过,灭吴大幕拉开,王浑所率大军,所向披靡,破当阳(江西九江),夺版桥,歼灭吴军主力,斩杀吴军统帅宰相张悌、大将军孙震,生俘战将周兴等五员,俘毙将士7800。所谓十万吴军,失地丢城,望风而降,朝野大骇,无敢再战者。王浑则乘胜速战,兵不卸甲,马不停蹄,直指吴都建业(江苏南京)。东吴末帝孙皓,眼见大势已去,遂派司徒何植等,向晋军统帅王浑送上降书顺表,且等晋军受降。此时,王濬所率水军,方破武昌,正往秣陵(江苏江宁)而来。
王浑接受东吴国降书后,以为大事已毕,旦等水军结集,再行定夺。别驾何恽劝他,迅速陈兵,生擒孙皓。王浑则遣吏至水军,要王濬上岸,共待朝廷之命。岂知本受王浑节制的王濬,贪功心切,对来吏说:“风顺船快,不能停泊。”指挥船队,经过三山,驶越王浑驻军,直入石头城,接受孙皓投降。对王濬此举,王浑极为不满,以为其不听节度在先,入城抢功在后,罪不容辩,频频上疏。王濬亦觉己行不妥,遂将降君孙皓献于王浑帐下。晋武帝接到王浑历数王濬妄行奏表,遣廷尉议郎刘颂审校此事。后颁诏表彰王浑:“功勋茂著,其增封八千户,晋爵为公。封子澄为亭侯,弟湛为关内侯,赐绢八千匹。”(《晋书·王浑传》)于是,王浑以灭吴之功,擢为“东征大将军”,替朝廷统管东吴故地。在晋国新占领地,王浑“不尚刑名,处断明允”,为国广揽人心,平稳政局,江东人士无不赞叹。王浑如此尽心竭力,深得武帝、惠帝两代倚重,官累至“三公”之司徒,“所历之职,前后著称”,直至75岁无疾而终。
太原掌故
近期热点
责编:白伟
版式:魏杰
检查:张佩
本微信平台所发布的文章,除标注【原创】外均属网络转载,不代表本微信平台观点,如有不妥请告知,我们会立即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