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间谍前男友》这个烂俗的片名,很像是某一部糟糕的国产片,实际上她是苏珊娜·福格尔执导,米拉·库尼斯和凯特·麦克金农主演的一部好莱坞女性喜剧。米拉·库尼斯在《炮友》《泰迪熊》《坏妈妈》等喜剧电影中树立了自己的喜剧形象,凯特·麦克金农也早已凭借深入人心的喜剧风格,成为美国长盛综艺《周六夜现场》的顶梁柱之一。纵然有她俩的加持,《我的间谍前男友》也挺让人失望的。
奥黛丽(米拉·库妮丝饰)和摩根(凯特·迈克金农饰)是一对闺蜜,因奥黛丽前男友的间谍身份,意外被卷入一场国际阴谋。两个没有经过任何特工训练的失败女青年开始与各位杀手斗智斗勇,凭借着主角光环和两张贱兮兮的嘴,她俩在欧洲大陆上演惊心动魄又总能逢凶化吉的国际逃亡之旅。
很显然,《我的间谍前男友》并不是《碟中谍》系列这样的严格意义上的间谍片,它不过是在间谍片这一类型的框架上,玩一些反类型的套路,通过强烈的戏剧反差和出乎意料的戏剧冲突,制造笑点。间谍片的外壳下,是喜剧片的内核。
如果将国庆档包贝尔、文章主演的《胖子行动队》与《我的间谍前男友》对比来看,它俩像是表亲,人物设定、故事框架都很相近,缺点也一模一样,都是为了制造笑点而忽略了整个故事的逻辑,整个故事根本没有任何可信度,想怎么编就怎么编——比如《我的间谍前男友》里摩根的前男友之一竟然是大名鼎鼎的斯诺登,而反派人物的设定不仅脸谱化还“弱智化”。但总体而言,《我的间谍前男友》还是比《胖子行动队》好看得多,它没有像后者那样,将笑点建立在对某一群体外在特征的“嘲讽”基础上,将喜剧简单理解为“扮丑、卖傻、装疯”,何况米拉·库尼斯和凯特·麦克金农要比文章、包贝尔可爱太多。
虽然都是喜剧电影,但《胖子行动队》与《我的间谍前男友》瞄准的受众并不一致。前者瞄准的更多是男性观众,而后者则想讨女性观众欢心。从电影“亚类型”的角度划分,《我的间谍前男友》是一部很典型的小妞电影。
小妞电影,又叫小鸡电影,英文俗称chick flick,英美俚语中将年轻女性称为chick (chicken的缩写)。小妞电影的普遍特征是,以女性角色为叙述主体,以女性的爱情、工作、生活等为主题,叙述格调轻松愉快、幽默风趣、浪漫舒缓为主。尽管小妞电影是近年才被公认的新兴电影类型,但它却可追溯到20世纪三四十年代好莱坞的“情节剧”或“家庭伦理剧”,此类电影专为女性观众拍摄,通常聚焦在“妇女问题”上。随着女性经济地位和社会地位的不断崛起,小妞电影少了“情节剧”的苦大仇深,而呈现出好莱坞的造梦特色,它更近乎“成人的新童话故事”。
如果言简意赅总结小妞电影的几个关键词,那就是:女性视角,加油励志——比如《美国空姐》《奋斗的乔伊》;爱情母题,骑士现身——比如《BJ单身日记系列》《闰年》《恋爱假期》;时尚风范,都市蓝调——比如《时尚女魔头》;逗趣耍宝,团圆结局——比如《牛仔裤的夏天》。《我的间谍前男友》属于逗趣耍宝型的,在此基础上加点励志(两位闺蜜最后从loser晋升为间谍),加点爱情(奥黛丽与帅气的英国特工萌生爱情),倒是可以全方位地满足女性的意淫。
但《我的间谍前男友》北美票房并不理想。在此之前的很长一段时间,小妞电影都是以小博大的典型,中小成本的制作,却常在市场上成为票房黑马。一方面是“她经济”时代的到来,女性已经成为消费市场的主力,也是电影消费市场的主力;另一方面,小妞电影对男性占据主导的电影市场(科幻、动作、悬疑)起着极好的补充作用。不过近些年来,好莱坞小妞电影也遭遇瓶颈,单调、重复、浅薄的造梦已经让观众审美疲劳,将小妞电影嫁接到其他亚类型的方式开始受到欢迎,比如Netflix推出的“夏日之爱”爱情喜剧,《亲吻亭》《致所有我曾爱过的男孩》等。
当然了,《我的间谍前男友》虽不够好,但若与国产小妞电影,诸如《闺蜜》之流相比较,《我的间谍前男友》简直是优异。国内的小妞电影其实才刚起步,即便人家玩脱的,也仍是我们普遍难以达到的。国产电影可努力的空间还很大。
(本文来自澎湃新闻,更多原创资讯请下载“澎湃新闻”APP) 责任编辑:程娱校对:张亮亮 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我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