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有一个地铁线路,不仅是北京最早的地铁线路,还是中国最早的地铁线路。这个就是北京地铁的一号线,这原本是一条为了军事战略与防空准备的,后来对民众开放成了大众地铁。而在这个一号线中,传出过太多灵异事件的传闻。

  北京地铁一号线灵异事件:被吓蒙的妹子

  北京朋友跟别人合租,合租的姑娘每天下班需要坐地铁一号线到复兴门换乘地铁二号线,然后回家。

  某天,晚上十一点多了,这姑娘还没回来,朋友急了,打电话是盲音,只好等着,快十二点了,那姑娘打电话给他,声音都哆嗦了,叫他下楼接一下,实在是吓的腿软的走不动路了。

  等她缓过劲来,大家问她怎么回事,她才说出来。

  她六点多上了地铁,然后到复兴门站,准备下来换二号线,结果走来走去,发现找不到进二号线的门了,于是她认为是地铁在维修,决定去建国门换乘二号线,结果神奇的地铁在建国门站压根没停,直接过去了。

  北京的朋友应该知道,地铁过站不停这事并不是绝对没有,积水潭就有段时间不停,但是广播里会通知。建国门站没停的时候,完全没有任何通知。

  于是她暴走了,决定下一站下地铁,坐公交车回去。

  好歹这一站是下成功了,也走到了地面上,上了回家方向的车,车上的人很少,但是每个人都很奇怪,坐的笔直,想像一下公交车上一堆老百姓坐的跟解放军一样,是多奇怪的事呀~~

  又坐了几站,上来一个男人,车上很多空座位,他径直走到那姑娘面前,说:“你干嘛坐我的位子。”那姑娘是彻底给吓傻了,立马奔下车。

  结果发现根本就是一荒郊野外,连个公交车的站牌都没有,也没人。站在路边上哭了半天,冒出来一个北京消失N久的黄色面包车,司机愿意载她回家,她估计真给吓傻了,完全没多想就上车了。

  还好这车没什么事,把她送到楼下,就走了。

  她说完这事,还问我朋友为什么不接她电话,她说她在复兴门找换乘的时候打过他两次电话,但是都没人接。我朋友拿手机看,完全没有来电显示的记录,唯一有记录的,就是她在楼下打的那条。

  北京地铁一号线灵异事件:失踪的卖报人员

  之前有个新闻是这样的:

  一名疑为卖报人员的男子在五棵松地铁站跳下站台,进入隧道后消失。近5个小时后,一号线停运20分钟搜寻该男子未果。凌晨两点,事发12个小时后,搜救的警察撤离。

  下午1点50分左右,一身高约1.70米、中等体型的男子跳下五棵松地铁站站台,进入地铁隧道,向玉泉路方向走去。其后途经该站的列车监控设备拍摄到该男子的影像资料。

  影像资料回传到调度室后,该趟列车被令立即停车。两分钟后,列车恢复运行。其间,列车司机及工作人员并未发现此人踪迹,调度室也没发现他在其他出口出现。

  晚高峰停运20分钟寻人

  晚6点10分左右,一号线突然断电,全线双向停运。乘客反映,此时,复兴门等站停止售票且允许退票。受此影响,五棵松站和玉泉路站滞留了数百乘客。同时,10多名地铁稽查人员和警察手持探照灯等工具分别从两站站台跳下,进入隧道。大约20分钟后,他们从隧道出来,一号线随即恢复运行。

  停运期间,二号线列车在复兴门站和建国门站甩站,以免造成一号线换乘压力。同时,一号线各站接到要求限制客流的通知,古城站、苹果园站等相继采取了临时封站措施。

  据知情人透露,列车短时停运是为了寻找进入五棵松站至玉泉路站隧道内的那名男子。

  疑为站内流动卖报人员

  地铁恢复行驶几分钟后,五棵松站站台保安发现数十份报纸被遗留在站台上,不知该怎么处理。“可能是他的,先交给警察。”一名站台工作人员说。之后,这些报纸被移交给现场的警察。

  有乘客据此怀疑跳下站台的男子是流动卖报人员。

  4条搜救犬深夜驰援

  晚10点10分左右,记者在五棵松站看到陆续有10多人进站,聚拢在一名穿制服的警察身边。“咱们就穿便衣,目的不是为了抓人。”其中一人说完后,那名警察脱下制服。晚10点25分,六七名身穿蓝色和卡其工作服的地铁人员进入该站,随后布置搜救计划。

  “人肯定还活着。”知情人透露,晚11点左右,警察将面包和水送入隧道。半个多小时后,五棵松站和玉泉路站内分别出现两条搜救犬。

  凌晨两点,在五棵松地铁站搜寻该男子的警察撤离,未透露寻人结果。

  北京地铁一号线灵异事件:消失的车站?

  1996年8月14号晚,阿华从菜市口的家里出来,赶往宣武门环线地铁。那时已经很晚了,大概是22点过半,一路小跑的他心急如焚,因为怕来不及换乘一号线地铁。他要去苹果园站,是一号线地铁总站。阿华赶到复兴门的时候,末班地铁还没有发车,那时已经临近23点,他坐在末尾一节车厢里,喘着粗气,庆幸没错过这趟车。

  列车一站站的前行,车厢里除了他还有几个人,阿华瞥了那些人一眼,一个个看上去都灰头土脸的,衣着烂褛。他心想,哪里来的乞丐,可不要找我讨钱。他便躺在座位上,不再去看那几个人。他假装闭目养神,这时传来语音报站的声音:“列车运行前方,八宝山...”列车离开“玉泉路”开向下一站“八宝山”。

  进入隧道没多久,相邻几节车厢的灯光突然灭了,周围一片漆黑,阿华看了下,也没当一回事。过了一会列车开始减速进站,他向外看,外面站台的灯光昏暗,好像是停电了,大厅里只开了些应急电灯,并且灯光是红色的,四下昏暗,墙壁有些残破,好像是翻修中的样子。阿华继续躺着休息,这时听见对面的人说话:“我们到了,各位就在这里分开吧。”

  阿华听见坐在对面那几个人一边下车一边相互道别,之后就是车门关闭的声音,接着是列车启动的声音,他依旧似睡非睡的躺在那里。过了一会,车厢的灯又亮了起来,恢复了照明,阿华睁开了眼睛看,紧接着就听到传来语音报站的声音:“八宝山站就要到了...”

  阿华一楞,“八宝山?错了吧!”他抬头看列车线路图,找到了八宝山站,他又看前面一站的站名,是玉泉路站。

  这时列车缓缓进入了站台,停稳,阿华透过窗口看到,外面的站牌,确实写着八宝山站。他有点糊涂,有些害怕,觉得非常奇怪。可当时他并没有多想,只是想办法让自己保持镇定,因为没有人上下车,而此刻车厢里只剩下他一个人。

  多年后阿华才说出此经历,我觉得很有意思,莫非地铁开进了别的空间?后来一朋友找到“内部资料”,北京地铁有很多未开放的车站,当初在建设一号线的时候,出于军事考虑未对外公开。地铁每一站都有自己的编号,部分没有公开的地方,被称为“消失的车站”。

  阿华藏在心中多年的谜团正要揭开的时候,提供“内部资料”的朋友,又来了电话,那些消失的车站,是在苹果园以西的沿线上,并没有在八宝山一带。阿华遇到的灵异事情,可能与这些消失的车站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