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闻中,深圳有四大邪地,而深圳大学就是其中之一。而且深圳大学所处的地方还是深圳最大的一块邪地,深圳大学都有哪些灵异事件?

  深圳大学为什么是邪地?

  据传言,深圳大学建校的所在地之前是一片乱葬岗,为了镇压它才在上面建这座大学。取的是年轻人血气方刚,可以镇压邪物的意思!深大校园建筑从高空看下去就是一八卦!这想必很多人都知道了。

  深圳大学为什么是邪地? 深圳大学灵异事件有哪些

  还有网友在天涯发帖叙述了自己的所知

  有相当数量的人在里面给射杀(别忘了过了杜鹃山就是海边,而且离香港很近)。建校时第一任校长是比较相信风水(他是学建筑的),所以为了镇住深大最阴的杜鹃山,把图书馆到杜鹃山这一段布了个格局:杜鹃山为坟包,E座为香炉,E座到图书馆一大段草地其实为阴地,图书馆大门下面有2个不知多少面体的中空东西对着杜鹃山。

  其实是2个鬼灯(基本上所有人对这两个东西感到挺奇怪的),图书馆一楼对着杜鹃山有一段墙的花纹是八卦形状,图书馆一楼外有6个半圆形可供人休息的地方,按有些人的说法:他们那边的坟就是这样形状。我们猜测这样的格局是为了让杜鹃山和其他孤魂野鬼能得到安息。

  图书馆:图书馆起的时候,曾在同一个地方摔死3个工人,那地方是进到图书馆里面,-1层水池的地方,发生事故原因是,在这个地方上面搭的架子,会无故倒塌。后有一说法是建好后曾有从6楼跳楼的,落地处刚好是水池地方。

  P座,S座:我们那时人去的比较少,也就做实验才去,那里比较阴深恐怖,有地下室,地下室是当时进行核子实验的地方,深大开始几年据说是用自己的核能供电的,后来是用混凝土封闭了,教我们的物理老师没有说封闭原因,只是当时有对我们抱怨,说在P座S座上课,多多少少会有点辐射的。

  宿舍楼:我当时住朱槿,所以我比较知道的也就朱槿和紫薇(上课必经)。

  据传:朱槿和紫薇这一片是乱葬岗最集中的地方,朱槿前身为女生宿舍,但后来发生女生上吊事件,将女生迁出,改为男生宿舍,而且由功课最多的,也就全校最多夜猫的电子系男生进驻(当时没有熄灯制度,有很多人深更半夜写作业,拼装音响功放,看电视什么的),所以阳气比较足。

  而且我们那时大门上“朱槿斋”3个字是红色的,而其他宿舍楼的字都是没上颜色的。朱槿南边外有一个奇怪的小房子(离10米左右),我们那时是一个小卖部,是一家据说

  以前在这块地方世代守夜的开的,(守夜?别忘了这里是乱葬岗),房子里面的墙上有不少很大的图,八卦、符什么的,颜料基本以红色为主,现在那小房子还在,不过给锁住了,外面都是杂草。95年大除草运动,让我们惊讶的发现,紫薇斋墙根下,也就是紫薇与朱槿之间的走廊下,有几十个装骨灰的坛子,整齐的排在那里,看到都让人心里发毛。

  最恐怖的是朱槿107房间的窗口外正对住,不到5米的地方(也就离路边3米左右),是一个挺大的坟墓,那边的草一般有1,2米多高,又多,所以一直到95年除草时才被发现。当时住107的xd知道后,都吓的脸都白了,天天对着个坟啊,没疯就算不错了!

  1、文山湖

  众所周知,文山湖是深大学子拍拖的圣地,幽暗的环境,浪漫的氛围。殊不知,深大校园最邪的地方,正是文山湖。建校之初,校方请过许多国内有名的风水先生到深大,几乎所有来的风水先生都得出这样的一个结论:

  文山湖这地方有一股相当浓重的怨气,集聚了很多“不干净的东西”,其程度远远超过现在的海滨小区、海边球场、杜鹃山还有桂庙这些邪门地方。深大刚建起来的时候不时有人夜里在文山湖那里看见所谓“不干净的东西”。(其原因在下文阐述)为了解决这个问题,才有了现在的教学楼E座(似乎已废弃),以及前面那个有类似球状雕塑的喷水池。

  2、桂庙

  桂庙之所以叫“桂庙”,其实并不是因为这个村子里有一座庙(祠堂)的缘故。

  解放前,桂庙那个村子叫“鬼庙”,是一个专门收容麻风病人的村子,在当时是一个一提起就让人特别毛骨悚然的地方。村子里的那些病人死掉之后便埋在现在文山湖那个地方,很多都没能得到妥善处理。这就是上面提到的文山湖那地方为什么会有那么浓的怨气的缘故。不过呢,解放之后,特别是特区成立之后,桂庙这地方改建还算是相当成功的,加上现在已经成为深大最大的一个学生宿舍区,很多历史都被人所遗忘了。

  3、海滨小区、海边球场

  十来年前,现在的海滨小区和海边球场所在的地方还是一片汪洋,由于填海的缘故,才有了今天的学府路以及由其延伸出去的一大片地方。

  上个世纪的六七十年代,沿海地区很多人迫于生计,不得不偷渡去香港谋生。现在海滨小区和海边球场这个地方,就是偷渡者下水的地方。风大浪大,很多人都在去追寻生活之路的过程中献出了生命。很多遗体都被海浪卷回来,重新冲回岸边。

  由于无人收容,那些尸体最多的时候有几百具之多。这种情况直到香港那边的户籍政策变革、逃港趋势衰退之后才有所改变。但这同样导致这个地方成为深大校园里的一块邪地。

  4、杜鹃山

  刚建校的时候,杜鹃山这地方原来是寸草不生的一个小土包。为了配合相应的绿化进程,当时校方提倡,假期间学生凡是在杜鹃山上掘坑一个者,奖励1-3元(这在当时很不错的了)。

  刚开始的时候,同学们的热情都很高,但到了后来,基本上没人再敢去那里挖坑栽树了。原因是在挖掘过程中,很多人都挖出了棺木、骨灰罐子之类的东西,估计是之前的桂庙村的先人埋葬在那里,而且后来也传言在杜鹃山一带有人看到了一些不干净的东西。

  当时的校方只有取消奖励政策,雇用专门的人员处理这些东西。如今,杜鹃山郁郁葱葱的树木也已经掩盖了这段历史。

  实地调查:深圳大学昂扬着健康和阳光

  面对网上沸沸扬扬的深大“鬼楼”传言,笔者来到深圳大学作了一次实地走访。驱车入校园不多久就可以看见传说中的杜鹃山。笔者询问了多名从山边走过的老师和同学,他们都没有爬过山,对这座山的种种传说只是有耳闻,但大都一笑了之。

  学校图书馆一位老师在山下和笔者聊起这座山:“我就住在山对面,从来没发生过什么事情。这些传言也就是传得好玩,不去信它好了。”

  这位老师还告诉笔者,她所在的图书馆也被很多校友和同学指为有些什么灵异,门前的两个石球被说成是“镇宅之物”,“我在图书馆工作,从来没有什么事情发生,所以这些就是谣传,不过传来传去听着也蛮有意思。”

  笔者在图书馆前做起了随机调查,多数学生对这些传说流言都有耳闻,或多或少而已,但大家都表示:自己在深大生活了几年,非常愉快,也非常健康,从来没有什么事情发生。更有同学对网上的帖子表示愤怒:“无聊,实在是无聊!”

  在一名深大女生的带领下,笔者来到朱槿斋,笔者注意到朱槿斋的门楣与周边其它宿舍楼并无二样,没有网上盛传的“刷了红漆”,谣言不攻自破。“我们住这里什么事情都没有,网上的说法都是好多年前的了,我们现在好着哪!”过路的学生笑着告诉笔者。

  按照网上的热议地点一路走来,笔者一面亲历,一面询问一路走来的师生,大家都觉得网上流传的深圳大学灵异事件太离奇,不可信。

  深圳大学党委宣传部王红部长接待了笔者,面对笔者提出的网上种种关于“鬼楼”的谣言,王部长哭笑不得:“究竟是什么人这么无聊散布这些东西。深大最近的发展特别好,整个校园都昂扬着一种健康和阳光的面貌。对这些无聊的言论,我们能做的就是置之不理,抓紧宝贵的时间办好我们的学校。至于这些鬼怪故事,实在不该在校园里流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