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老金

老话说建造房屋时,不要呵斥木匠、瓦匠,因为怕他们做法厌胜,福祸难测。

于故纸堆中,翻到一位清代官员刘廷玑的笔记,记录了他知道的木瓦匠人厌胜的故事:

“《野记》记载:有一户姓莫的人家,每天夜里都听到屋里打斗声不停。知道有古怪,但是屡次作法消灾都不灵验。后来房屋转卖拆毁,发现房梁上刻着两个人,裸体披发,正在互相打斗。

皋桥一个姓韩的人,从事营造行业,四十年来不停参加丧礼、穿丧服。后来房屋被风雨毁坏,才发现墙壁里藏着一方孝巾,戴在一块砖上,意思是‘专戴孝’。

还有,常熟某人建造新居,后来生的女儿作风都不检点,两三代都是这样。一天房脊破损,修葺时,在椽子之间找到一个木刻,刻的是一名女子任由三四个男人奸淫,赶紧把这个东西丢掉,后来家里的女孩子都变得贞静老实了。”

这些传说头头是道,说的好像真的一样,刘廷玑仍然半信半疑。

后来,刘廷玑待罪做了州太守,太守官衙大堂有五根立柱,非常宽敞壮丽,但是建造于嘉靖年间,未免年代久远,稍微有些歪斜。于是请工匠来修葺,查看梁柱外表有朽败的,就叫工匠用斧头敲响,确定其中是空心还是实心。

敲到正中西面的柱子,匠人斜眼看着,笑道:“里面有东西。”于是用力一敲,敲出一个大洞,里面藏着一个木刻人,头、眼、耳朵都有,尺寸有碗口那么大。

刘廷玑不信鬼怪,马上把它扔进火里烧掉了。当时是康熙三十一年壬申年。

之后,刘廷玑因为政绩优异,得到升迁,出任江西九江观察副使。替代他的是刘起龙,十多年过去了,两人都安然无恙。

刘廷玑查看历代府志,发现从嘉靖年到现在,太守能按资历升迁的,几乎没有。难道建造的时候真的被土木匠魇镇了?实在是难以解释。

更多同类故事关注微信公众号:七分灵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