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一切都能游戏化,亲子之间,实在没有理由疏离!

我这样想,因为我自己的成长过程,是缺乏亲子游戏化的体验的。

也没办法,我爸妈要养四个孩子,成天工作都应付不了生计了,何来精力、余暇跟我们四个孩子游戏化地谈功课、亲子互动呢。但作为长子的我,办法是不缺的。我们有一支巷弄邻居孩子组成的“残破”棒球队,只有捕手有手套,其他都将就凑合。我们至少追逐了好几个暑假的“少棒梦”。

我有两三个“秘密基地”,我是队长。我们有一个池塘可以戏水,一座废弃碉堡可以当总部,一条灌溉沟渠可以边泡脚边开会,这些“基地”一直到我上了中学才交接给邻居小孩。

游戏,是孩子与生俱来的天性。靠着游戏的遐想,再偏僻乡下的孩子,再贫弱的孩子,都能穿透孤寂的当下,直冲云霄,俯视人间的美好。要是他们的亲人,愿意以游戏化的态度来陪伴他们学习,不管学什么,效果一定都远远超乎预期。

弥补这样的缺憾吧!我自己当了爸爸后,与女儿玩耍,除了体力不支是停止的“借口”外,我找不到不跟女儿嬉闹的理由。

我卷起一块地毯,把她包裹其中,左右摇晃,跟她说这是海盗船,在大西洋遇上了前所未见的风暴。

买了三个布袋戏偶:“孙悟空”“唐僧”“猪八戒”,跟她戏说起《西游记》的章回。

我教她下跳棋,下象棋,玩捡红点,玩桥牌。在游戏中,告诉她“输就服输,赢要谦虚”的道理。现在 , 我跟她的两人桥牌,胜负大约是六四比,会记牌的她,已经不再让我每次都能予取予求了。

我们家自己开伙的次数不多,可是应该是受到我太太的姐姐 Amanda 的影响吧,我太太偶尔喜欢跟女儿一块做菜,让女儿体会切菜、洗菜、包馄饨、调面粉的乐趣。孩子很奇怪,跟她正经八百讲道理,就一副爱理不理的表情;换成玩游戏,即便记单字、做数学,她也挺开心的。我多喜欢每次游戏结束后,女儿搂着我的脖子,撒娇地要我下次再陪她!

Amanda 把亲子烹饪课,教得像一场场探索孩子性格的游戏,在角色分派、任务编组中,每个孩子都找到了自己最适合的位置。

这些孩子何其幸运,他们终将在人生的某一阶段,突然忆起追随 Amanda 的童年往事,他们必将了解人生的意义,“食色性也”。而幸福的定义不过是把自己与所爱之人的生活给照料好。

于是,我们必须烹饪,必须在亲子烹饪之间,优游而自在,因为“治大国”的道理,亦不出“烹小鲜”的专注与敬业而已。

两千多年前,老子已经说过了“治大国若烹小鲜”。所以,国治不好八成也跟菜烧不好有关吧。

且让我们的孩子在烹饪中学道理吧!

选自《会做饭的孩子帮帮哒》

猛戳左下阅读原文,当当网直接购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