段永基

倪润峰与郑俊怀等人虽然身陷“资本运作”中,但却不是其中的高手,他们失败后,还是留下了一个比较好的公司基础。“资本运作高手”可不同了,他们进入上市公司要么不失败,一失足则公司不是被掏空就是负债累累。

全国政协委员、全国工商联副主席段永基是最早的MBO者之一,对象是四通集团。当时与联想齐名的四通集团,MBO后却名存实亡,与联想的成功有天壤之别。不过,这并不妨碍段的资本运作屡屡得手。1997年2月28日,琼民源因虚构巨额利润和操纵股价而被证监会停牌。1999年7月12日,琼民源复牌,由北京住宅开发建设集团总公司为主发起人,为了迎合当时“高科技热”的市场预期,琼民源变成了“中关村”。尽管中关村的科技实力和创新能力一直被人质疑,但当时却被吹得可与美国硅谷有得一比。复牌时的股价比两年半前上涨了30%左右,琼民源的投资者全部解套。中关村的股价在2000年2月达到最高点44.8元/股,可5年后的2005年5月11日只有2.29元/股。而从1999年8月开始一直主持中关村大局的就是公司总经理段永基。

中关村公司成立后,主营业务是房地产,尽管有联想、方正与四通三家炙手可热的高科技公司入股,其实只各占总资本的1%,只是高科技概念而已。段永基上台后,为了使自己这个中关村“村长”名副其实,便加大了对高科技产业的投入,确立了信息通信、生物医药、风险投资和开发建设四大发展主业。一个对创业稍有了解的人,就会觉得中关村的定位和发展战略是好大喜功,可至少在中国企业中,这是常态。关于信息通信,段永基豪赌当时有很大不确定性的CDMA项目。所谓的不确定性不仅指技术上,也指有关政策等层面。中关村与军方合作,在2000年年初立项CDMA项目长城电信133网,设立中关村通信网络公司。如果中关村稍作尝试性投入,无可厚非,但中关村不惜以全部身家投入CDMA,除了新募集资金之外还有银行贷款,总计24亿元,而公司的净资产只有17亿元。不到1年后,国家政策发生变化, 限定CDMA项目由联通公司专营。中关村只得撤出,但账目并未清算,24亿元资金被无偿占用,需要支付银行巨额利息。事后人们终于发现,段永基竟借CDMA项目之名,瞒着公众股东向中关村通信网络公司提供了33.9亿元的担保,其中的三笔担保都发生在中关村2001年11月20日撤出CDMA项目之后。

身居北京多年的段永基,应该深知政策的多变与复杂,但中关村浑身上下充满了投机性。当时,国内创业板呼之欲出,券商和机构赶紧创设和投资企业,企图再现“一级半市场”的神话。中关村也到处撒钱,可创业板直到2004年才迟迟推出,让中关村的“风投产业”一败涂地。中关村从1999年至2001年的主要风投项目有八个,歌华数据投入3亿元,中关村通信和中关村网络分别达到2亿元,中关村数据和森泰克等都在5,000万元至1亿元之间。除了中关村网络有不足1,000万元的账面盈利之外,其他项目都出现亏损,中关村数据和森泰克的亏损均超过2,000万元。到2003年,中关村数据软件的资本回报是-37%。

即便如此,中关村在2001年至2003年又改投IT产业,和美国微软合作成立中关村科技软件公司,可2003年照样亏损2,587万元。郎咸平等人的研究表明,中关村明显疏于管理,同样成立于2002年由微软管理的与上海市政府合作的上海微创2003年已实现盈利,且销售额达到1.35亿元。

中关村在高新技术领域中,2000年投入约20亿元,2001年投入12亿元,2002年在现金流严重不足的情况下仍投入5.1亿元,仍是全线亏损。2003年,公司主营收入5.96亿元,亏损高达6.33亿元,每股净亏损0.938元。截至2003年年底,公司对外担保达60.79亿元。2004年4月,中关村被监管机构特别处理。截至2005年11月30日,公司及控股子公司的担保额仍是46.28亿元,逾期担保5.82亿元,涉诉担保2.44亿元,调整后净资产为-9.07亿元。

但段永基不仅高枕无忧,而且薪酬大幅上涨,他和另外两名高管2002年的报酬比2001年增长了20%,2003年又比2002年增长了47%。

2006年3月中关村公告,公司存在重大合同未及时披露以及2001年、2002年年报遗漏重大担保事项等违规行为,被证监会处以40万元罚款,段永基则被处以15万元罚款。段永基两次遭深交所谴责,三次被证监会调查,作为一名上市公司的高管,表现十分糟糕乃至恶劣。以深交所的两次谴责为例,第一次发生在2001年9月29日,谴责中关村在2001年6月为中关村通信网络公司向银行借款担保了25.6亿元,占中关村净资产的145%,竟然未向公众股东披露该信息。

更多精彩内容,阅读本书获得

单本105,合买80

如果要了解中国股市,应该读哪本书?

《中国股市十七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