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日,到武当南神采风,在被誉为汉族民歌第一村吕家河,意外的听到了这首丹江口吕家河版的《十八摸》,曲调是否与陕北《十八摸》相同,不得而知,但我想它传递出来的,民间俗文化的内涵应该是相通的。

《十八摸》是一首脍炙人口的民间小调,长期以来都民间传唱,很多人谁都能哼上几句,而且全国各地有多种版本,也是一首少儿不宜的小调。看过《鹿鼎记》得朋友都知道韦小宝也哼过十八摸的小调。可见金庸对中国人民最大的贡献不是他的文学创作,而是对民俗文化的大力传播所做的努力,他是不是也在身体力行,不太好说。不过《鹿鼎记》里的十八摸总是神龙见首不见尾,让人觉得那是传说中天上才有的歌曲。

陕北人都知道《众手浇开幸福花》歌词是千朵花,万朵花,比不上公社的幸福花,千年万代开不败,岁岁长来月月发。典型的革命歌曲,可以拿到人民大会堂去唱给党代表听。而原来的歌词却是《十八摸》,歌词从头摸到脚趾,共摸十八下,几乎没有摸不到的地方,恐怕比现在按摩女郎的规定动作还要复杂。就是拿到美国的花花公子杂志社去,恐怕编辑们也会嫌黄而扣下不发。如果把这当作扫黄打非的案子办了,保证不会有人替它喊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