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圣贤所谓君子,其言谈举止、行动坐卧皆讲仪度,称“君子之容”。凡君子,举止舒迟不迫,体貌闲雅温润。具体而言有“九容”。《礼记.玉藻》:“足容重,手容恭,目容端,口容止,声容静,头容直,气容肃,立容德,色容庄,坐如尸。”此为君子容貌之常态。

足容重:步伐稳而重。轻飘趔趄碎步紧倒皆非君子之态。

手容恭:抬手高且正,如此为恭敬。

目容端:目光不正为斜。眼睛瞪人曰盻,盻视称恨视。不斜视、不恨视,古人谓之“不睇视”。此为端。

口容止:不妄言,少说为贵。宋黄鲁直“万言万当不如一默”即有口容止义。

声容静:语音不哆嗦,说话不咳嗽,古人谓“不哕欬”。此为静。

头容直:脑袋不歪斜,不倾顾,不摇晃。头不直则不正。

气容肃:呼吸平静悄无声息曰肃。

立容德:德者,得也。如同别人授予自己物品,须曲身而受。古人谓“立则磬折”。磬,石质乐器,其形如矩(木匠所用曲尺形)。君子站立应含胸并略微曲身,不可挺胸昂首。

色容庄:面色不矜不傲、不惰不慢为庄。懈怠倨傲嬉皮笑脸皆为不庄。

古代大儒先哲把人的言行举止发祥为形上学,成《礼经》,高明至极。经就是经,一字不易。天经地义此之谓也。

君子九容之外还有“九思”,即九种思考。《论语.季氏》:“君子有九思:视思明,听思聪,色思温,貌思恭,言思忠,事思敬,疑思问,忿思难,见得思义。”这几句是孔夫子原话。

看不等于看见,须思考是否看明白;听不等于听见听懂。耳司听,听必须闻,闻后分辨清楚谓之聪;容颜是否温和;体貌是否恭敬;发言是否忠心;做事是否敬业;疑惑是否问明;愤怒是否虑及后患;见利不可忘义。这些都是君子随时需要思考的,谓之九思。

九思存养于九容之中,并时刻省察自己即为君子。宋儒朱子曰:“即此便是涵养本原。这处不是存养,更于甚处存养?”(清孙希旦《礼记集解.玉藻》)

文章来自网络,有修改,若有侵权请告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