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陈胜乔(微信公众号:狐说天下)

对今天的邵阳人来说,陈光中这个名字很陌生,但如果时光倒回70年前,“陈光中”三个字在邵阳、乃至湖南家喻户晓。

在共产党眼里,陈光中是极端仇视革命、滥杀无辜的死敌分子;在日本人眼里,他是狡滑大大的、神出鬼没的国军将领;在邵阳老家人眼里,他是猴子精转世,是陈司令、陈师长、陈将军,只要他在邵阳跺一脚,大地都要抖三抖。

因为一生坚持反共立场且死不改变,陈光中最终于1949年12月在邵阳隆回被他的老对手林彪的四野部队俘虏,当月在邵阳市公审处决。

五六十年代,陈光中虽然死了,但继续被批透批臭,罪名包括土匪头子,血洗革命老区,屠杀红军,强抢民女,甚至莫须有投敌卖国,等等。很多材料把他描绘成十恶不赦的大坏蛋、大恶霸、大反派,比座山雕、刘文彩、黄世仁等有过之而无不及。

陈光中究竟是怎样的人?今天,更多表现他不同方面的史料浮出水面。

陈光中是湖南邵东县双泉铺人,生于清光绪二十二年(1896),作为邵东人,我从小就听过他的故事,不过当时村里老人讲的是陈桂生,而非陈光中这个名字。陈光中之所以又叫陈桂生,是因为他生于农历八月,正当桂花盛开之时,最初取名桂生;光中是他后来的名字。

很多材料都提到陈光中“早年在湘西为匪”,有人因此推测他是一个凶神恶煞,大字不识一箩筐,只会打家劫舍的山大王。其实不尽然。

陈光中的老家双泉铺位于邵东县北部,明清时期,从宝庆府(邵阳市的古称)去省城长沙的“东大路”从它旁边经过。陈光中生于富豪之家,“家里有良田上千亩,在邵阳城里有亿万工商业资产”,但他从小父母双亡,由兄长陈来仪(陈凤翔)和姐姐抚养成人。

陈来仪比陈光中大二十几岁,是清末秀才,学问甚好,外号万保全,是当时邵阳城里的大好人,据说清末邵阳城的“东关桥”(今东风桥)由他负责督造。

陈光中从小顽皮,但在秀才哥哥的引导教育下,国学基础甚好。我看过他捐资重印《宝庆府志》写的序文和题写的书名,其为文雍容,书法峻秀,比之今天某些不学无术的政客不知高出几许。

旧时邵阳有习武传统,陈光中曾到邻县新化学武术,有关他的武功被传得神乎其神。很多人说他会飞檐走壁,奔跑起来能追上一只狗,晚上走路头上有一只灯,比水浒传里的神行太保戴宗还厉害。由于陈光中是丙申年出生,生肖属猴,因此被说成是猴子精转世。1949年陈光中被俘,解放军战士为防止他逃跑,特意用棕丝箩索将他五花大绑后固定在竹椅上。照片上的陈光中年过五旬,胡子拉碴,表情异常痛苦,与传说中的“神行太保”形象相差甚远。

青年的陈光中,最初在老家双泉铺教书,学生都怕他,没有一个不好好读书,人们说他“贵才”、“贵杀”。兄长陈来仪见他教书教得好,就让他到宝庆城里灵屋庙教私塾,后来有了名气,被张家冲学堂聘作教员,教国文和体育。

如果陈光中生在太平盛世,在完备国家机器约束下,他很可能会是一名称职的教师,世上也就少了一位枭雄。

然而,陈光中生在军阀混战、城头变幻大王旗的民国乱世。朝政日非,天下人心思乱,盗贼蜂起。在邵阳城里教了几年书后,陈光中认为:在这乱世之秋,笔杆子当不得枪杆子,决定从军找出路。

最初,陈光中在长沙湘军部队服役,还加入了青帮。经过亲身体验,尤其是耳闻目睹湖南各派势力的勾心斗角,内心的不安分使陈光中深刻认识到,惟有枪杆子才是实力,于是离开湘军回到邵阳乡里,伙同与李伯蛟、王国才、陈祺、贺幼龙、梁正标等人在老家双泉铺发展势力,拉起了自己的队伍。

民国十五年(1926),宝庆镇守使刘重威被唐生智诱杀。陈光中卖了家里的五十亩田,收买刘部下的三百多条枪,于是队伍一下子扩充到四五百人。此时的陈光中模仿绿林好汉打起“惩恶扬善、劫富济贫”的旗帜,重点针对鸦片贩子和土豪贪官下手,开始成为称霸邵阳的人物。

同年,唐生智的湘军决定收编陈光中的队伍,经过谈判,陈光中被委任国民革命军第8军1师1团3营营长。此后他参加北伐,1928年任湘东剿共司令,后任独立第5师第2训练处处长,1929年任独立第7旅旅长兼清剿纵队司令,1930年任新编第32师师长,参加中原大战,1931年任第63师师长,1937年6月任中将。

陈光中凭私人武装起家,被“招安”进入国民党阵营后,一路晋升担任营长、处长、纵队司令、师长、中将等职,根本原因在于乱世给了他崛起的机会,同时也因为他本人善于投机钻营,死心塌地为国民党军阀打天下。

陈光中部下的手枪铭刻 “师长陈光中谕:你拿着这杆枪,要努力铲除赤匪,平定内乱,抗击外侮,以尽卫国保民的天职。”

民国十六年(1927)“马日事变”中,陈光中忠实执行“宁肯错杀千人,不可漏网一个”的血腥政策,大肆屠杀工农运动骨干。

民国十九年(1930)8月,陈光中进攻浏阳红军,令部下杀人割左耳领赏,每杀一人,奖银洋5元。次年5月进攻浏阳红军,血洗浏阳铁属山、横山、佛岭等地,至使10公里内无人烟。

最骇人听闻的是“血洗莲花”。民国二十一年(1932),陈光中率领部队从湖南茶陵出发进攻江西莲花县。由于他在当地吴塘村被武装群众包围,随从十几人被打死,陈光中本人也差点丧命,侥幸逃回师部后,陈光中决定报复,命令李伯蛟率一个营包围吴塘村,李派特务连用三十把马叶子刀对该村“十五岁以上,六十岁以下的人”实施屠杀,一个不留。

“血洗莲花”使陈光中背负滥杀无辜的恶名。陈光中的儿子陈荣光(改革开放后担任新疆伊犁台胞台属联谊会副会长)谈起陈光中,也痛恨不已表示:“自己的父亲两手粘满了共产党人的鲜血,新政府即便枪毙他一百次,亲属也无可抱怨,血债应该血还。”

陈光中的凶狠在红军中出了名。号称常胜将军的林彪,一生极少打败仗,但有两次败仗令他刻骨铭心。这两次败战都输在湖南人手里,且都输在两个姓陈的国民党陆军中将手里:一次是湖南醴陵人陈明仁指挥的东北四平战役;一次是湖南邵阳人陈光中参与指挥的广西全州觉山铺战役。“觉山铺一战是红军第五次“反围剿”失败后,决定长征突围中最惨烈的战役,林彪亲自指挥的红一军团两个师,与陈光中等人率领的湘军鏖战3天,伤亡惨重。军团政委聂荣臻负伤,四团政委杨成武和五团团长钟学高负伤,五团政委易荡平等千余人牺牲,两个师共损失近四千人(一说损失六千多人)。”更惊险的是,“当时一股湘军冲到了红一军团指挥部附近,林彪、聂荣臻、左权等师首长差点被俘,中国革命历史也差点改写。”

觉山铺战役结束后,平生极少流泪的林彪望着漫山遍野红军的灰色尸体不禁泪如泉涌!在全州旁边湘江转弯处有个地方叫岳王塘,此处江水流速很缓,湘江战役后上游漂下尸体几乎全都汇到这里,红军尸体密密麻麻,难以计算!

陈光中疯狂围剿红军,当时的国民党政府却认为是“剿共身先士卒,屡建奇功,安定地方,莠民彻底根绝”,陈因此多次受嘉奖。

抗日战争期间,陈光中参加淞沪保卫战、湘西会战等著名战役。

在淞沪会战中,陈光中负责布防浙江海盐到金山卫一带的阵地。战后,他被第三战区副司令员刘建绪投诉作战不坚决,被蒋介石囚禁。后来分析认为,就当时形势来讲,陈光中并非不尽力。因为他的63师一万余人面对的是日军第6、第18、第114共三个师团多达数万人的进攻,并且敌人有军舰和重炮支援。整场战役,陈光中的部队打得极其惨烈,严重减员,他的拜把子兄弟、63师少将旅长李伯蛟被日军军舰一炮击中,炸得粉身碎骨,一块骨头也没找到。在伤亡殆尽且无援军的情况下,陈光中选择向海宁方向退去,且在海宁与鬼子继续打了一天两夜,直到后续部队前来换防,才撤出战斗。

史家认为,如果真要追究陈光中在淞沪保卫战中的责任,应是他没有坚守阵地到底,战死成仁。蒋介石后来经过调查落实,加上顾祝同等人出面为陈说情,于1942年解除对陈光中的监禁。

民国三十三年(1944),湘西会战(也称雪峰山会战)爆发,日军组织5个师团共10多万兵力扑向邵阳雪峰山,企图通过“对中国的最后一战”打通湘黔线,攻占重庆大后方。国民党军队在王耀武指挥下,组织20万兵力布防反击,陈光中负责带领湘中游击纵队在蓝田截击敌之辎重后勤部队,取得成功,有力支持主力部队击溃日军。湘西会战后,日军再无力量组织进攻国军,中国最终取得抗战胜利。

参加湘西会战立功,缴获敌军大量辎重,切断敌军补给线,是陈光中一生当中为数不多得到国共两党一致肯定的功绩。

解放战争期间,陈光中一如既往顽固坚持反共立场不变,即使是解放军打赢三大战役、势如破竹南下时,仍拒绝转向。据说解放军高层曾托人带信给陈光中,只要他率领部队起义,既往不咎。国民党将领傅作义、程潜、陈明仁等顺应时势起义,程潜劝说陈光中一并投诚,但他始终不为所动。

对蒋介石死忠到底,使陈光中最终走上不归路,因此他死后入祀台湾“忠烈祠”(其灵位在第三排十三号),同时也被大陆视为十恶不赦之徒。

陈光中虽然杀人如麻、双手沾满鲜血,但让人难以置信的是,他对湖南邵阳老家却不无公益心。例如曾捐款修缮邵东老家的资东书院,使书院学田达到了600亩;捐献自己在邵阳城里的私家白鹤岭大花园创办公医院;捐款5000银元重印《宝庆府志》等等。在邵阳邵东,至今还流传着陈家在荒年用箩筐挑着银元救济灾民的事。

据陈荣光撰文回忆,陈光中被处决后是一个叫“庚生”的满满(邵东话叔叔的意思)带领几个人用板车拉回来埋葬的。为此事这位“庚生”满满被审查,提审时问他为什么要替陈光中收尸。这位老实人回答说:“甲戌年大灾,陈家给其他灾民三块光洋,给我给了六块。”提审人员又问:“那你与陈家是什么关系,为什么要多给你?”他说“陈家看我是个冇娘儿。”最后他还是被关了几个月,出狱后戴上了坏份子帽子,直到“三中全会”以后才给摘掉。

时间是最公正的审判者,今日国共两党恩仇逐渐消弭,历史人物的功罪在撇开政治成见后,越来越清晰呈现在人们面前。

恺撒的归恺撒,上帝的归上帝。陈光中作恶多端理应被批判、唾弃,但我们对任何人、包括罪人不能抱以非白即黑的态度,不能因为他作过恶而将他一黑到底,更不应该将不属于他的恶强加在他身上。陈光中手下的国民党少将、曾经执行“血洗莲花”任务的李伯蛟,因为在淞沪保卫战中壮烈殉国,已被大陆追认为“抗战烈士”,这是时代的进步。

其实,对待历史人物我们应学伟大领袖。例如对和陈光中一样,同样打败过林彪部队的国民党陆军中将陈明仁,新中国成立前夕,在陈明仁与程潜领衔通电起义后,毛泽东不仅邀请他参加第一次全国政协会议,而且邀请他到自己家里吃饭。当陈明仁主动提到四平之战,表示内疚时,毛泽东笑了笑说:“两军相战,各为其主嘛!犹如划船,都想划赢呀!”

陈光中的罪恶在于,曾经滥杀无辜,特别是在国共逐鹿已成定局时,仍逆历史潮流而行。这是他至今被很多人认为“恶贯满盈,一无是处”的根本原因。

作者声明:写作此文是为介绍家乡人物,因本人不是历史专业研究者,所引史料虽然皆有出处,但未必全部正确。欢迎专家勘误指正。

附:独立、理性,心存善良和敬畏,用朴实的语言述说乡土人文。长期坚持原创不容易,如果文章引起共鸣,敬请大家留言并分享给朋友,以鼓励我继续写作。谢谢!

点击阅读往期人物文章:

曾国藩祖孙三代与邵阳的不解之缘

“五四”英雄匡互生:火烧赵家楼的邵东硬汉

台湾经济之父尹仲容:蒋介石为他点赞、鸣不平

民国邵东留美博士何廉:为官不改宝古佬本色

无双国士蒋廷黻:风流湮没半世纪方为人知

三国牛人刘巴:才华诸葛亮自叹不如

一个县走出六位院士:邵东人会做生意会读书

王夫之:隐居“云山”的寂寞哲人